【蠔涌案】爆炸品科總督察作證:搜獲物品並無爆炸風險;稱現場找不到製造TATP證據,亦無必備工具

Share This:
  •  
  • 144
  •  
  •  
  •  
  •  
  •  
  •  
  •  
  •  
  •  
  •  
  •  
  •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昨日(二十三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控方證人黎傲遊(爆炸品科專業總督察)繼續作供。

證人向法官解釋何謂low explosive (低性能爆炸品)。證人首先解釋爆炸:爆炸品能夠自給自足,在密封的環壞下可以高速釋放能量,令容器破裂爆開,即是機械式爆炸(mechanical explosion)。某些低性能炸藥,在壓力未足以爆開容器,已經把膠樽熱溶,不會爆炸。另一些low explosive會高速燃燒,可令膠樽爆炸。

庭上再解釋 high explosive高性能炸彈。高性能炸彈起動後,爆炸的震波(即衝擊波)會是超音速。證人在報告中做了一個實驗後,把原料混合(硝酸鉀、糖),有三種不同的比例(2a 6:4、2b 5:5、2c 4:6),再在開放及封閉的環境做燃燒測試,發現某些混合劑可以產生較好的煙火效果 (2a>2b>2c)。

煙火效果是指產生了光、聲音、熱力、煙及任何組合的效果。

庭上再解釋另一個實驗,混合劑加上黑色火藥放在樽內,來測試低性能炸藥能否產生爆炸,效果很微弱。

法官詢問證人,證人回答在第三被告房中找不到任何證據曾製造TATP。只找到三種有關的材料(天拿水、硫酸、雙氧水)和TATP有關,但沒有必須使用的強酸或濃酸,及過濾紙及漏斗等工具。另外材料於製造時,要處於攝氏四度以下,進行製作時要有冷凍的工具,否則可能產生爆炸。

證人說在第三被告房中找不到器材。如果第三被告真的有製造TATP,證人說他會預期找到這些物品。

庭上把一些文件給陪審員、法官及大狀傳閱。

證人在報告中說,如何製作炸藥並非他的專長。另外他認為硝酸鉀加上糖粉末(用第三被告房中的咖啡攪拌器製作)則煙火或爆炸的效果會更好;在第三被告咖啡攪拌器中找到蔗糖粉末。硝酸鉀和糖粉末可以做火箭的推進燃料。

庭上讀出第三被告筆記中零碎的字眼,其中有redneck rocket 一詞。證人說第三被告房中找到的物品可以製作成炸藥「引爆」裝置,如TATP和硝酸甲的混合劑等爆炸品。例如螢光管的燈絲和螢光管頭是自行製作,是破壞螢光管得來。再加上電池裝置可以配合運用。證人的報告指出運用房中物品並不能製成可以使用的引爆裝置。因為部份仍是未完成品。證人說二十八克的TATP在一個手中爆炸的話可以嚴重傷害那人甚至致命。

證人有關28克TATP只是理論,並沒有做製作或引爆的實驗;二十八克大概是六茶匙,普通紙杯的半厘米到一厘米容量高度,可以把枱炸出一個洞。而二十八克這數字是上司叫證人去探討的分量。

證人並不能解答法官對製作TATP中原材料重量流失的問題。

辯方律師盤問證人有關煙火效果的問題;辯方律師指爆炸品包括產生煙火物品,因為某些煙火物品會爆炸,證人說一些煙火物在密封的容器下,因高速產生氣體而造成爆炸,但煙火物若加上了惰性物(inert),如鹽,就可以防止爆炸;辯方律師說煙火效果的定義暫時尚沒有共識,證人同意。證人說學術上煙火效果內容未有共識,而他工作上有應用的定義。辯方律師問物品若要使用空氣中氧氣才能燃燒,就可以界定為煙火物。證人不同意,說煙火物是由激烈的燃燒而產生煙火效應的物品。酒精、電油及蠟燭並非煙火物。

辯方律師問何謂煙火效應/煙火物是否難以界定?證人說煙火效應原本是很明顯的,但商業用煙火物因安全理因加入惰性物,令煙火效應大減,才出現疑點,亦即「能否把它們視為煙火物」。煙火物不會產生高性能爆炸,但會有氧化物自助燃燒。證人回答辯方律師,燒烤用的炭並非煙火物品。證人說煙火效果的合理應用或實用定義和學術定義是有差異,只是後者缺乏共識,而非辯方律師所說煙火效應難以定義。

證人回答辯方律師,稱爆炸品原材料和爆炸品,兩者於爆炸方面的風險有很大的分别。現場搜到的物品本身並不會爆炸,而沒有證據顯示有任何製造爆炸的過程。現在就連製造爆炸的器材也找不到。證人說他不會理會意圖,但要指出硝酸鉀加糖混合物的製作遠較TATP容易。證人同意辯方律師說硝酸鉀與糖的混合物用明火燃燒後會有殘餘物(硝酸鉀和糖)。這種物品可以用作推動火箭的燃料。聽過外國有業餘人仕做這種試驗。

證人說警隊和政府也有其他部門會處理爆炸品,如建築處也會管理民用炸藥。辯方律師問其他部門是否對爆炸品有同一定義。證人不清楚其他部門的定義。辯方律師問證人爆炸品處理科對爆炸品的定義和有關條例(刑事條例第五十二條)有沒有不同。證人說他不會去界定那些物質是否違反有關條例,他只提供爆炸方面的專家意見。亦沒有關注危險品條例。

辯方律師說報告中證人說那些物品(丙酮和雙氧水等)是製造TATP的前期化學物(precursor chemistry),是否只是一種可能性。證人同意。另一句說”capable of producing”(可引發)煙火效果,證人說那是指簡單的混合物(硝酸鉀加糖)。證人所說的肯定性,是物理上的肯定性,而非辯方律師所說的可能性,即用來做甚麼東西。

辯方律師提出唯一的指標是那些物品能否產生爆炸。證人多次稱,不知辯方律師想表達甚麼。

證人同意警察爆炸品處理科並沒有把它的爆炸定義公諸於世、給公眾知道。證人當時說房間並沒有爆炸的危險,而非沒有爆炸品。

法官問證人進行試驗時,使用的黑色炸藥來自何處?證人說並非來自第三被告家中,而是警察爆炸品科的常用品。證人說只想測試熱線的熱力,而黑色炸藥是安全測試物料,又不會破壞燈管頭。

辯方律師說證人故意找了一種容易燃燒的物料,證人不同意。辯方律師認為,證人進行試驗時,用四粒新電池,只用一個螢光管頭再加黑色火藥都是隨意的決定(arbitrary decision)。

辯方律師又問證人,被告房中只有兩克糖,為何用加大了份量去做實驗。證人說他用十克混合物,是用來驗證爆炸力,證明了爆炸力不夠。證人說,2a 2b 2c的測試的混合劑每次只有共1克重量。

證人稱,第三被告房中的硝酸鉀約有兩公斤,證人混合糖和硝酸鉀因為物料在D3房中找到,以及用來測試火箭推動燃料及煙火效應,並非隨意決定。本案將於週二(二十四日)早上九點半續審。


Share This:
  •  
  • 14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