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指出「無中生有的證供」;質疑警察「加大、谷大其他被告的參與程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昨日(十八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辯方律師繼續盤問控方證人警員邱樹明,邱警否認與第五被告有秘密溝通;亦否認與第五被告進行錄影會面前,他曾關上門講粗口、恐嚇第五被告。辯方指出存在「無中生有的證供」,又質疑警察「加大、谷大其他被告的參與程度」。

 

第一次錄影會面前涉嫌刑求逼供

辯方律師稱,邱警進行第一次錄影會面前,向第五被告說「有做炸彈就要認」,第五被告曾否認有做炸彈,邱警馬上大力扯第五被告頭髮,第五被告仍然不認,邱警繼續扯。另有警員(邱警同事)打了第五被告一下,第五被告仍否認。最後第五被告說那些不是炸彈,「你想我說甚麼就說甚麼」。

邱警給了第五被告一張「有問題的紙」、邱警更正第五被告的答案,甚至教(coach)第五被告如何作答;並稱其他疑犯已認,第五被告「唔認都冇用」。

 

第二次錄影會面出現無中生有的證供

至於邱警與第五被告進行的第二次錄影會面,辯方律師有以下指控:坐車去葵涌錄口供時,邱警拿了自已手機內膠箱的照片給第五被告看,第五被告說未見過此箱,邱警說「有你指模,唔認見過都冇用」,第五被告仍然否認,邱警用手㬹打第五被告,第五被告說「我認」。到了錄影房,邱警又拿出問題紙給第五被告準備,又教第五被告如何作答。邱警對這些指控全部否認。

辯方律師問邱警,其上司是否將調查第五被告之任務交給他,邱警同意,但不承認其上司有指示調查方向。邱警同意調查是主要是靠查問第五被告,稱自己有四十八小時調查。辯方律師說那只是扣留第五被告的時間,調查本身並無時限。在第一次錄影會面中,第五被告已經說「去ATV探險」,為何第二次錄影會面要再問,是否有指引要求邱警得到另一個答案?邱警否認。

辯方律師再問為何第二次錄影會面,第五被告可以說出他第二次去ATV的具體日期,而第一次錄影會面, 第五被告卻說「不記得日期」?為何第五被告第二次錄影會面時突然有答案,而邱警並不去問原因,且不感到奇怪?第二次錄影會面時,第五被告突然提供了其他人名,邱警亦不問為何突然有其他三個人的人名,而且可以說出全名,之前第五被告說只知花名。在案件重組中,證人問第五被告,「『OI』是否去了ATV?」但之前第五被告沒有提過「OI」。

辯方律師又指出,有關第五被告去ATV,究竟是獵奇還是勘探,為何證人不去問清楚中間分別?另外,第五被告可以突然說出三種做煙霧彈的原素,證人也沒有問第五被告如何得知。

辯方律師再強調,邱警教第五被告如何作答,邱警則否認,但沒有具體回應。

 

警察「加大、谷大其他被告的參與程度」

辯方律師稱,第一被告在街上檢到的那個膠箱並非事實證物,邱警不同意。辯方律師質疑邱警為何不去搞清楚煙霧彈的三種原素是由誰人準備?證人說已忘記會面時的想法。

辯方律師指出,在警察帶第五被告進行案件重組時,第五被告憶述三人在天台時,只有砂糖,第二被告要去拿硝酸鉀,會合之後又欠缺AB膠,所以又要再去拿。但是辯方律師謄本中顯示欠缺AB膠、要去拿只是邱警所講,而非第五被告;問邱警為何可以自已說「佢哋」(而非佢)去拿AB膠。第二被告出去了一次還是兩次也很不清楚。邱警認為只出去一次,而辯方律師指出邱警對第二被告出去一次或兩次也沒有向第五被告問清楚。

辯方律師指出,第二次錄影會面中,第五被告曾提及有四人去ATV(包括第一、第二、第三、第五被告,又提及所有三種材料放入膠箱,四人坐小巴帶去ATV,再做實驗。但在第五被告的案件重組時,卻稱第三被告起初不在場、後來坐電單車到達,又說缺乏了材料。另外為何第五被告會知第二、第三被告去哪裡找材料?

辯方律師認為,邱警想加大、谷大其他被告的參與程度,尤其是第二、第三被告。邱警否認。

 

錄影會面證供「像是早有排練」

辯方律師提及,第二次錄影會面中提及了 Louis,邱警問Louis外貌和年紀,第五被告答:廿幾歲,1.7米高。邱警再問「跟住呢」,第五被告就說:中等身材。這像是早有排練。

主控官覆問邱警為何多次說「跟住呢?」邱警說因為第五被告答得不夠清楚。

主控官問為何邱警同意辯方律師指控:邱警與第五被告有關「OI」在場與否的對話中,邱警把字眼放入第五被告口中(put words into his month)?證人說他答錯了,其實是不同意。

主控官問邱警關於「十個八個煙霧彈」的說法,邱警說並不記得如何得知,這個說法不正確。庭上仍未澄清何謂「不正確」,到底是指沒有說過此話、並非在會面得知,或是與事實不符(即沒有那些煙霧彈)。

法官問邱警知不知道第五被告提及的花名(nickname)是誰,如鬼仔、Shing、Chris?有沒有人告訴邱警這些花名代表誰人?邱警稱當時不知上述是誰,沒人告訴他,是稍後才知道;至於OI是誰,最後也不知道。

 

辯方要求清楚定義何謂「製造爆炸品及管有爆炸品的原料」

庭上傳召下一位控方證人黎傲遊,他是爆炸品科專業總督察。辯方律師認為,證人黎警關於何類物品能夠產生爆炸效果(capability of certain substance to produce explosive effect)的意見,是忽略了它們非爆炸的用途;這個意見的範圍太廣,不可能作為專業知識。辯方說若然法官不收窄範圍,就會有出現違反人權的可能,會把很多物品成為製造爆炸品的原材料。例如製造攪拌機(攪拌機可以爆炸)也可以說成製造爆炸品及管有爆炸品的原料。

辯方律師問黎警,某物質有否導致爆炸及某物質可否導致爆炸,這兩個範疇他是否會作出區分。黎警稱他會區分。辯方指出在第二個範疇(某物質可否導致爆炸)黎警不是專家,黎警不同意。黎警承認使用物品的意圖並非他的關注範圍,而在本案中他處理的事項並不涉及意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