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律師指控警員教答口供,質疑警察蓄意安排案情重組「做傳媒Show」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screen capture of i-cable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昨日(十七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警員邱樹明作供,庭上並播放多段警署內會面錄影、以及邱警員及同僚押解第五被告重返蠔涌舊片廠重組案情的影片。辯方律師質疑邱警教口供、警察蓄意安排案情重組場景,令傳媒洶湧報道、「做傳媒Show」。

 

會面錄影「供述」「實驗過程」

邱警員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晚上十點左右拘捕本案第五被告。第五被告於警署內被安排會面錄影;錄影中,被告首先讀出自己姓名及身份證號碼,然後在一問一答下,第五被告「供述」製作煙霧彈的「實驗過程」。被告稱他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與Shing、Chris、鬼仔四人帶了實驗物料及一個膠箱坐小巴去蠔涌亞視舊片廠,用麥當勞紙杯裝著,將三樣物料(硝酸鉀、AB膠及糖)混合,用棍攪拌,第五被告稱自己目睹調製過程,看著這些物料在三十分鐘後乾卻;然後有人用打火機燃點,產生火光和濃煙,火力類似煮食爐火,火焰紅色、起白煙,濃煙可薰到天花板,能燒半至一分鐘。

 

「供述」全國獨立黨

第五被告繼續「供述」,全國獨立黨只有一個話事人Louis,稱號是召集人。他在二零一五年一月首次見到Louis,在旺角Band房參加活動時見到,Louis是一名二十多歲男子,高一點七米,中等身材、短頭髮。他不知道Louis中文名,亦無其聯絡方法。全國獨立黨財政為Ryan,40歲男子,高一點七米,肥胖、短頭髮。他見過Ryan兩至三次,無其聯絡方法。全國獨立黨的會費為每月一百元,向黨員每個人當面收取,被告表示不知金錢用途。

被告稱,全國獨立黨有「科研組」,研究武器如煙霧彈,組員有四人,包括Shing、Chris、鬼仔、OI。警員問,這個組織有沒有「手勢」辨認自己人,被告答有,警員著被告試演,被告站起來,右手握拳向前伸,再將拳頭移向胸口,再叫口號「勇武抗爭」。警員問組織有沒有歌曲和單張,被告稱沒有。

 

「供述」想退黨

被告「供稱」,他在全國獨立黨最後一次會議時,沒有交會費、想退黨,又稱他不想去六月十八日政改會議的活動。

 

播放案情重組場景

庭上繼續播放由警察拍攝的「案情重組」,警察押解第五被告一人,於下午在蠔涌重組案情。第五被告從上警車、在警車上,以及到達西貢後,在大批傳媒簇擁下前往蠔涌案發地的過程皆有被拍攝,並於庭上播出。上警車前,警員詢問被告戴上連著長鏈的手銬是否「舒服」,被告稱「OK」。

片中顯示,在數十名警員嚴密戒備,另有逾二十名記者圍著拍照及拍片下,第五被告從西貢蠔涌附近的車路上,被押解著前往亞視舊片廠,進入舊片廠後,才沒有記者跟著。在爬入亞視舊片廠的矮牆邊位置,第五被告再提及膠箱和該箱暫時放在地上的位置。第五被告模擬第一被告拿箱和ATV內存放箱的位置。

片中又顯示,第五被告「重演」行到了天台後,發現沒有硝酸鉀,所以第二被告及第三被告去了第三被告家拿,但仍缺乏AB膠,所以又再出去拿取,凌晨五點幾才回來。當晚花了約三十分鐘製造煙霧彈,然後下雨,所以行去天台旁避雨。接著去了樓下一間密室,用打火機點著放在地上的紙杯。然後紙杯中的化學品發出火光和大量白色濃煙。燃燒時間約半分鐘到一分鐘。再等物品降溫後拿回地上紙杯形成的硬塊剩餘物。庭上展示P552、P552a、P552b三樣證物。

法官提醒陪審團,這段案情重組影片是警察針對第五被告的呈堂證物,看了該段影片後,不應把它同樣視作其他被告的案情。

案情重組後,警察再把第五被告帶到黃大仙警署,再做多一次會見記錄(VRI 3)。邱警員說期間並沒有人威迫或打第五被告。

庭上播黃大仙警署的VRI 3,攝影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下午六點五十分左右, VRI 3 中的第五被告看案件重組片段,庭上快速跳至錄影會面室內的對話部份。證人之後被帶去青衣警署交由值日官看管。

 

辯方律師指控警員教答口供

辯方律師盤問警員邱樹明,邱警員稱自己在六月十四日長達九小時等候行動的過程中,都沒有看案件檔案,並稱不知道是否收到線人(civilian informer) 的情報。辯方律師邱警員,是否在三週前已有情報?邱警稱有情報,但不知是否三週前己有。邱警稱,知道有危險品。

辯方律師稱邱警在六月十四日晚上十點幾拘捕第五被告時,第五被告只知第三被告及A女兩個名字,但後來第五被告在錄影會面中,加入了四至五個人名。邱警表示同意。

辯方律師問邱警,有沒有與第五被告發生「沒有記錄的交談」(off the record discussion with D5),邱警答「一定有」。辯方問邱警有沒有談及其他人名?邱警稱交談內容和案件無關。辯方律師問,為何VRI問話中第五被告會突然提及有十個八個煙霧彈?律師並質疑邱警是收了情報再去問第五被告,邱警則稱不清楚。

辯方律師問帶第五被告去案情重組前,知否有拆彈組處理過場地?邱警稱不知道。辯方律師質疑警察反黑組(OCTB)當日是否在做一場不利被告的「傳媒show」。

邱警承認,太多傳媒會造成案件重組不便,但邱警又稱,入了亞視舊片場建築物後就沒有問題。

辯方律師質疑,為何不能早些做重組,偏偏要安排在下午四點?邱警答這不是他決定。又問邱警,當日警察是否事先通知大批傳媒到場「採訪」做騷?邱警稱不知道。

辯方律師指出每名警察獲發一本記事簿,記事簿都有一個獨立編號,而邱警在此案中沒有另一本記事簿。辯方律師稱,在邱警的記事簿中,沒有寫上全國獨立黨製造了十個八個煙霧彈;而在第一次錄影會面之前,並沒有「十個八個煙霧彈」紀錄。邱警稱,是在會面聽到被告供述,故寫作「『你話』十個八個煙霧彈」。

辯方律師指控邱警和第五被告有秘密交談,甚至教導及強逼第五被告作供。邱警不同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