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湯:「口德」不過是太監們的遮羞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左圖: 網上圖片 ; 右圖: 截圖

住在香港的人,恐怕對「口德邨邨民」一詞並不陌生。此物種每逢達官貴人、或知名人物遭受圍攻時出面解圍,以道德角度批判香港人,以達滅聲之效;卻往往於香港人蒙受苦難之時視而不見,集體噤聲。

例如「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過往兩年共71位學生輕生,他視而不見;2016年吳克儉借輕生學生抽水指缺乏生涯規劃,他沒有出過一句聲;蔡若蓮喪子全城抽水,任律師跳出來了「政治分歧並不代表大家可以滅絕人性、缺德地信口開河」。當然了,任律師在上年5月也發表過「在六四問題上,不再需要向院校學生客氣了」的偉論,今日如此表態大概也不需要太意外。

魯迅的著作《狂人日記》中寫道:『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裏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一群食人妖獸,坐在名為道德高地的桌邊用刀叉食人,再以「道德」二字管住悠悠眾口。當不幸發生在達官貴人身上時,他們群起護駕,生怕主子的心靈受到哪怕一絲損害;當尋常百姓的學子一個接一個地跳下來,他們嘲笑現今年輕人抗壓力低,然後借機發表一番獅子山下式教訓,直至將屍身上的肉渣、地上的血跡都咀嚼舔舐了個乾乾淨淨,方肯心滿意足地離去。而對於那些不肯輕易就戮的年輕人,他們口誅筆伐,群起譴責。死有錯,不肯受死也有錯,這算是甚麼口德?甚麼死者為大,甚麼話到嘴邊留半分,在這時候通通都拋諸腦後,自顧自地在這場人子盛宴中大快朵頤。

「口德」二字說穿了,就是所謂中華文化當中,奴才意識的遺留:伴著主子的時候,哪怕一句不敬的事實都能讓他們敏感的神經抽動起來,一番吆喝掌嘴,就是不讓你說下去,生怕說下去觸怒龍顏,奴才們就得挨板子。當死的是平民百姓,原先的恭敬又可曾有一絲殘留?

當年慈禧太后逼死光緒,太監們向著太后恐怕也是一樣左一句「節哀順變」、右一句「人死為大」,然後在一片「喳」聲中盡快把下一個受害者溥儀送入宮門巨口當中。奴才該死,那是他們每天都掛在嘴邊的事,他們怎麼可能關心人命?他們關心的,是死人身上還有多少價值可以消費,他們代表的,是一個個被閹割的靈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