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全球化】耀目玫瑰圖遮蔽了民間風景——解讀金磚峰會的別樣角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2017年金磚五國峰會於九月初在廈門召開的前夕,各國民間公民社會按傳統舉辦反映民間狀況的「對應峰會」(counter- summit),在香港召開了「一帶一路及金磚五國民間研討會」,由本港七個團體合辦:全球化監察、無國屆社運、香港職工會聯盟、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街坊工友服務處勞工組、亞洲資料研究中心、勞工及教育支援網絡。
無國界社運網頁、網上圖片合成

文:May Tam

躍居世界經濟強國後的中國,今年頻密經辦外交盛事,繼五月一帶一路高峰會後,本月初是金磚五國高峰會,排場閃爍,枱上願景和宣稱的成果宏大,以深化伙伴關係、追求和平、安全、經濟發展和合作,以及公平正義為基調;而鎂光燈下的另外關注點,還有中印關係和北韓核試危機。

只是,金磚五國聯結以後對各自國家的影響是甚麼?尤其二零零八年至今,五國聯盟啟步之後的過去十年,經濟合作下各國的平民百姓,可以從中獲得多少利益?有否犧牲、經歷惡果?這一道屬於全球化資本主義擴張帶來的民間風景,卻在視線之外。

金磚五國是指全球五個被視為經濟發展潛力豐厚的新興市場國家: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南非。源初二零零一年只有四國,南非未在其中,當時美國跨國金融企業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師吉姆•奧尼爾首度提出,四國將成為世界未來的新晉重要經濟體,此後引發世界注目。二零零八年,四國首次商討組合作聯盟,此後每年一次峰會,至今年第十年。二零一零年,南非加入,五國英文名稱首字母連起為BRICS,喻為「金磚五國」。

五國總體積龐大,人口佔了世界42%(約30多億)、土地總面積及國民生產總值合計均為全球的四分一。

金磚五國峰會官方表述亮麗

今年的五國峰會,於九月三至五日在中國廈門開幕,中國國家領袖習近平致辭時,以數字描述了五國在過去十年聯盟期間的亮麗發展:五國經濟總量增長179%、貿易總額增長94%、城鎮化人口增長28%,為世界經濟企穩復蘇作出突出貢獻,「讓30多億人民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三天的會議,無論是枱面的願景論述,或結束時的五國領袖宣言,看去美好宏偉——經濟、政治安全與文化領域各方面多元協作,以及促進發展中國家的利益,合共達成了五十三項成果(參看宣言),重點包括:

*經濟多層面合作(包括貿易投資、製造業、基建、資金融通、科技、政策改革、
中方設立首期5億元人民幣供五國進行經濟技術合作交流);
*聯合反恐(包括維護各國金融系統廉潔、打擊恐怖融資);
*反腐敗合作;
*農業合作;
*協助非洲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發展(包括金磚五國新開發銀行轄下設立非洲區域中心,中方向銀行的項目準備基金出資400萬美元;實現聯合國定下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促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更多資源;提升新興市場國家及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推動綠色和低碳經濟,加強應對氣候變化合作,擴大綠色融資;
*人文交流合作(包括文化、教育、科技、體育、衛生、媒體、地方政府等領域)

民間風景不在眾人目下

不過,上述都是國家領袖和政府的論述,五國民間狀況與心聲如何?沒有在這幅耀目的玫瑰圖上展示。

在今次峰會舉行前夕(九月二、三日),秉承國際資本主義金融機構的跨國會議召開之前,必先有各國民間公民社會召開以反映民間狀況的「對應峰會」(counter- summit)傳統,在香港就舉行了「一帶一路及金磚五國民間研討會」,匯集南非、東南亞國家(印尼、斯里蘭卡、緬甸、印度)和香港與台灣的公民社會代表,如工會領袖、學者、社區運動以至宗教領袖等,在會議上檢視了金磚國家結盟,以及中國一帶一路這種延續主流全球化資本主義擴張的模式,對各國民間的影響。由於金磚國家的經濟力量最大者為中國,而當中的投資相當部分與一帶一路計劃有關,因此研討會把兩個全球經濟話題共同研討。

從閱讀研討會印製的小冊子《金磚五國與一帶一路——來自民間的聲音》出發分析,金磚五國的經貿聯盟模式,仍離不開傳統資本主義存在的剝削、製造社會和環境不公義的元素,仍然是社會的上層人士或富人獲利,遠大於草根平民,而且後者更承受了經濟發展帶來的苦果,如原住民被迫遷徙、承受所住地環境污染引致的健康代價等等。

沿襲傳統自由經濟的「次帝國主義」奪利模式

小冊子援引的數據和分析來源,包括源自法國的左翼運動國際組織「無國界歐洲團結體」(Europe Solidaire Sans Frontières)。該組織在一篇於二零一四年發表、分析金磚五國在非洲的投資情況文章中,直指五國屬「次帝國主義者」(sub-imperialists),在非洲的投資活動猶如一八四四年的柏林會議闢劃歐洲列強如何瓜分非洲一樣,主要獲取非洲天然資源和非洲市場,強大一己的發展,而剝削當地人民,令百姓更貧窮,例如:取得當地天然資源而對受影響的人民給予極少甚至零賠償;大型基建項目引來非洲國家負債,當地國家在項目的成本承擔和可享收益比例不公平;接受投資的國家被排拒,不能對項目成果進行評估。

而且,上述剝削是透過跟當地國家的政界、精英人士、軍閥或從事軍火生意的本地人攜手進行,當中涉及貪腐情況普遍。同時,大力興築基建,更是方便了投資國到當地不同地區取得天然資源。而取了天然資源後生產的工業製品,又在非洲市場廉價銷售,威脅非洲當地產品的銷路。以中國為例,就有外媒報道,中國平價產品大量湧入,非洲各國的纖維、服裝等本土企業紛紛倒閉。

上述文章詳列了五國的非洲投資項目細節和對當地人的影響。其中提到,俄羅斯大型鋁業公司RusAl參與非洲國加納一家冶煉廠的私營化,但產出的原始鋁品卻出口美國市場。這意味著,非洲經開發後的天然資源,不是裨益當地人,而是為投資國賺錢而已。

中資在非洲被指剝削勞工「臭名遠播」

中國企業在非洲面對的勞資糾紛近年時常見報,工運研究者更指中資在非洲剝削勞工的記錄已是「臭名遠播」。

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國的長期盟友贊比亞,因勞資利益衝突不斷,兩國已經漸行漸遠。過去十年,媒體不時報道中資企業與當地工人因勞資糾紛觸發的暴力或流血衝突和工業意外傷亡,就有八宗以上,大多是工人投訴工資過低、沒有收到法定最低工資和工業安全條件欠善等。

媒體報道,二零零六年,贊比亞由中方控股的謙比希銅礦因工資糾紛引發暴亂,六名工人遭槍擊。二零一零年,該國科藍煤礦發生中方管理人員向當地示威工人開槍事件,十二名贊比亞工人受傷,引發巨大政治浪潮。二零零五年,中國一金屬企業在贊比亞投資的一家給當地銅礦提供火藥的炸藥廠發生爆炸,造成五十二名贊比亞工人死亡。

贊比亞反對黨勢力應勢態擴大;當地許多政商界人士也出現一些「吊銷中國投資企業在贊比亞的銅礦開採許可證」以「保護贊比亞資源」的言論;當地工會領袖亦曾指責中共正在橫掃非洲的天然資源,帶進廉價的商品:「這不是發展,而是殖民主義。」今年,贊比亞移民局以涉嫌非法購買銅礦原料為由,將逾三十名中國公民關押或遞解出境,其中有些是到當地投資銅礦的中國人。

在其他非洲國家的情況亦相若。去年,在肯尼亞西南部一項中資鐵路工程中,就有當地青年疑因不能分享就業機會感到不滿,打傷了十四名中國工人。

「無國界歐洲團結體」的文章亦指出,金磚五國的投資環保紀錄惡劣,不銳意緩和氣候變化問題和投資發展再生能源,不認真做環保評估,對受環境問題影響的社區不進行諮詢和賠償。

透過經濟聯盟擴大政治影響力

文章亦分析,五國之中的中國和俄羅斯藉著五國聯盟地位,增強在發展中國家群裏的政治影響力。中國向哪個非洲國家買原材料或出口產品,過程中端視是否支持「一個中國」政策,迫使他們疏遠台灣;聯合國內共有五十四個非洲成員國,佔四分之一,對中國爭取支持其在聯合國的立場十分關鍵。俄羅斯則爭取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或國際社會內,支持其處理克里米亞危機、國際衝突或在其國內面對人權問題和政治異見人士的回應手法。

五國聯盟的發展模式其實脫離不了傳統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路向,以無止盡擴大生產和消費,追求無止盡的經濟增長為基本,過程中自然引致環境的過度催殘;同時以資本利潤獨大的思維設計經濟和社會制度,令到社會的其他非經濟、非利潤掛帥的元素(如公平財富分配、剝削弱勢社群、追逐市場競爭帶來的健康關注)就全俱掩埋。

五國之中,中國的經濟力量最強大,連同一帶一路雄涉半個地球的資本擴張計劃,中國正在向世界輸出有「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過程之中,亦憂慮同時輸出不合國際標準的勞工權益水平和環保規限,以及極權文化和其管理特色。

回首五國聯盟起源是當年的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師吉姆•奧尼爾,以經濟數據分析四國(時南非不在此列)的未來發展潛力大有可為。被問及這一源起說法啟引國際經濟發展轉向,會否是國際金融企業為資本全球化吹出來的人造勢頭,以供發達國家資本圖利?長期觀察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工運研究者區龍宇認同這個動機。他指出,這是西方金融資本企業牟利的一種好方式,而這些故事實不斷重演,就如七十年代時吹巴西奇蹟和拉美奇蹟,資本企業擁有話語權,每隔一段時間吹一個勢頭引誘金融投資,吸引股民買股票債券支持基建等等,一旦這些國家/企業遇到債務危機或其他危機,買了這些國家/企業的債券或股票的小股民便倒楣。

他說,這些基金巨頭的吹噓,在當初表面上是建基於當時的經濟表現,不是胡吹,但是,資本主義一定有經濟週期,繁榮之後往往便是衰退,沒有所謂永不衰退的繁榮。他們拿一時的繁榮的數據來誇讚某個國家/企業,但不會提醒你繁榮之後便是衰退。其次,就發展中國家而言,由於在全球經濟中處於弱勢,缺乏討價還價能力,所以靠借債而來的發展,即使一時繁榮起來,一般而言是不容易持久的。

未來「金色十年」隱憂重重

今次五國峰會結束時,習近平寄語一個未來願景:在過去的成果和共識基礎上,五國在未來合作開創第二個「金色十年」。但這個未來的玫瑰圖能否這樣璀璨,受到許多質疑,而且隱憂重重。

上述民間研討會小冊子提到,五國作為一國整體,不一定存在共同利益,甚至有利益衝突,例如近期的中印衝突就是一例。小冊子引用題為The Emerging Global Powers and Global Governance: Why the BRICS matter的文章分析指出,五國之中,中國的影響力令俄羅斯和印度感到憂慮,為一系列問題產生不滿,例如感到受冷落,或對中國的制度優勢和更積極的外交貿易策略感到不滿。如果這些國家未來發生重大衝突,付出代價的很可能是普通民眾。

五國近年的經濟狀況顯見下滑。上述「無國界歐洲團結體」(Europe Solidaire Sans Frontières)的分析文章詳列了五國近年下滑狀況:二零一三年,美國國際金融企業摩根史丹利就把南非、巴西、印度列為「脆弱五國」(其餘兩國是土耳其和印尼),指他們是新興市場國家之中,國家貨幣在美元壓力下最有隱憂的,原因是這些國家「高通脹、增長下調、龐大對外赤字、某情況受中國經濟放緩影響、高度倚賴固定收益流入」;二零一四年,俄羅斯隨著烏克蘭問題及佔領克里米亞而出現經濟倒下;二零一四年初,中國主要工業公司減產之後出現令人驚訝的貿易赤字,近年亦備受產能過剩和過度借貸困擾;另外,近年原材料如銅和鐵價格下跌,影響國際貿易萎縮。

最諷刺的是,高盛集團是金磚國名詞和概念的創造者,卻在二零一五年將旗下的
「金磚國家投資基金」關閉,將其與一個更大的新興市場基金合併,此舉被視為「金磚五國年代結束」。該被關閉的基金在二零一五年的資產,與二零一零年的高峰相比,下降了88%。由此可見,五國聯盟在宣稱的玫瑰圖背後,隱存著逆流。

數字可喜卻實質意義成疑

然而,習近平在五國峰會開幕時,援引過去首十年五國聯盟後經濟數字圖像看去
不俗——五國經濟總量增長179%、貿易總額增長94%、城鎮化人口增長28%,為世界經濟企穩復蘇作出突出貢獻,並讓30多億人民(五國總人口)「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但區龍宇指出,這些數字可能「水份」含量高,就如當產能過剩時,產出其實沒有經濟效益,甚至需要傾銷;實際情況可能不只不是經濟數字增長,更會是負數,因為產能過剩後的固定資產如廠房丟空,需要維護保養帶來成本;同時,這些數字未能看到有可能不縮反增的財富差距堅尼系數,因而用這些數字引伸說讓30多億人民「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的結論,實在存疑。另一方面,中國近年推動城鎮化,地方政府為爭相實現政策指標,盲目透過房地產建城,一幢幢樓房蓋好卻因規劃不善而無人入住,締造了許多「空城」、「鬼城」,因此,區龍宇質疑數字(如城鎮化人口的增長)的實質意義。

「堅持互利共贏,不搞零和博弈」

資本主義經濟本身有其效益,否則中國不會在過去近四十年的「走資」道路上擠身世界經濟強國,只是制度內存在許多社會和環境不公義的情況,隨著全球化擴張而繼續延禍,要做到習近平在金磚五國峰會開幕演說時提到的「堅持互利共贏,不搞零和博弈」,不能只是口號,而必須有一個監察、量度和糾錯的實實在在可行的機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