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改判囚】上訴法官加刑理據:「情節嚴重、沒真誠悔意、須具阻嚇」 列原審五大錯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及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二零一四年九月重奪公民廣場案覆核案今日(十七日)判刑,三人改判囚六個月至八個月。判詞解釋加刑判囚的理據是案件的犯罪情節嚴重,涉及大規模暴力及嚴重非法集結,而犯案人沒有真誠悔意,刑罸必須具足夠的阻嚇。

三名答辯人原先被判社會服令,其中黃之鋒及羅冠聰均已完成服令,但今天由律政司上訴加刑的判決書長達六十四頁,當中引用香港及英國案例,指案情嚴重的案件,一般不宜判社會服務令,而犯案者沒有真誠悔意的,也不宜判此令。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決書指出,原審裁判官的判決犯了原則性的錯誤,判刑明顯過輕。原則性錯誤共有五項:

1。完全沒有考慮判刑須具阻嚇的元素,之前給予答辯人的個人情況、犯案動機等因素不相稱的比重。

2。原判決認為案件不涉嚴重暴力行為,但忽略了這種大規模的非法集結,當中暴力衝突的風險很高。

3。案中有十名保安員受傷,原審法官認為沒有證據顯示答辯人有份參與導致,或意圖使他人受傷,但他卻忽略了答辯人事前可以合理地估計到,參與者和保安及警方將會發生衝突,保安受傷是無可避免。

4。原審法官認為答辯人要進入「公民廣場」,只是進入一個「他們真誠地相信富有歷史意義及代表性的地方」,但卻忽略了這個政總前地當時是關閉的,他們沒有絕對權利一定要進入該處集會,而執意非法進入,又鼓勵和煽動他人強行非法進入,是「自以為是」和「漠視法紀」。

5。 原審法官考慮答辯人的悔意比重過多,而答辯人的悔意是表面的,因為雖然他們對保安員受傷表歉意,但黃之鋒和周永康認為控罪是侵犯了他們的人權,他們是因公義被定罪。

判詞指出,答辯人不能說他們是因為行使集會、示威或言論自由而被定罪和判刑,而事實是在案發之前,他們已經舉行了在政總前地(即俗稱之公民廣場)外及添美道的合法集會。

判詞又指答辯人亦不能說,上訴庭對他們處以的刑罰,是壓缩了他們依法示威、集會或言論自由的空間。只要他們在法律界線內行事,法律是全面充份地保障上述此等自由,法律卻不容許以違法手段來行使這些自由。

判詞亦指出,把由來已久並行之有效的法律視為妨礙表達意見自由的無理制約,抵觸法律之餘還自我感覺良好,這不只行為上犯法,亦在精神上藐視和凌駕法律。而在容易牽動大眾情緒的公共議題爭議中,這種態度一旦蔓延開去,惡果顯而易見,如不同陣營的人士以犯法方式表達立場,將破壞公共秩序,最終受害的會是言論及集會等自由本身,因為市民能頼以安全及有效地行使這些權利的環境將不復存在。

根據以上考量,楊官按公安條例第十八條的非法集結罪最高刑期三年,評估案情包括個人情況及犯案動機等因素後,以量刑起點按慣例酌情減一個月,再加上黃之鋒及羅冠聰已經完成社會服務令,二人再獲減刑一個月,總刑期就是黃之鋒囚六個月、羅冠聰八個月,周永康七個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