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暴動 流亡香港少女終有音訊 李倩怡:港共以司法鎮壓社運,流亡拒當政治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去年農曆年初旺角警民衝突,多人被控暴動等罪名,十八歲少女李倩怡亦是暴動罪被告,但由於她缺席今年一月中提訊,遭香港特區法庭發出通緝令;及後據報台灣內政部表示李倩怡於一月六日抵達台灣,有傳李倩怡獲台灣國內人權組織及政黨保護;昨日網上流出李倩怡於八月二十二日的聲帶,聲帶中李倩怡表示獲台灣獨派組織協助,她又交代自己缺席聆訊、選擇流亡台灣,是因為她眼見近年香港特區政府剝奪本土派參選權、剝奪民選議員資格、發動政治檢控逼害示威者、以司法制度為手段鎮壓社運;她表示不信香港有法治,認為香港已經不是法治之地,體制內的選舉途徑被截斷,參與示威抗議者成為政治犯,尤其針對旺角警民衝突的審判只是政治檢控,故此她不願受審,寧願離港成為流亡人士。

李倩怡又在聲帶中,希望告訴香港社會,香港的司法機關不單會製造政治犯,香港亦已經有她這種政治流亡者,特區政府利用法治工具作政治審判。李倩怡稱,如果香港無法與中國有效區隔,三十年內「兩制」將消失,香港會變成中國廣東省香港市。李倩怡預期,當她一代香港年青人踏入中年之際,他們就要面臨「就地離散」的狀態,生活在一個不是香港人的香港,成為「中國香港」的異鄉人;故此她選擇流亡,「搵一個新自由嘅可能」。李倩怡在最後感謝所有保衛香港本土的朋友。

 

聲帶逐字紀錄全文(by Edward Tang)

2017年8月22日,旺角警民衝突流亡者李倩怡聲明。

「香港嘅媒體朋友,大家好!我係一位參與2016年年初一『魚蛋革命』被起訴嘅李倩怡,我喺審判開庭之前選擇咗流亡。

面對呢幾年我土生土長嘅家園 - 香港,從熟悉變到陌生,原本應該係最冷漠、活喺自己世界嘅香港年輕人,都投身喺保衛香港本土嘅運動入面。

然後心寒有好多嘅同路人,都試住去將過往我哋喺街頭累積返嚟嘅能量,轉入去議會裏面延續,但最後本土派嘅人,一係就被選舉事務處取消參選權,一係就選入立法會都畀政府咁樣強行褫奪議員資格。連社會中相較溫和嘅人都陸陸續續被押入監倉。終於,體制內嘅選舉途徑被截斷,連法律原本所允許嘅公民示威同抗議嘅參與者,都成為咗政治犯。

係,你哋可以話我怯懦,逃避香港司法嘅審判。但其實係喺我內心,我早就已經唔再相信香港有法治。審判,從檢控到起訴,徹頭徹尾就係一種以司法制度為手段,對香港社會運動嘅鎮壓。至嗰陣大家都無發覺到,政府對『魚蛋革命』嘅起訴,根本就係一場政治檢控。

香港人就係太容易令自己同外國人都相信,香港即使無民主,依舊都可以有法治嘅可能,所以當出賣香港利益嘅港共政權,利用法治工具去進行政治審判嘅時候,我哋重以為呢個係獨立嘅司法程序。無錯,同臺灣嘅朋友同我講嘅一樣,『旺角大審』根本就係一場港版嘅『美麗島大審』,至嗰陣香港無人認知到咩嘢叫政治審判。香港而家係補緊課,補一種過去臺灣喺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之下係點嘅一堂。

呢份聲明,係要同香港社會講,我哋曾經驕傲咁誤以為喺香港嘅法治底下,唔可能有政治犯嘅存在。而家,我哋嘅司法機關唔止會製造政治犯,其實香港都已經有我呢種政治流亡者。如果無辦法維持到中港有效嘅區隔,咁隨住香港加速被中國化嘅過程中,無論年輕人有無選擇移民離開,最終三十年內所謂嘅『兩制』都會蕩然無存,祇剩低中國廣東省香港市。

就喺我哋呢代香港青年踏入中年之際,我哋就要面臨一種就地離散嘅狀態,生活喺一個唔再係香港人嘅香港。對唔住我選擇咗流亡,因為與其要喺我中年嗰陣成為中國香港嘅異鄉人,咁不如我先選擇流亡,搵一個新自由嘅可能。

最後,媒體曾經報道過我流亡臺灣嘅事,報道同事實有好大嘅落差。幫忙我嘅臺灣朋友,從來都唔係時代力量同臺灣人權組織。我的確有拜訪過佢哋,但佢哋祇係好客氣咁打發我走。後來好好彩有個臺灣獨派願意仗義相助。

記得臺灣嘅朋友畀我睇咗臺灣魏德聖導演嘅《賽德克.巴萊》,當中有一句臺辭話,『真正嘅人可以輸掉身體,但一定要贏得靈魂』。

多謝咁多位保衛香港本土嘅朋友,今日係2017年8月22日,我係李倩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