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民主派的《鄧寇克》「超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鄧寇克大行動》劇照

講大撤退的《鄧寇克大行動》,自然在政治高壓和挫敗的香港,引起與文本無關的「超譯」。尤其是尸位素餐的從政者,就馬上會把自己多年高居廟堂,而爭取徹底失敗的醜事,粉飾作「為了保存實力、圖謀他日反攻」的戰略撤退。

細緻的看,就知道那是比喻不倫。影片中的二戰士兵,不斷逃命、或者Tom Hardy飾演的戰鬥機師,其實並沒有想到圖謀反攻,而是一心完成任務。因為在那個時空,諾曼第戰爭還未開打。

基斯杜化路蘭聚焦在一大片小人物,片末更諷刺邱吉爾代表的大政治操作,就是在突出大事件中的隨意和真相——逃命和戰鬥的士兵,只存在於特定時空。今天走佬是為今他圖謀再起,往往是後設賦予的意義,而非真相。

一些掛著民主反對黨牌頭的派系,本來就已經是中國殖民者的入幕之賓,他們不只沒有反對,而且是在立法會、輿論界積極協助、支持中國在香港的予取予攜;《鄧寇克》裡的士兵,就算是逃亡,也起碼各出其謀,親自落場。如果是香港的民主黨派,他們連逃都不會逃,他們更會阻止其他人逃亡和抵抗,然後一天到晚等納粹德國扶植的新政府招安,謀得一官半職,但同時表示自己只是信奉「生存就是勝利」。

納粹德國如日中天的世代,有很多高級知識份子的同路人。二戰之後,他們很多都幻想自己是《鄧寇克》的人,他們創造了「內在流亡」這個美麗的詞彙,來形容自己若即若離的屈服。

其實要用《鄧寇克》來做顏料為自己塗脂抹粉,不是不行,只是他們的心思要更敏銳和究竟。一事無成的上一代,在今天通常只能語焉不詳地強調自己的社運、抗爭經驗有可取之處,今人需要傳承,不能每次都是斷裂爆發云云。當然《鄧寇克》也有講究傳承。基斯杜化路蘭的祖父就是二戰時期的轟炸機師,他拍了這部片來向老兵表達敬意;而電影雖然表面上在講述逃亡或戰鬥的年輕人,但他們後面還有一班經歷過一戰的老人。包括兒子戰死的英國老人,以及年輕人最後遇到的盲人老人。一戰開始大規模使用的芥子毒氣,就是會令人眼腫和失明的生化武器。

這裡的曲筆就是講世代的傳承、上一代有遺蔭,如果這樣看,整件事就溫情得很。為自己戴高帽,自吹自擂,要識得選對鏡像。最簡單,看電影要看得懂。當然,支持和成功爭取香港「回歸中國」的愛國一代,若果自比一戰老兵,也是很無恥,不過人無恥就無敵,敢講就有人信。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