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拋棄法治幻想 追尋民族意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近日多單有關社運嘅案件判刑,刑罰頗重。同情抗爭者嘅人士嘩然。誠然,我係感到好無助,但同時間,又只可以話事情在預料之內,本老師又中。

不嬲都話 rule of law 同 rule by law 係冇分別,只係普通法嗰班律師自己吹噓。普通法就係因循,所以有「跟先例判案」嘅規矩;普通法就係服從上級,服從王權,所以上級法院嘅判詞下級法院一定要跟。

當然,喺普通法嘅發源地英國,係有民主議會。所以英國嘅法律未至於變成壓迫廣大人民嘅工具。但冇議會民主制度嘅香港,以往憑咩對法律同法庭有咁大信心?冇民主議會制嘅普通法有「法治效果」呢樣嘢,從來都係未驗證過嘅。香港人對「法治」咁大信心,其實係香港上一代移民香港嘅人,為逃避中共亂局而定居香港,變相接受咗英殖統治,從而默認咗普通法嘅正當性,變成一種好實在嘅「社會契約」 (social contract) [1]。

97 後香港漸漸由中共實權統治,呢個「社會契約」漸漸失去原本意義,加上年輕一代從來冇接受英殖法律嘅正當性,好多人只不過係在廣大社會輿論(即係所謂「洗腦」)之下,大家先驗地接受咗「香港有法治」嘅講法。

但係,正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法庭「執正嚟做」嘅情況下,究竟香港所謂「法治」嘅制度,係咪可以實踐到大眾所認知嘅「公義」呢?

普通法就係因循。因循帶嚟嘅係社會安定。如果社會現況本身係好嘅,因循嘅法律可以維持好嘅現狀,絕對係好事。但係,當社會矛盾越趨劇烈,同時立法機關未能有效反映民意,因循嘅法律必然係權貴用嚟壓迫人民嘅工具。

當一個社會冇正當反映民意嘅機制,任何合乎人民意願嘅改變,都係唔合法嘅。香港好可能係最後一個冇民主制度[2]嘅(經濟上)先進地區。香港人好鍾意引用歐美等先進國家嘅政治論述,去理解香港本土嘅政治。但係,外國嘅政治理論,已經係假設有民主制度,然後再講述在制度之下點樣搞政治。香港連制度都未有,就鸚鵡學舌,以為自己經濟發展唔錯,政治上就一定好先進,實在係無知。

如果真係要學外國經驗,香港嘅起步點可能要去返封建時代,睇下當年人民點樣經過幾百年抗爭,對抗帝皇統治,逐步建立民族自主嘅權力。呢啲實實在在嘅權力爭奪戰,從來都唔合法嘅。正所謂「成王敗寇」,毛主席係偉大嘅,邊個敢話佢係一個犯罪集團嘅首領?所有革命都係犯法嘅,法律所容許嘅革命就唔係革命。

香港人如果有意革走當下制度,必須摒棄「合法即合乎倫理」嘅觀念,建立一套超越法律嘅倫理觀,並且要願意為之而付出,甚至犧牲。正如建制派不斷講:「民主不可能一步到位」,我好同意。

講到底,人生就係追尋意義。意義,就係你願意為之而犧牲嘅事。至於我寫完一大篇文,一定有人好犬儒咁講「嘥氣啦,今日星期三,tomorrow need work」。但唔好忘記,香港人現時正正就係為咗金錢,為咗經濟,而犧牲自己嘅政治權利。任何犧牲都係犧牲,唔係下下要你身家性命財產。

某程度上,香港人願意為錢而犧牲咁多外國人認為係比性命更重要嘅權利,真係一個好偉大嘅賺錢民族。
[1] 詳細論述可見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7/07/11/163953/
[2] 按:有民主制度未必即係有民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