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竹:消滅香港族 清洗香港人 香港或將爆發中共導演的種族清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看見本土新聞轉發十八歲義士李倩怡流亡台灣、尋求自由的消息,居然有一大群惡毒的藍絲、親中人士在咒罵她,這些親中人士喪盡天良,沒有絲毫善良人性。今年一月羅冠聰在香港機場遭親中人士襲擊;五月港中球賽時,中國球迷舉起「殲英犬 滅港毒」的標語;加上藍絲在港共支持下,全港到處聲討「漢奸走狗賣國賊」;亦常有香港青年穿著表達民主自由訴求的衣服在公共場所遭到親中人士惡毒辱罵甚至衝突;可見香港確是亂世,而這個亂,是因中共宣揚的民族主義(本文稱中華種族主義)而起。

中共在共產主義徹底破產後,以中華種族主義作為維穩工具、主要意識形態;劉曉波被中共監禁虐死後,中共《環球時報》說:「劉曉波在西方勢力支持下示範對國家主流的對抗,從而決定了他的人生悲劇。」《環球時報》的嘴臉,與香港的藍絲、親中人士何其相似!

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下,中國人是極權奴隸的代名詞,而中國所謂愛國者,即是中共的家奴走狗。

香港人在一百五十五年英治歷史中,成為一個有獨特文化的族群,當中不少認同個人價值大於集體主義、認同民主自由勝於專制獨裁;這些對西方價值的認同,尚不足以成為一個民族,但起碼是一個族群,而且是中共眼中「洋奴走狗親西方」的一個族群。中共要消滅這個族群,但終會把這個族群昇華成為一個民族。

香港族群如果能成為一個民族,一定多虧了港共近年搞起一大堆暴力團,整天在街頭以「港獨妖怪」、「黃絲漢奸廢青」、「終身監禁」、「弱智低能」等言語咒罵所謂黃絲港獨,甚至動手動腳打人;中華種族主義者煽動的仇恨蔓延至社區屋苑選舉、區議會選舉,蔓延至地鐵「關愛座」和車廂中。中共煽動的種族主義,最終會以南斯拉夫式種族清洗為高潮。

1997年的香港主權移交,是香港一切噩夢的開始,香港被捲入中共暴政機器中,作為中國「百年屈辱」偽史的主角,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民,自然成為中國國家敵人、「漢奸洋奴」的代表。中共繼續在香港鼓動「中華種族主義」,企圖將香港西化的根基、西化的民眾消滅。

中共繼續大量輸入外來人口殖民香港、藉宣揚中華種族主義煽動民族對立;港共的種族主義暴力團在街頭惡毒辱罵甚至肢體攻擊親西方的民主支持者(如旺角畫家、鳩嗚團一直是藍絲攻擊的活靶),港共持之以恆地堆積種族仇恨的柴薪,我可以預見香港版的武科瓦(Vukovar)、斯雷布尼察(Srebrenica)終會發生。

不要以為香港人多是黃皮膚,港共煽動的種族主義仇恨就會因此不能奏效:仇日情意結、大一統意識、崇拜皇權、自卑變自大的「百年屈辱史」、華夏中心主義,這些幾乎是一種極端宗教了。這些種族主義意識隨著689二世繼續資助港共暴力團、在香港中小學大搞國民教育,會進一步散播到香港民間,繼續對「漢奸黃絲」、「港獨妖怪」文攻武嚇。

毛澤東說過:「文質彬彬?不好。要武嘛。」當警察繼續縱容包庇甚至與這些港共暴力團合作,族群衝突將會爆發。不要忘記,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的爆發點,只是一場球賽中,有族群認為自己被警察欺凌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