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夢未圓 回望初心拾堅志——雨革新書《有種責任叫堅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tudio Incendo / flickr(CC BY 2.0)、May Tam攝影

文、攝影:May Tam

雨傘革命快三周年,未修成正果的抗爭路仍漫長無盡,路更似越走越窄,以逆時序數算種種急風暴雨,就有長長一串:一地兩檢擬在港執行中國法、敢言報刊出售媒體進一步染紅、DQ議員陸續來、中英聯合聲明宣告失效、佔中領軍遭檢控、廉署高層地震、銅鑼灣書店事件揭中共越境執法……

要繼續爭取民主、捍衞香港核心價值,還有能耐和理由堅持下去嗎?

際此低氣壓悶局,一位曾積極參與「佔領中環」行動的各個環節及後演變成雨傘革命的八十後青年蔡曉峰(Kidman),近期推出了一本他自資出版、親自採寫三十九名雨傘革命參與者的體悟。

日子走遠了再回望初心,這本三年之後才來的《有種責任叫堅持》雨革專書,或許能令雨革餘溫在沮喪的心內重燃。Kidman在書的前言提到,訪問最大的感受正如書題,因為每位受訪者無不愛香港這個家,他們參與雨革的最大理由,就是堅持這個信念:「相信香港值得擁有一個更好的制度,亦希望這裡的人能夠生活在一個更好的社會,而當中每個人也理應有發聲的權利。」

作者八十後蔡曉峰(Kidman)相信文字的力量和紀錄的意義,自資出版雨傘革命人物訪問集。

Kidman原本訪問了一百名雨革人,但資料太多不便製作普通厚度的書,最後只寫了三十九人的故事。他們背景多元,有公眾人物和普通市民,亦有屬於不同政見的非建制派政治組織。

此處簡摘十三名受訪者的雨革故事、心聲和在七十九天的運動歷程中堅持不屈的理由,一同感受繁彩的心韻律動。

領航人意料不到的景象

陳健民(大學教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計劃三位發起人之一,簡稱「佔中」三子)

佔中計劃原初旨在鼓勵中年人參與,從而啟發年青人進行民主抗爭,怎料整個運動卻由年青人主導,而且他們的勇武和決心,超出了陳健民的想像。看到催淚彈散去後人群又重回原位抗爭的畫面,他訝異香港人的堅強,在感動中發現自己原來「低估了香港人,特別是香港的年青人」。

由於擔心參加者的性命安全,陳健民在整場運動中心情沉重。他也曾悲觀地想到佔中一旦失敗,他過去二十多年推動中國公民社會的工作將會毀掉;而台灣一所大學一直希望他前往任教,如果佔中失敗帶來失望,他可能會結束在中文大學的工作,提前離開香港。但是,這個念頭已經隨著看到年青人的決心而完全打消,相反會在能力範圍內留在香港,他說:

「他們越是希望我們離開,我就更不會離開,我的堅持便是要成為中國共產黨和梁振英的眼中釘。」

關於恐懼

羅曉彬(Pan,歌曲《撐起雨傘》創作人)

這首雨革歌曲旨為抗爭人群帶來力量,先點出了「恐懼」這個面對高壓強權時的心理自然反應,但闢頭一句「你我非不怕」之後,卻是「更怕未表白內心呼喊」。這首歌成為商業電台二零一四年「叱咤樂壇流行榜」的「我最喜愛歌曲」。而另一事令Pan感動的,是連台灣人也以台語翻唱此歌,Pan自覺台灣人是沒有責任關心香港人的需要的。

在抗爭路上,恐懼不會完全消散。在書中,Pan道出自己應對的心態:「我們的確脫離不了那種恐懼的感覺,只不過我們也可以盡力地克服,或者恐懼地向前行。」

不怕死的大勇

很難想像一直功利而且經濟掛帥的香港性向,可以開出一幅人群面向槍枝對準自己胸膛而寧死不散去的畫面。雨傘革命中,許多已經決定為信念押上生命,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

Yuki(註冊護士/佔中醫療隊義工)

「當日我們到金鐘的時候,其實也相信自己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我跟我的朋友當時也有致電家人道別……我也有跟我的弟弟說,如果我真的遇到什麼不測,你就要好好照顧我們的爸爸媽媽。」

羅冠聰(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常委、最近法庭裁定他因宣誓無效而取消其立法會議員資格)

「群眾看到『橙旗』不單毫無懼色而且很堅定,亦看到有很多人不願意令其他人受傷而願意站在第一排,這是十分令人感動。」

只有小孩子才可以進天國

這不是狹隘的宗教語,卻可能是雨革的真實寫照。以下兩位成年人的感言,相信道出了許多支持雨革,卻是中年或以上年紀人士的心聲,年少的單純大勇棒喝了被生活和現實磨得無感薄怯的成年人。

舒琪(前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

支持佔中、在雨革發生當日(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簡稱「九二八」),任職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的舒琪,向該學院校方爭取開放學院,供受催淚彈所傷的學生和民眾進入學院療傷和休息,學院當天開放至深夜。

「當天卻有超過一千名中學生參與罷課,那是一個十分龐大的數目,亦再次證明學民思潮的確很有號召力。雖然他們並不是每一次也很成功,但至少他們很勇於嘗試,那是沒有一個成年人是能夠做到的。成年人有太多的顧慮,亦有太多的計算。」

黃潔瑩(「傘下爸媽」發言人)

「我們覺得『沒用的人』並不是他們(年青人),而是我們才對。有很多事情其實是應該由我們擔起,而不是他們。」

高手在民間,無名百姓自精彩

平凡人的眼總愛仰望明星,現實卻是最合理高明的想法、啟悟、觀點和行動,都來自寂寂無聞、不見經傳的沉默百姓。這其實也是相信人生而平等,尊重個人的民主精神之一。

Kenneth(文員)

「在周末的時間有時會遇到一些來自內地的遊客,他們想了解一下我們在這裏為了什麼事,當中也有些是很不同意我們的行為。記得那時候在我們位置的前方有一條長長的白布,上邊寫了很多在內地爭取民主人權繼而被中國政府囚禁的人士的名字和囚禁的年份。我便把這條白布的意義向他們(中國遊客)解釋,如果香港失去民主及自由的時候,我們的名字也會慢慢出現在這條白布上。」

Pang(中學生/佔領區急救站義工)

以往,Pang一直期待中學畢業後到外地升學,對香港沒有家的感覺,但雨革後因為遇到很多有良知的人,發掘了很多以前在香港人身上找不到的優點,令他完全認定香港是他的家。雨革時一直隱瞞父母在佔領區當急救義工,後來被父親撞破,便唯有「主動報案」。

「從那天起,我每隔天也會回家。在家的過程也只是更換衣服、洗澡、拿一些日用品和吃飯,而在吃飯的那半小時就是給母親的『任罵時間』,讓她發洩一下,然後回佔領區。」

何凱婷(時裝店店主/傳媒工作者)

阿凱九二八當天從元朗收工後遠赴金鐘支援,路上遇到兩名付託她做事的市民,書中寫道:「當士多的老闆知道她們(阿凱和朋友)是往金鐘支援,便把一大箱的水和毛巾遞給他們,而且只收了五十元。在前往金鐘的途中亦遇到一位老伯伯,當他得悉她們會到金鐘的時候,便希望她們可以幫他把手上的幾枝水和一些麵包轉贈那裡的學生。」

佚名(舞台劇演員)

當高官權貴為了經濟利益一味配合中共政策,而不思辨是非和對港人的負面影響時/當主流傳媒充斥著「香港未來要與國家融合,否則香港會被邊緣化」的價值觀時,這位舞台工作者卻看到另一個世界:

「我不能接受一個地方的人隨處『飛劍』(編按:即吐痰);
我不能接受一個地方容許他們的子女在公共交通工具大小二便;
我不能接受一個地方外來的遊客只會在各名店外排隊;
我不能接受一個地方只有藥房、化妝品店、奶粉店。」

民哥(前亞洲電視員工)

本在中國的父親為了逃避文化大革命的迫害,帶同七歲的自己來到香港,民哥參與的第一場社會運動,就是HKTV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的民間抗議。在雨革,當建制派大罵雨革中人不是大多數時,民哥卻堅持相信「站出來才是大多數」:

「我認為反對(佔領)的人也應該站出來,如果人數比佔領的人還要多,那麼他們才是大多數。這些只會在電視機面前,在Facebook中喊著『反對反對』的人,你反條毛咩!所以當時周融舉辦了一個反佔領的運動,亦高調地呼籲所有人站出來,但結果卻是十分醜陋。那天參與的人大多數不是什甚什甚同鄉會的人,便是一些操普通話的人,我認為這些事情便更加確認我們是大多數。」

智性省思,情緒未淹沒頭腦

劉銳紹(資深時事評論員)

「政治的三大元素第一便是政治道德,第二政治勇氣,還有政治智慧。年青人已有十分足夠的政治道德和政治勇氣,但這是不足夠的,一定要具備政治智慧才能相輔相成……政治智慧並不是浸淫十多年才能夠得到的,而且要多一點去熟習歷史,尤其是近代史(包括中國共產黨的崛起史)。若你對這一方面比較熟悉,你便能夠提高自己討論問題的辨識能力及解說能力。」

Ming(新聞工作者)

冷靜反思佔領人士的抗爭手法,擔心香港未來變成「很非黑即白」的地方,同時省察了新聞從業員的專業責任:

「是否需要彼此互罵,甚至大打出手?我明白我們目標是高尚的,爭取的也是民主和社會的多元化,但這些行為究竟把我們和此目標拉近還是拉遠了?其實不講道理的不單是反佔中人士,有些佔中人士也是粗口爛舌、舉止粗魯、背景不明……是否有一些更好的方法去爭取?……我們往往要記者不是每一個人也對這件事有著和我們一樣的觀感……若觀眾因此(記者偏頗)而不再收看我們的時候,我們便失去一個機會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了甚麼事,而新聞價值就是讓別人知道世界發生甚麼。新聞不是一個教育、而是讓他們有更多資訊作出一個更清晰的判斷。」

留下奮進,不作逃兵

書中提到多位過去曾心慕他方的雨革參與者,受到了這場時代的觸動後,一個個回心轉意,立根香港,不為個人利害好惡,只為不捨這個遭遇患難的家園。上文開首提及的陳健民教授如是,此書作者Kidman在後記中也道出這心跡。這路上沒有孤單人。

Jimmy Lam(攝影師)

「香港人走一個便少一個,況且對方現在洗腦,派更多專才來『溝淡』香港人,如果我們還在考慮要移民,那香港總有一天會消失。」

時間長河將證當天歷史的成敗

當大家都願意迎難而上的時候,這場運動就可能像「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所說:它不是一個完結,而是香港人革命的序幕。

只是,序幕拉開之後,戲越來越難演,對手在台上胡亂走位不按本子,就只有盡力而為,等待時間長河在未來證明當天歷史的成敗,而成敗關鍵可能就在於薪火傳承做得好或不好。

Kidman在書中前言談到,期望此書把香港這一代的心意傳至下一代,讓後者不須再站在起步點,而能憑著他們比這一代更豐富的智慧和勇氣走得更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