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判囚被質疑司法成了政治工具 入獄年青人父母以子女為榮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林朗彥臉書Cheung Mug 臉書截圖、黃浩銘臉書截圖

昨日(十五日)十三名人士因三年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立法會撥款一事衝擊立法會大門,而遭法庭按政府上訴訴求加刑判囚,引起社會熱議刑罰過重,令為弱勢社群發聲的人,和希望改革社會的年青人淪為階下囚。資深時事評論員李怡發文,指示威者是出於愛護香港的動機,質疑香港的司法已成了政治工具。

兩名被判囚人士的父母,分別開腔支持和鼓勵要入獄的子女。獲判囚的「土地正義聯盟」召集人何潔泓,其母親在臉書為女兒打氣說:「你是我的驕傲,你沒有錯。」另一入獄者、社會民主連線外務副主席黃浩銘的父親也公開表示以兒子為榮幸。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極具爭議,政府提出此發展概念源起於一九九零年代,幾經轉折至香港主權移交後,前特首曾蔭權年代開始更活躍的研究和諮詢工作,至上屆特首梁振英於上任初期的二零一二年,強調「中港融合」的發展計劃重點策略,以配合珠江三角洲的經濟發展,稱東北新發展區旁邊的邊境禁區可以變成「特區中的特區」,大陸人可以免簽證進入,引起港人爭議。

其他爭議點還有逾萬受影響的當地居民農戶須遷離家園,被指打擊香港農業;環保團體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發展住宅,以取代發展古洞及粉嶺北,但被拒絕。同時,因政府早有意發展該地,多年來地產商已在該處大幅囤地,時任發展局長的陳茂波亦被揭發在發展區囤積農地,引起官商勾結之嫌。計劃到二零一四年六月提上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要求撥款時,主持會議的委員會主席吳亮星任職的中銀集團又被指與相關地產集團有融資業務,再惹利益衝突之嫌,他亦被指在撥款會議上不顧程序粗暴表決通過撥款,引起反對者激憤。

知名資深時事評論員李怡今日在《蘋果日報》以《回望》為題,發文評論昨日上訴案裁決時,回顧了此發展計劃過去的爭議歷史,指當年計劃引致的衝突,實「起源於廣大市民反對梁振英政權銳意發展中港融合,犧牲市民特別是新界東北農戶,更涉官商勾結。反對者在多年採取和平、說理、匯聚民意等手段都被政府置之不理的情況下,由建制派粗暴剪布激起憤怒情緒,才會出現激烈行動。所有的示威者出於愛護香港的動機十分明顯。」

他同時懷疑司法已成為了政治工具:「法庭在香港,從來都是維持社會公正的基石,是人們遇到不公平對待時可以討回公道的信心所寄,也是香港與政治凌駕法律的社會的最大制度區別。但是,這次上訴庭推翻原判量刑(按:原判為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上訴要求加刑至監禁),對一批爭取公義的和平示威者重判入獄,不能不使人懷疑司法是否已成政治工具,法治社會的司法原則之一的『法庭決定是維護人權的最後防線』是否開始崩坍了。」

十三名入獄者之一的何潔泓母親在臉書為女兒寫下深情的鼓勵文字:

另一判囚者朱偉聰,他曾任職職員的政黨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在臉書發聲明,對朱被判入獄表示心痛和憤怒,認為朱的行為只是勇於保護弱勢和勇於承擔,對抗立法會內不公的表決和新界東北村民所受的欺壓。

另一判囚者林朗彥在昨日判刑前,於臉書發表一張他穿著印有「人生好難」字樣的黑T恤(襯衣)的照片,配上一篇「迎接東北案的判決」文章:「難就難,十三段人生,在一個暴虐的政權和如石般冷漠的司法機關面前,竟是如此虛弱。我們這些人,僅僅因爲試著打開一扇本應自動趟開的門、僅僅因爲想進入原屬於人民的立法會,就要剝奪我們以年計的人生。這些檢控和法官,要追究我們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卻不問是什麼社會因素推動我們;他們把立法會的權威拿來說項,指我們動搖法治,卻對議會本來的殘缺不堪視而不見,反而抗爭者的行動才是試圖保衛議會也許從不存在的尊嚴。楊振權法官說辯方要法庭瞎子摸象,我就說這司法機關的視野,本來就被它的既得利益、那個階級眼中的『安逸社會『』決定好了。」

另一名判囚人士黃浩銘在其臉書貼出父親黃裕財對他的支持語:

黃浩銘本周一於法庭審案的陳詞亦在其臉書貼出,表示自己無悔所做:「我不求憐憫,但求公義;我不怕無情監禁,我怕鴉雀無聲。我說過,對於此案,我毫無悔意,絕不求繞(編按:饒),我在溫紹明面前所說都是真摯的。律政司說我無真誠侮(編按:悔)意,因此應當坐牢,我說我真誠無侮意,不是為求坐牢,而是忠於自己,忠於戰友,如牢獄是我必然之所,我坦然面對,我所信相的主耶穌與我同在。」

昨日判決作出後,多個民間團體和民主派議員召開記者會,對事件表示關注。剛於最近被法庭裁定因宣誓無效而失去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香港眾志羅冠聰流淚說:「他(法官)說要針對此事判阻嚇性刑罰,但有否想過,阻嚇的不是一些過激行為,而是一班或一整代對社會有抱負、對社會充滿住期望、想親手改革的年輕人,他們(執法當局)有否想過,他們阻嚇的原來是這班人呢?」

村民代表區晞旻亦哽咽說:「這個制度令我們的朋友最尾要到監禁的地步,其實原審法官已判了社會服務令,已經是足夠的刑罰,但律政司就一路追住所有人將之收監。」

立法會議員社民連梁國雄就指今次事件猶如「三權配合」,政府搶地,立法會保皇黨配合,加上司法不由自主,屬於「冤獄」。

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副秘書長、佔中學生領袖之一的岑敖暉表示:「在未來的反釋法行動,或更多的政治檢控,如果我們都要坐監的話,我們這些政治犯的監,是為全香港人而坐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