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人生的階段:明知牆硬,也要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heryl DeWolfe / flickr (CC BY 2.0)

梵蒂岡任命楊鳴章為香港教區新主教。香港的記者又問起一堆例牌的問題清單,作為傳媒界評定這個人政治立場的法碼。例如「六四」、「劉曉波」、普選問題,清單中一定有。談到六四,楊鳴章說六四很不幸,支持那些爭取權利的學生,事件令人傷感,但他是現實的人,反問:「明知道牆硬,是否一定要向牆撞頭?」

六四情意結極強的人要批評要罵。我無意定論。只是對這個「現實主義」的話很有興趣。牆永遠都在,人也未必是看不到,只是有壓迫、血肉要破土,你是按不住的。因為對於平民而言,前面是牆,但後面又有推土機,只好向前撞。撞牆雖然是悲劇,不夠現實,但人的反射動作、求生本能,事後評論是捉錯用神。

過去幾年,香港人說過很多不同的話,做過很多不同的事。我們都付出了程度不一的代價。代價再小,都會令人不舒服;最好是只有賺而沒有蝕,但事情能夠再來一次,我們大概都會再如此做,因為早已過了忍耐的極限。

在最奴性的人眼中,學生市民不去集結爭取這個那個,沒有激嬲共產黨,就可以阻止生靈塗炭,也可以保存「公民社會」的元氣,共產黨的戒心就沒那麼大,可能還會快點爭取到改革。

同理,也許二零一四年不爆發雨傘革命,二零一五年大家不去反走私客反自由行,二零一六年沒有魚蛋騷亂,中國就會對香港好一點吧?就不會DQ議員吧?這樣想當然可以,甚至也是很多開明人士心裡的底牌。但人是有血有肉的生靈,你不能要求人永遠受壓,風吹而草動,像物理一樣自然,到了那個情境,在他們的位置,也許人人的選擇都會差不多。

明知道牆硬,是否一定要向牆撞頭?你之後當然會明白,牆撞了,頭很痛,會流血,會很狼狽。但如果所有的苦難會重覆來臨,是否還願意過這人生?尼采的永恆回歸論,雖然故弄玄虛,但也只是用來測試熱愛生命的程度。用在新主教的比喻,就是明知道牆會不斷出現,你撞多少次還是會流血,如此絕望,你還會不會撞。

比較成熟的人,會明哲保身,撓安全的路,但超越成熟的人,會回到天真,回轉成小孩子,明知牆硬,還是會撞,直到牆倒下。或者牆是否存在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敢撞,不懼怕流血。

主教當然像我們一樣,是現實的成年人,忘記了天國也很不現實,耶穌講它不是一個在地上建立的實際地方。只有小孩子才能不計較實際,以及得救。怪不得教庭的神父們對小孩子總是如此迷戀。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