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述抗爭者加刑判決「絕無政治動機」 律政司闡釋無「雙重判刑」和「秋後算賬」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政府新聞處片段截圖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律政司今天(廿一日)分別回應連日來社會輿論爭議抗爭人士被加刑判囚的法庭裁決乃「政治迫害」的說法,重申判決背後絕無政治動機,並闡述案情指出不存在「雙重追訴」、「雙重判刑」和「秋後算賬」。

林鄭月娥表示,市民的言論、集會和示威的權利和自由,受到基本法保障,特區政府竭盡所能維護這些權利,但如有關案件的判案書所述,此等權利和自由並非沒有限制,若是違法須受法律制裁,而指有關判決是「政治迫害」和被判刑人士為「政治犯」是完全不正確。

她說近日輿論矛頭指向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批評他對刑期作出覆核(按:由原先判處社會服務令要求改判即時入獄)是政治檢控的說法全無理據,因為律政司在作出案件的檢控、裁決後上訴或刑期覆核時,都按照沿用的檢控守則、適當的法律和已掌握的證據來決定,全以法律角度考慮,並無政治動機。而今次案件上訴庭亦接受律政司的覆核申請,可見該覆核是有法律依據。

她又指,不希望那些政治檢控說法的「無理指控」動搖了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司法獨立高度認同,提到在全球一百三十八個經濟體中,香港的司法獨立表現排行第八,在普通法適用的地區中,香港排行第三。她說作為行政長官,必須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

林鄭月娥表示,部分人對裁決有不同意見而對法官作出無理攻擊,她感極度遺憾。她說這不單傷害了個別法官,亦影響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法治精神。

律政司透過發表新聞稿,指兩宗案件(十三名青年為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衝擊立法會大門及雙學三子黃之鋒等人衝入公民廣場案)的判決加刑,不存在「雙重追訴」或「雙重判刑」的情況,因為判決已考慮被告已完成社會服務令,而扣減一個月刑期。這做法與過去處理刑期覆核或上訴案一致,即當答辯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而又被上訴法庭判處即時監禁時的做法一致。

新聞稿亦指出,律政司並非在被告完成原來的刑罰後才提出刑期覆核。在十三人案中,律政司是於判刑後的二十一日內向上訴法庭申請刑期覆核;而黃之鋒等人案,律政司在判刑後十四天內,根據《裁判官條例》申請刑期覆核。兩案的被告當時還未開始履行社會服務令,因此不存在被告完成原來的刑罰後才提出刑期覆核。

新聞稿續指,黃之鋒等人案的刑期覆核申請在二零一六年九月被駁回後,律政司向上訴法庭申請刑期覆核許可,而上訴法庭在同年十月批出許可。換言之,覆核申請是在法例指定的期限內提出,不存在「秋後算賬」的情況。

不過,執業大律師兼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今天在《明報》專欄發表的文章,就判決回應兩個律師公會的聲明時,指此案如像聲明說是「未見有任何迹象顯示近日引起各方評論的幾宗上訴判決是建基於法理及法律以外的因素」,是視而不見,而且「裁決的結果明顯不公,而法庭的裁決用詞主觀傲慢,超出了司法應有的理性語言與持平態度,各界反應強烈是理所當然。」

吳靄儀亦質疑判決不符法理,及是否真只考慮法律之內的因素:「黃之鋒等人的判案書中的『一股歪風』論,是引述法理及應用得體的法庭語言嗎?因『本案是一宗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而重判三名答辯人,意在阻嚇『歪風』,是法律以內的因素嗎?原審法官裁斷三人一直主張行動和平理性非暴力,而上訴庭則斷言三人只是『自欺欺人』,這也是符合法理嗎?蠻橫的判決,令政府最忌憚的青年領袖即時喪失政治前途,能怪人認為其中有政治考慮嗎?」

 

相關新聞:

吳靄儀反駁兩律師公會聲明 歐盟關注支持抗爭人士案港人大遊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