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回應終極上訴失敗:司法制度保護不了人民的選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終審法院今早(二十五日)駁回青年新政原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就其在議會內宣誓無效而失去議員資格的終極上訴申請。兩人回應指,是次裁決證明了香港的司法制度無法保護香港人民的選舉選擇,可見沒有民主制度下的法治,只是用來保護政權,而非人民;而終院今次確認了中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有凌駕性及追溯力,對香港而言是災難性的。

二人表示對裁決非常失望,並向香港市民致歉,因為不能捍衛市民選舉他們出任立法會議員的這個民選結果,並指裁決屬災難性。梁頌恆解釋:「香港特區政府的律政司濫用司法權力,控告一些還會為公義抗爭和發聲的香港人,而法庭抽空了社會背景,斷章取義地作出的裁決,終審法院對此無動於衷,甚至認同中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有凌駕性及承認其追溯力,這對香港是災難性的。」

他指出,從前在學時以為法律是公平的,法律之下人人平等,但今天的終院裁決令人明白,沒有民主制度和人民授權的政府,法律只是用以保護政權,而非保護人民和人權,法治只是用以「治」人,而不是治社會。

梁頌恆說,繼雙學三子案(衝擊進入公民廣場而開展雨傘革命的黃之鋒等三人)後,估計未來將有更多政治犯和良心犯把他們的案件上訴到各級法院,梁寄語法官們「不會對公義視若無睹,在香港今日這種環境,只有法官才能挽回港人對法治的信心。」

他回應記者時指出,香港今天的司法可能仍是獨立,但人民卻沒有立法權,起訴權和上訴加刑期的權力又在政府那邊,「那麼究竟我們的司法制度還可以做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他說,今次裁決可以證明「(香港人)無法透過香港的司法制度保護人民的選擇(從選舉中選出來的議員會被褫奪資格)。在此情況下,我看不到選舉的意義。」

「當選舉是一個人民授權的過程,但在選舉中,人民授權的、被選出來的議員,可以輕易被沒有人民授權的政權推翻。」因此,梁頌恆認為在這情況下,被問及他和游蕙禎會否參與因他二人議席出缺而須進行的補選時,他感到已再看不到參選意義,而且今天的裁決更顯示了香港的司法制度無法保護香港人民的選擇。他表示,如果當日(二零一六年)知道參選立法會之後是這樣的結局(獲人民授權者給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推翻),他便不會參選。

中國人大釋法具追溯力屬災難性

梁游二人並指出,今次終審法院確認了中國人大常委會之前對此案件的釋法,是有凌駕性和追溯力,對香港而言是災難。尤其是釋法有追溯力,游蕙禎指出,這個追溯力不只適用於今次二人的上訴案,還適用於所有香港法律,市民就會不知何時,因觸及到一些後來才訂立的法例而被入罪,這正是二人感到事態嚴重,堅持把案件一直上訴至終院的原因。梁頌恆說:「例如四十年後,或可能四年後,若有一條法例可以追溯至九七年開始生效,這裏的記者所寫的東西都可能出問題。」

但二人寄語港人不要因今次裁決,以及上周有十六位抗爭者被判入獄,和現時合共逾一百位的港人政治犯和良心犯,而感到懷憂喪志,因為還有很多有良知的香港人為香港繼續努力建設美好社會,希望港人能繼續支持因抗爭受政府打壓的人。

二人指自己的議會之路已盡,但卻不是終點。梁頌恆表示,他未來半年會集中支援多宗抗爭者的司法案,並走上街頭聽取民意。游蕙禎則說在立法會以外另有一片天空,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早前同被法庭裁定於立法會就職時宣誓無效,而失去議員資格的社會民主連線梁國雄,今早到庭支持二人。梁國雄說,雖與不同意梁游意見,但卻誓死保護兩人(表達意見)的權利;同時感到若沒有人制止暴政,暴政不會停止。而事實上,他認為在過去九個月以來,港人經歷了這個暴政持續下去,「沒有人能制止他」。

梁國雄更呼籲在當今的香港狀況下,不同人士能夠摒棄門派之別,一起抵抗假法治之名,但行專制之實的政府。到場聲援梁游的還有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等人。

梁游就其立法會議員資格裁定於去年十月十二日無效後,連串的訴訟(包括今天上訴至終院)費用估計約一千二百萬元,二人表示無力支付,將計劃申請破產。另外,由於梁游在去年十一月中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而此前其立法會議員工作已運作了約一個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說,立會行政管理委員會將向他們二人追討合共一百八十六萬元薪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