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民衝突 便衣警員荃灣拘捕兩被告 並無向同僚解釋懷疑基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去年農曆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多人被控暴動等罪名,當中九名被告今日(十二日)繼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去年二月十五日有份拘捕第十被告葉梓豐的馬姓警員繼續作供。庭上亦處理審判流程事宜,目前預計本案將於十月九日在灣仔區域法院裁決,而第十一被告將維持保釋條件。

 

駐守荃灣警署特遣隊的馬姓警員之前稱,去年二月十五日身穿便服在荃灣進行反爆竊巡邏,在遊戲機中心遇到第九和第十被告交收金錢,他之後跟隨兩人,並要求同事支援,跟蹤到一個巴士站,聲稱聽見第十被告拿出手機顯示類似旺角街頭人群聚集、垃圾桶著火的照片,並聽見有人談及旺角警民衝突的內容;之後馬姓警員與同僚拘捕兩人。

 

馬姓警員稱,他的反爆竊巡邏沒有固定路線或區域位置,是自由發揮,巡邏為自行安排、不須請示,但要向上級報告並獲批准;他當日沒有巡大廈,是個人決定,又稱行街也可以inspect(檢查)店鋪的防盜安排;他以前的巡邏經過遊戲機中心門口,但未曾入過遊戲機中心裡面。

 

辯方律師稱,兩名被告交收金錢,在晚上人流多的地方,左右張望並無不妥,伸手入褲袋拿錢也很正常;馬姓警員同意。

 

馬姓警員又稱,截停一人最少要有兩名警員,又承認當時不確定有多少人會來支援,他自己亦沒有說明兩名被告會前往關門口街。

 

馬姓警員承認,當時巴士站有其他市民站立,不清楚其他人是否在等車,另外有行人路過;馬姓警員同意人流密集有不同聲音,有行人行路聲、多人說話聲音、車聲。

 

辯方律師問,在以上的環境中,馬姓警員說見到第十被告用手機,但他與第十被告距離一尺間,沒有事物阻擋馬姓警員觀察的基礎之上,馬姓警員不知他從那裏把手機揸在手中?馬姓警員則答,在一尺距離時知道他手裏有電話。辯方律師說,這樣就不是第十被告「攞部手機出嚟用」。

 

馬姓警員表示須重看他的口供,之後馬姓警員確認他看到第十被告使用手機(馬姓警員筆錄口供),而不是「攞部手機出嚟用」(主控問的口供)。亦即馬姓警員不確定是否攞部手機出嚟用。

 

馬姓警員說看到手機屏幕的一張相,但不記得同第十被告使用手機相差多久。該部手機屏幕斜角長五吋半。手機約在第十被告胸前半尺。留意到第十被告用手機。該相片並非一開始就出現。

 

馬姓警員說他很關注第十被告用手機,但沒有看見第十被告按出密碼,但有留意滑動出密碼。馬姓警員同意,相片中沒有甚麼地標建築物。

 

辯方律師說,馬姓警員指地點是旺角是「靠估」。馬姓警員不同意。

 

馬姓警員稱,從遊戲場中心行到巴士站,聽不到第九被告、第十被告交談。也不肯定他們有沒有交談。在巴士站期間,跟第九被告、第十被告距離一尺,也聽不到第十被告對第九被告交談,也不肯定有沒有交談。但聽到第九被告對第十被告 的一段說話。馬姓警員沒有印象,隔多久才聽到第九被告對第十被告的傾談。但馬姓警員清楚見到和聽到第九被告對第十被告的傾談,馬姓警員旁邊的人亦聽到。

 

馬姓警員不肯定第九被告對第十被告傾談內容是分開講,或是連續講。馬姓警員不同意有漏聽了第九被告對第十被告的傾談內容。

 

馬姓警員通知同事增援時,兩名被告正在移動。馬姓警員和同事匯合就截停兩人。馬姓警員帶了第十被告經荃灣街市街去金門口花園二期。當時人流稀少,靠街燈照明。荃灣街市街也是靠街燈。增援到達再截停前,同事用通訊機問他在那裏,馬姓警員說他自報在金門口花園附近。

 

當時馬姓警員已進入荃灣街市街,兩名被告距離兩米,不清楚他們的舉動。四位警員匯合時,兩名被告在馬姓警員前面。支援到後,馬姓警員印象中曾說過「就係呢兩個」。馬姓警員曾先說,「我和 6010 會處理(第十被告)」。

 

辯方律師稱,馬姓警員並沒有把第九被告、第十被告交談內容、被告手機顯示相片等情事告訴其他同僚;馬姓警員同意面談時沒有,但不肯定在通訊器時有無。

 

馬姓警員口供或記事冊中,並沒有提及對其他同事說過懷疑第九被告、第十被告的基礎,即對話和相片。警員的供詞完全未能解釋為何其他同事得悉第九被告涉嫌參與旺角初一晚事件。

 

本案將於週五繼續審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