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泛民核心的外圍——星落秋風五丈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香港眾志

到現在,梁國雄、劉小麗、 姚松炎和羅冠聰,相比於泛本土派,這四人的主張均屬溫和,但還是要斬。你會發現,搞來搞去,清剿來清剿去,其實都沒有動到「體制認同泛民」系統的人。這些人是承認中國、聲稱愛國,拿「回鄉證」很高興,實際上反對任何抗議鬥爭的人。

梁頌恆游蕙禎之後,梁國雄劉小麗、 姚松炎羅冠聰被法庭判定宣誓無效。即日晚上八點,就辦集會,卻出現奇幻情節。立法會被斬首,身體還在抽搐,但抽搐不了多久,死了就是死了。集會上卻有人說,我們會如何如何在補選中贏回議席。

你被人強姦,強姦犯逍遙法外,你一時間無計可施,卻也總不能光速接受現實。被人中出,當晚就在計劃將來出生的孩子要讀甚麼大學,傻的嗎?

聰聰加油

也有人為羅冠聰唱生日歌,從立法會選舉期間,「聰聰加油」,到現在被剝奪議席,還是叫「阿聰」。立法會的一班政治人瑞,對今年24歲的羅冠聰總是當兒子看待。但被取消資格的受害者,是不是想要這些呢?羅冠聰最需要的,也許亦不是群眾為他唱生日歌、不是議員情深款款地叫他「阿聰」,而是要做點事。不管是總辭、搞罷工罷學罷市,救其議席和黨命。

https://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videos/1391482247614311/

羅冠聰「被少兒化」,是一個明顯的訊號——席位的事情不要找我們,在阿聰的問題上,政治已經沒得談,唯有關心下他的個人生活,講生日和女朋友怎麼看。

 

個別議員心腸未必很黑,但肯定是「平時靜坐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的典型。那些對「阿聰」的柔聲細語,是一種訊號。——議席我們沒辦法,但你生日我們會幫你唱歌,那是歡送同事離開的儀式。他們看見死亡夭折的嬰兒,透過「照顧」年輕人,來排解自己被匪也一同強姦了的創傷。

 

當然,立法會之中,不會有人辭職,不會有人抗爭。雖然花瓶很美,但你從來不能期望花瓶會拯救世界。泛民看似時常反對,但其實一班公務員,低積極性、因循苟且。公務員離開政府,是不能生存的,叫他們總辭是妙想天開。

 

仍然是泛民核心

 

取消資格的浪潮,事實上從最激進到最溫和,逐刀斬。梁天琦陳浩天被劃定為港獨,連參選都不行;選到的青年新政,就針對宣誓中的「支那」宣言,外加「民族大義」作社會動員,然後啟動人大釋法強行剝奪議席;到現在,梁國雄、劉小麗、 姚松炎和 羅冠聰,相比於泛本土派,這四人的主張均屬溫和,但還是要斬。你會發現,搞來搞去,清剿來清剿去,其實都沒有動到「體制認同」的泛民系統。這些人承認中國、聲稱愛國,拿「回鄉證」很高興,實際上反對任何抗議鬥爭的人,不動如山,和這些敢於作某種抗爭的議員,一直保持距離,甚至是阻止他們。

 

民主黨公民黨是傷不到的,只要這兩個黨能夠做穩公務員,就天下無事。民主黨和公民黨已經是中共認可的人,所以清剿是始終在「泛民核心」以外。以上這些已經被取消資格的人,他們要不是在意識形態上,繼承了某程度上將中國視為外部勢力、自身不再愛國的本土主義,就是在行動上繼承了2008年以來的議會抗爭路線。積極跟體制合作的泛民核心,到今天仍然是髮毫無損。

 

有議員被人斬死的時候,核心泛民的人又會站在背後,擺出義憤填膺的臉孔。泛民核心和習核心的默契,已經十分明顯,實際的呈堂證供也表明,親疏有別,泛民核心就是比較親,槍林彈雨,但就是沒有一粒子彈朝他們射。

 

泛民核心的外圍——星落秋風五丈原

 

又回想過大約十年,香港的議會政治發生了甚麼事。2004年,梁國雄進入議會成為抗議者;2008年,社民連三人進入議會,帶起有組織的議會肢體抗爭;那些年我們都感受過政黨、議會抗爭加上網絡電台三合一的風潮。2014年之後,學民思潮大出風頭,學聯被瓦解,之後改組成政黨打算玩體制遊戲,但同時反中浪潮興起,本土派乘時而起。

 

雖然以上提及的勢力,彼此互鬥、各不相讓,但整件事卻是一個在核心泛民(民主黨、公民黨)以外建築勢力的行動。但到今天,這些曾經建立的勢力,已經完全崩潰。玩來玩去,最後還是只有民主黨和公民黨,一切又回到十年前。沒人勝利,曾經崛起的英雄,不是變成魔鬼,就是慢慢凋零。

 

 

延伸閱讀:

體制認可反對派的怨恨

被人強姦,至少不需要配合叫床

 

本報獲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