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論香港前途:港獨是聯合聲明失效後唯一出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論壇上三位講者:(左起)方志恒教授、政論人盧斯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

報道、攝影:May Tam

大專學界於香港主權移交予中共政權二十周年當天舉辦論壇探討香港前途,適值中國外交部於前夕宣告「中英聯合聲明」失效,指其只是歷史文件,不再具有現實意義,論壇上佔多數講者認為,現在只有香港獨立一途,才能真正保障香港人的基本人權和成功爭取民主,但預料港獨討論和街頭抗爭將會受打壓而式微,須轉入地下和發展公民社會。

該場由十四個香港大專學生團體於前晚(七月一日)在香港大學舉辦的論壇,以「赤禍殘港二十年,抗擊外侮奪主權」為題討論香港前途,被邀三位講者為:倡議港獨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新生代政治評論人兼作家盧斯達、倡議香港自治的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及《香港革新論》一書編者方志恒教授,出席論壇學生約三百人。

論壇開首由學生代表宣讀學界聲明,指出香港過去二十年在中共政權下被「第二次殖民」,列舉了香港在政治、經濟和教育方面各種受禍情況:

  • 香港的自決權早於七十年代中國加入聯合國時,因中國要求將香港剔除出殖民地名單而喪失,港人基本人權遭褫奪(根據國際法,香港不屬殖民地便在法理上喪失脫殖獨立的權利);
  • (一九八零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港人被拒諸門外(當年談判只有中英兩方,沒有香港一方);
  • 過去二十年中共赤化香港,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
  • 香港政府(不論英殖時的港督或今天的特首)只單向宗主國問責;
  • 大量中國(大陸)人透過單程證移民香港,港人對其移民人數量和審批皆無話語權,被迫接受中國人口殖民;
  • 香港人身份受打壓,港共(特區政府)圖以國民教育及「普教中」灌輸中國人身份認同,貶低港人母語(粵語);
  • 紅色資本入侵香港,製造經濟依賴,大舉在港買地,在香港構成錯節盤根的利益集團。

香港十四個大專體團於前晚(七月一日)合辦香港前途論壇。

聲明又指出,若港人繼續依賴《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只會自毀城牆,因為現時中共連「一國兩府」(一個中國,北京和台灣兩個政府)都不允許,中共將必全力打擊一切威脅其全權統治的主張,落實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不能成為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答案,港人必須尋找在「一國兩制」框架以外的出路。

講者陳浩天和盧斯達均指出,港獨是香港前途唯一出路。盧斯達說:「昨日(六月三十日)中國外交部已對中英聯合聲明不認數,說只是一份『歷史文件』(已無現實意義)。這樣說,難道基本法就不是『歷史文件』嗎?(中共)也可以不遵守的,也可以全面不認數。」如此香港人的權利就大受影響,但過去港人未有探究過一旦中國「全面不認數」,港人應怎樣做。

陳浩天指出,香港完全是被中國殖民,現時的政制只是照搬英國殖民地的一套(沒有民選政府),現時中共宣布中英聯合聲明無效,六月三十日的香港民族黨集會被禁,民族黨沒有生存空間(港府已否決該黨註冊為社團),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已明言會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禁止顛覆或分裂中國)立法,陳因此預計將來自己的活動空間只有六呎乘十二呎的監牢,而港獨才是港人出路。

主張香港自治的學者方志恒被問及為何選擇自治為最佳方向時說:「無人能說甚麼方向會最好和有最大成功機會,不同主張互相尊重,各自去做。我主張自治,是覺得根據香港民意、中國和國際社會的形勢,這是一個最具正當性和認受性的訴求。」

他指出,北京對港獨會作出情緒反彈,但港獨是香港人完全失掉信心之後的反應,尤其看過去兩三年發生的事,而這種情緒又是可理解的。

方志恒指出,現時中國和香港的關係,可以用「一個國家,兩個國族主義」(One Country, Two Nationalism)來形容,就是中國是「中央集權國族主義」,香港是「邊陲國族主義」,即中國以中央集權方式吸納地方為其國族一部分,中央吸納的權力越強,被吸納的香港反抗亦越強。外國也有這種例子,如西班牙和加泰羅尼亞,後者屬自治,但二零一零年西班牙的人民黨收緊其自治權和進行打壓,例如在教育上要加泰羅尼亞中小學放棄母語教學,必須以西班牙語授課等等,加泰羅尼亞因而爭取獨立。兩種國族主義的互動變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香港的情況現亦如是:二零零三年是香港轉捩點,之前北京相對較少干預香港,但二零零三年反基本法二十三條及倒董建華的五十萬人大遊行後,北京醒覺香港人仍強烈反共,人心未歸,遂介入香港事務,香港人便日感北京干預。

方志恒認為自治是現時最具「正當性」的香港前途選擇,隨後另兩位講者論述港獨的正當性:

港獨的正當性何在?

陳浩天

  • 若香港人認同「一國兩制」只是修辭,不是真實執行,這樣則若不脫離中國,即使有一國兩制的框架,也不能保障港人基本人權和實現民主,港獨便有正當性。

盧斯達

  • 港人現時是一個瀕臨被消滅的社群,例如語言和人口等均瀕臨消失或被溶化掉,這就是港獨的最大正當性。反而,民主派沒有正當性去否定或反對港獨這個挽救瀕臨被消滅社群的解救方去。

若港獨不成功,爭取民主也不會成功

講者再論說到未來在港已不可能成功爭取民主,並回應港獨不可能的觀點:

陳浩天

  • 若港獨不可能成功,爭取民主也不會成功,因為刻下香港除了欠缺一個民選的政府和議會外,其他許多條件已然令香港極接近一個國家的格局,例如有自己的邊界、語言、文化、社會制度、司法系統等等,如果連民選政府和議會都齊備,就99%是個國家。但是,中國共產黨的管治文化側重控制,例如(在中國大陸)控制每個人、每條街、每條巷,所以它是不可能容許香港有這樣高度的自治,因此在一國兩制下永不能實現民主。除非中國以民族主義徹底控制了香港,即成功清洗人口,令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在港人數多過香港人,以致香港即使有真普選,都只會選出親北京的人,那時中共才會給香港民主。

盧斯達

  • 觀乎現在情況,就如六月三十日香港民族黨集會,在基本法二十三條未立法下仍然被禁,就知道中共會判香港所有的民主訴求均是分裂中國,在它眼中,真普選就是港獨。
  • 有人說在策略上先不講港獨,而講「民主」,但這樣得來的「民主」能有多民主呢?因為這個民主是中共單方面給的。
  • 有人說主張港獨者沒有路線圖和時間表,但二零一四雨傘革命之後,爭取民主也已經一樣沒有路線圖和時間表。
  • 有人會說港人不認同港獨,最近的民調也顯示支持度下降了。但是,支持港獨的被訪者有可能不敢承認,因為感到行不通,而且害怕透露立場後惹來麻煩,例如找不到工作。這種恐懼已經不斷擴大,引致自我審查。

關於「民主自決」作為香港前途選項的問題

陳浩天

  • 主張自決者沒有自己的既定立場,他們亦反對港獨,而自決的最後結果很可能是回到「一國兩制」,然後對中共說:「麻煩你遵守諾言。」

方志恒

  • 不理解現時有關民主自決的主張是甚麼,根據有關政治權利的國際公約,只要有強烈的身份認同和有邊界的族群,所有人民均有自決權。因此一個族群必須先建立強烈的主體意識和身份認同,才能有自決權。現在主張民主自決的人,要說清楚由誰來自決,是中國十四億人,還是香港七百萬人?

「香港人被中共視為次等中國人」

陳浩天

  • 中共視香港人為不純正的中國人,因曾被英國殖民,血統和文化都不純正,染了西方和英國人的惡習,所以要學正統語言和以正統中文(普誦話)教學。香港人須被純淨化(being purified),因此連曾鈺成也進不到中共的中央政治委員會。

盧斯達

  • 中國官方眼中的香港人是次等人,他們對何謂中國人有一個模型或理想,執著正統,認為被殖民過的香港人是不純正的「雞尾酒」。而不純正也因未經歷過毛澤東管治、文革、三年困難時期等歷史,因為創傷也是正統的一部分。但香港新生代沒有受在香港過去有關中國人身份不同說法的影響,他們認為香港是個特別個體,而身份認同本身就正是如此簡單。

對未來香港狀態的預測和香港出路的想像

陳浩天

  • 前路悲觀:基本法二十三條將會立法;香港民族黨全無生存空間;爭取港獨者將被捕、被迫害或消失(包括死亡或逃亡)。
  • 街頭抗爭式微,大學校園將變成唯一的自由堡壘,最先進的思想理論在此醞釀,這是獨派唯一的生存方法。
  • 香港出現秘密結社、地下組織。
  • 抗爭者的資源需要靠外國供給。
  • 抗爭者的成功策略靠群眾,香港人要跟中共「鬥命長」,「誰能笑到最後誰會贏」。
  • 爭取民主將十分困難,各派別(自決派、獨派、民主派)將越走越近,民主派會走近獨派。
  • 不贊成如過去香港政權移交紀念日中,有人鼓勵學生衝擊警察防線,因為本土派和港獨派的學生不像泛民般擁有系統的支援,他們若這樣做必被拘捕,未來無人僱用他們,前途無望。

盧斯達

  • 香港未來的出路不可再靠公眾人物,他們將有很多制肘,要許多人默默無聲作事。最重要的不是台前的人,而是不在鎂光燈下、低調長期做事的人,例如定期探望因抗爭坐牢的義士。
  • 現有制度已不再有空間,想在制度內爭取將輸得最慘,像梁頌恆和游蕙禎二人的立法會議席被褫奪後,連原先已取得的議員薪津也要「嘔返出黎」。
  • 與外國聯繫,默默與他們連絡以取得支持。

方志恒

  • 未來公民社會力量重要,抗爭不應只聚焦於政治和政權機關上如區議會或立法會等(縱使仍須爭取席位),而是多些民間社會建設。例如香港在七十年代有很多民間社會組織,如教協和社區組織協會等工作,為公民社會累積力量,以致其後八十年代開放政制,社運人得以進入議會;捷克過去反對派亦透過學校機構或戲曲班等民間活動進行工作,這種社會網絡將能恢復香港公民社會的元氣,才能帶來希望。
  • 預期未來五年北京對港政策不會變,林鄭當特首只是換人不換路線。
  • 香港人必須建立強烈的身份認同和主體意識。

附訊:舉辦論壇的十四個香港大專學生組織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恒生管理學院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