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領袖王丹勸喻台灣人:沒經過流血犧牲、不付出代價,很難獨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近年於台灣任教的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將於下月(七月)離台赴美,他在六四事件廿八週年提出「十項建言」給臺灣。他認為台獨不能「靠嘴砲」,指如果不願意流血的話,不要再去講獨立了。

國立政治大學教授徐世榮在臉書表示,「王丹要離開台灣,卻是以『嘴砲』二字來回報大多數台灣人民對於台灣的認同,真是很難過!」

王丹於日前(六日)稱,他看了徐教授的發言後,也很難過,但他認為良藥苦口,就算他說話不中聽,但這是他真實內心感受,他想提醒台灣人若主張台灣獨立但又希望避免戰爭,其實要不能害怕戰爭才能避免戰爭。

王丹解釋,他發言的動機是因為看到一項民調顯示,愈支持台獨的台灣民眾,愈不認為中國會攻打台灣;即使中國攻打台灣,這些民眾也對美國出兵幫助台灣有信心。另外,這些民眾也相信台灣人民會起來反抗。

有不具名網民稱,從一九四五年起到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民選總統,台灣人已經流過好多血。

鄭南榕於一九四七年出生,他在一九八四年的三月十二日辦《自由時代週刊》,根據鄭南榕基金會資料: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在台北市金華國中一場公開演講上,鄭南榕意氣風發的站在台上,痛快大聲的說:「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一次又一次,在每個公開演講的場合,鄭南榕站在萬千群眾面前眼睛閃著光說「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台灣獨立。」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自由時代周刊刊登「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隔年一月二十一日,鄭南榕接到第一張涉嫌叛亂的法院傳票,他為了堅持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理念,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一月二十六日起開始自囚於雜誌社總編輯室內,他在總編輯室桌下擺了三桶汽油,用膠帶黏著一只綠色的打火機,並在雜誌社內外構築工事,由各地前來支援的義工日夜駐守,防範軍警強行拘提。四月七日清晨,國民黨重兵壓境,軍警荷槍實彈、重重包圍,強行攻打雜誌社,鄭南榕反身進入總編輯室後,熾烈的熱火猛然冒起,鄭南榕在自囚總編輯室七十一天後,為堅持的自由思想殉道了。」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鄭南榕好友詹益樺,參與鄭南榕的喪禮隊伍,遊行到總統府前,在鎮暴部隊向民眾噴射強力水柱之時,他披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以汽油淋身,自焚而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