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被控暴動罪 辯方質疑:警察引發衝突?為何不等人群自由散去? 警司回應:維持道路暢通是警方責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wikipedia by Exploringlife (CC BY-SA 4.0)

去年農曆年初一晚旺角警民衝突,十人被控暴動、襲警等十四項罪名的案件,今日(五日)繼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訊。

各被告的暴動控罪可以交替非法集結或公眾地方滋擾罪。

控方今早傳召證人莫姓警司描述當晚的行動和情況,他於當日駐守機動部隊。莫姓警司處理了的士涉嫌撞傷途人的事件,事件發生及之後,行人霸佔了砵蘭街由山東街到亞皆老街的一段路。他稱作為警員,有責任開通道路,又說現場支持小販的人仕超過五十人,而沒有向警務署長申請,涉嫌干犯了非法集結罪。另外亦非法佔據了道路。他認為他和現場的其他指揮官,有足夠的法律理據去處理佔據道路和非法集結活動。

莫姓警司說,他處理的士事件,沒有留意非法擺賣,當時有「本土」人仕阻差辦工,也有人路過旁觀。他用半小時左右已經處理了的士事件,「本土」人仕佔路。

莫姓警司說,在計劃中增派人手,再集合在砵蘭街,呼籲人群上回行人路,若不聽從,就會用武力驅散人群。

莫姓警司說,估計初一晚十一點幾約有二百五十人支援和處理事件;到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有調配其他裝備如高台,但未有盾牌。當時警員把高台移到現壕,又拉起旗幟警告,當時群情馬上高漲叫罵。當時有一些推撞衝擊,警員有使用胡椒噴霧。之後警方設立了弧形防線,保持了一陣的平靜對峙。

辯方律師質疑警察推出高台行入群眾中,是否引發衝突的原因,而衝突中掟膠樽只是零星,對象是山東街方向的警員,而非在場人仕互鬥。示威人仕中亦看不到有武器。

莫姓警司說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衝突後,警察B1小隊的人加強裝備,有圓盾、長盾、長警棍等。凌晨十二時三十分時,上層對督察級的隊目發出行動指引,警察於高台發出警告、全程錄影,如不服從,便會向前推進清場,趕人上行人路,並會抄行人身份證,保留檢控的權利。而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至凌晨零時三十分示威人仕仍留在砵蘭街,沒有甚麼衝突。

辯方律師問莫姓警司為何非驅散阻街人仕不可,為何不等待久一點,等人群自由散去?莫姓警司承認涉事道路非主要道路,但維持道路暢通是警方責任。莫姓警司說身穿本土字樣的藍衫群眾,有盾牌裝備。倒數三、二、一向警方衝撞。莫姓警司說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及別無選擇的情形下只能把防線向前衝。期間示威者方向有水樽、硬物和類似磚頭物品,及易燃物體倒在地上。

辯方律師稱,在示威者衝擊前的凌晨一時三十分,警察也有倒數說若不散去,就會衝前驅趕集結者。辯方律師問盾牌是否防禦性。莫姓警司表示不同意,認為是有意圖及衝擊。辯方律師問胡椒噴霧是否攻擊性?莫姓警司說不是,並稱當時情況「千鈞一髮」,不容警告後才出胡椒噴霧,他不同意胡椒噴霧是不必要武力

辯方律師指出之前莫姓警司口供中關於凌晨一時三十分行動中並沒有提及投擲硬物和磚塊。莫姓警司說行動並不成功,因為人群並沒有走回去行人路,而是去了亞皆老街方向。

莫姓警司稱,凌晨一時三十分時,警察防線的人數約一百五十至一百八十人,警察把所有人士「掃盪」至亞皆老街。旁觀人仕不少站在UA 戲院的凹位。辯方律師問莫姓警司能否保護途人或旁人,莫姓警司答:盡力地做。莫姓警司亦稱,不知有途人或記者受傷。至凌晨二時二十分,把所有搞事份子,驅散出砵蘭街至亞皆老街。但不知道旺角是否己經失控。

莫姓警司稱,凌晨二時三十分去了處理亞皆老街和彌敦道的阻路人群。莫姓警司承認部份人群是由砵蘭街湧到上述街道南行路段,他說聽到開槍事件消息但沒有目擊,仍在亞皆老街(砵蘭街)的防線。莫姓警司稱,聽到開槍消息後,他沒有對下屬落任何有關開槍與否的指令。當日的行動亦沒有催淚彈裝備,因為考慮道路闊窄、風向和民居等。

辯方律師稱,人群用磚塊是對抗警方用槍,控方認為是沒有根據的推測,提出反對,反對成立。

莫姓警司同意在凌晨兩時三十分後,「滋事份子」更加多,集結在旺角山東街、豉油街等地方。至凌晨三時三十分到四時左右,情況很混亂。

莫姓警司稱,約凌晨四時十分,在山東街、西洋菜南街,示威者掟出大量磚塊和雜物,警察防線後退到彌敦道,他也被兩塊磚掟中肩膊。警方最後重整防線,最後把示威者趕出彌敦道。

莫姓警司稱,到五時多,警察增援了人手,才把情況漸漸控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