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進行曲之一 : 說不出的未來》--專訪本土義士阿Man(抗爭者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被訪:Man
記者:梁玉熹

快滿三十歲的阿Man,是近年香港面臨政治檢控的本土派社運人士之一,我們相約在黃埔訪問,從他來港談起,回顧他參加社運、本土運動的經歷,他侃侃而談,講了很多政治、社會、民生問題,問他對於二十年後的自己和香港有何看法,他卻茫然而靜默片刻,看著黃埔街上人來人往。小記想,這大概是一個說不出的未來。

練乙錚最近提出讓香港因示威被捕的「特殊政治犯」在今年的七一遊行帶頭,阿Man認同這個建議,亦希望社會和反對派團結支持被捕人士,更多關注包括他在內的這群人。

 

新移民多數撐政府、溝淡港人 大型示威難再發生

阿Man不在香港出生,大概幾歲的時候來港,一九九零年代初,他說是一個黃金年代,加上「以為九七回歸中國之後,香港會發展得更好,更加進步」,覺得自己前途無限。然而,回歸第六年,他就參加了人生第一次反政府遊行。

「我以前有支持過民主派架。零三年時去咗七一遊行,反廿三條係因為我知道,如果唔反廿三條呢,香港就已經訂立咗廿三條,咁而家連講嘢都係犯法架,例如你上網打篇文話共產黨咩嘢唔好,大陸邊方面唔好,就會畀人以言入罪,又話你顛覆國家政權,攞個莫須有罪名嚟拉你,咁到時真係好難獨善其身,真係要出嚟行。果時好信泛民,因為果陣時佢號召到好多人,有五十萬人,政府就會驚佢地衝擊政府總部,所以妥協同收返廿三條。」

「但而家好難號召五十萬人一齊上街架喇,而家咁多新移民,好難號召到佢哋,而家集會示威有十萬人就已經最大架喇。新移民溝淡哂香港人,佢地畀人灌輸『唔好出嚟搞事,如果唔係就對自己屋企唔好』,佢地黎到香港又有福利,又有公屋,佢哋就算要去遊行,都係去撐政府嘅遊行,反政府呢,就對自己無著數嘅。只有少數嘅新移民,嚟香港係為咗逃避大陸嘅統治、共產黨嘅魔爪,雖然佢哋都會攞政府福利,但有反政府活動呢,話唔定都會出現。」

 

抗爭模式一定要改變:參加反大媽、踢篋

近年香港越趨大陸化、赤化,滿街水貨客、中國大媽大跳扭秧歌,政府不再照顧港人福祉,阿Man說:「當時係諗,香港嘅抗爭模式係一定要改變,如果淨係傳統泛民嗰種行街示威、嗌口號,呢個政府係唔會聽你講,要有所改變一定要激少少。」

阿Man於是選擇參加本土色彩濃厚的反大媽、踢篋。他為了對付大媽,研究了一系列相關的法例和政策,如數家珍般分析《噪音管制條例》與行人專用區的來龍去脈。

他說行人專用區本身的用意是希望改善空氣質素,也令行人較為舒服;而街頭藝人「蘇春就」因為街頭表演而被控,在二零一零年九月被判無罪後,很快就演變成到處都有人在行人專用區以非常大聲的擴音器唱歌表演,而中國大媽更在行人專用區大批出現,阿Man認為,這除了對附近居民造成噪音滋擾,中國大媽更造成美學災難;至於行人專用區的原意之一(改善行人步行環境),則因為這些「表演」而破壞殆盡。

阿Man坦承,大媽本身是抗議者表達不滿的一個切入點,但他認為這些大媽本身也十分不雅,「四五十歲,喺街頭跳大陸扭秧歌,狂播《小蘋果》、《插秧歌》之類大陸核突歌,係咁loop,一邊扭屎忽花,借啲倚喺街頭同啲麻甩佬揩手揩腳,然後同啲麻甩佬攞錢。影響市容。」他還量度過音量,最嘈的時候有一百一十多分貝,「嘈到好似飛機咁」。他試過一天報七次警,引用法例要求警察執法,但警察通常都不會處理,所以唯有親身出場反大媽。

說到踢篋,阿Man承認踢篋會令人厭惡,但他認為關鍵在於政府和警察一直「唔做嘢」。他其實不是住在最受水貨客滋擾的北區,但他為了參加示威,犧牲了自己放假的時間,專程坐車入北區,甚至為此而請假。阿Man說,直至二零一六年旺角事件前,他一直做全職樓面。

阿Man的家人知道他參加這些本土式社運後,認為他很激進,而街坊也閒言閒語,對他家人和他自己都造成壓力。

因為拍照而被捕、被控

在日常工作和參加社運之外,阿Man從二零一四年開始拍照,認識了不少攝影同好,他自己則喜歡影各類風景,如城市、大自然。

阿Man說,關於他目前在街頭被捕、被控一事,他本身是想「影相、影小販」,他稱,他強調當日自己的身份是自由攝影師,不料卻遭受警察拘捕和被控,警察沒收了阿Man價值兩萬元的攝影器材,阿Man說,這足夠證明他本身的目的根本就是去攝影。阿Man認為事件核心,如同大媽、水貨客引起的衝突一樣,其實是政府本身政策有問題。阿Man更認為,二零一六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事件的緣由,就是沒有墟市政策,目前逐漸成形的墟市政策,與旺角衝突有直接關係,旺角事件中許多被捕、被控人士亦有一份功勞,而衝突的導火線,其實亦是警察過於高壓、挑釁示威者在先,使用警棍、胡椒噴霧,甚至向天開槍,「撩起示威者把火」。

 

說不出的未來

阿Man說,被控告令他損失很大,首先因此而失去全職工作,自此只能到處炒散,去不同餐廳工作,而他認為政府以暴動罪對付年初一旺角示威者,實在是高壓手段,政府本身施政失誤卻以嚴刑峻法對付反抗的市民;他亦反對主流傳媒如TVB以「暴徒」字眼塑造示威者的形象,認為這是配合政府未審先判,令市民先入為主。阿Man說,自從參加社運以來,家人和朋友原本已經不太理解自己,而他被控後,更沒有給予他多少支持,他目前都是與抗爭者互相支持。

阿Man在這些日子,亦即是開審前的日子,除了到處打散工外,就是行山、影相。

小記問阿Man預期二十年後的自己、香港會是如何?阿Man說,理性一點估計的話,他本身沒有案底,若被定罪入獄,二十年後的自己會比現在「處境更差、更衰」,而香港面臨中共赤化和全面控制,也會一樣衰;但他希望,二十年後香港能脫離共產黨的控制,政府能為香港人服務,物價和樓價回復正常,最低工資也能提升,市民能安居樂業,本土香港人能有社會福利保障,例如退保。他說,他認為二十年後的自己,仍會繼續行山、影相。

訪問結束,在離開黃埔的路上,我們看著路上兩排的屋苑和商場,優哉游哉的中產摩肩接腫,也有不少人說著大陸北方話,我跟他閒聊,說這裡的樓價貴得不得了,阿Man說了一句:香港現在是屬於他們的。

 

認同練乙錚「七一帶頭」建議 希望社會支持

練乙錚在本月四日的港大學生會「六四論壇」上提出,讓香港因示威被捕的「特殊政治犯」在今年的七一遊行帶頭,相信夠震撼,能號召年青人上街,令年青人與傳統參加遊行的人士團結。

阿Man認同這個建議,亦認為反對派應該團結,而社會要給予更多關注和支持包括他在內的這群被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