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支聯會何不支持郭文貴的愛國法治革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資料室圖片

來到了六四的二十八周年,香港支聯會依舊舉辦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宣揚「結束一黨專政、平反六四」。支聯會是個號召全港市民以「愛國主義」為基礎去支持中國民主政治改革的組織,當中的宗旨分為兩個面向,一是愛國,二是支持中國民主政治改革。

但大家不必然會像支聯會人士將兩個面向結合起來:第一,不特別去愛中國,也是可以支持中國政治改革,但中共容不下這種人,這也是為什麼會有外國NGO人士因在中國境內關心維權人士而遭到逮捕。第二,部分港獨派不單不覺得要愛中國,更會認為中國有沒有民主政治改革,根本不關香港的事,他們當然就不會去紀念六四。中共更容不下這部分的港獨分子。原因是在中共眼裡,他們不單不愛國,更大搞分離主義。

簡單說,中共只容得下不挑戰其繼續壟斷政權的愛國者;更正確的說,是盲目地以為愛黨就是愛國的愚民。香港支聯會要求結束一黨專政,愛國但不愛黨,當然也會被排斥甚至打壓。

支聯會對香港年輕人有什麼不滿?

然而,過去幾年支聯會都被質疑默守成規的紀念並沒有多大意義,於是去年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發表「紀念就是抗爭」的謬論。面對本土派年輕人的質疑,今年他軟硬兼施。硬的方面批評年輕人淡忘六四而又慨嘆冷漠是最大的敵人,所以他的意思是不去維園跟支聯會一起紀念六四就是冷漠。首先,他口中的年輕人大多是1989年後才出生,對沒有經歷六四時空的人來說,沒有淡忘不淡忘的問題,只有認識不認識的問題;其次,年輕人不去維園不代表就會否定中國民主化的重要性;最後,很多人根本就不認同支持中國民主就一定要像支聯會一樣去宣稱愛中國。

軟的方面,李卓人在接受統媒《香港01》訪問時聲稱,紀念八九六四其實才是「最本土」的思潮,「希望大家認清事實,重新認識這個百分之一百最本土、最香港嘅歷史」,所以他的意思是支聯會其實很本土的。不過「本土」一詞已經被濫用了,之前一群包括雷鼎鳴教授在內的舔共保皇派出了一本書,告訴大家他們才是真本土。現在支聯會領導人也不甘示弱,聲稱他們的紀念六四是最本土的。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士要搶奪「本土」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成功與否,重點是香港很多年輕人根本不會認同這些人以愛中國為前提的所作所為。

另外,如果香港人所做的都是本土的話,那麼最「本土」的運動其實是五十年前發生的六七暴動。在香港的中共地下黨及親共份子當年配合文革,發起了為期超過八個月嚴重傷害香港市民及經濟的恐怖主義顛覆行動,這種「反帝反殖」的運動不是很「本土」嗎?可是,本土主義的精髓是本地優先,亦即是香港優先,所以受中共國際主義鼓動的恐怖攻擊其實是反本土的,是不顧香港人利益的瘋狂行為。

支聯會有必要參與郭文貴的法治革命

保皇派跟支聯會其實是要告訴大家:愛中國也可以是本土的,那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大家要去愛中國,而硬要拿個「本土」外衣去包裝?當然,跟保皇派的愛國就要愛黨不一樣,支聯會是要結束中共的一黨專政。不過,已經二十八年了,支聯會仍然不去反省當下不以愛黨為前提的愛國政治改革運動該如何做,而不是每年形式上高舉六四牌位來供奉。支聯會大概已經忘記或從來都刻意忘記當年之所以會發生六四,是中國人反對改革開放之後出現的貪腐情形,民主被認為是防止貪腐的最佳方式。

二十八年後的今天,中共的貪腐更嚴重千萬倍,不單已經結構化,而且以各種金融財技作掩護。或許支聯會的支持者或反對者都沒有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支聯會似乎從來不反中共的貪腐。如果真要學當年的愛國烈士去愛國,重點應該放在反貪。是支聯會不知反貪、不想反貪還是不敢反貪?從壞的方面想,會衍生很多陰謀論,例如支聯會根本已被親共人士操控或收編,我們也許不必掉進無根據的臆測中。從好一點的方面想,支聯會可能認為中共已經在反貪了,那就不用參一腳,但這是一種連基本常識都沒有的藉口。

其實,從江澤民掌權後,反貪已經逐漸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當權者以「反貪」為由,整肅任何可能出現的挑戰者,其中最直接受牽連的是商人,尤其是非黨員商人,當中的表表者正是近半年不斷爆料的郭文貴。他的最主要控訴,恰恰就是中共部分當權者的「以貪反貪」是違反法治的。他認為,與其空談民主,不如推動中國人能擁有中共自己也掛在嘴邊的法治。郭文貴鼓勵中國人以愛國、愛民族的熱情來參加法治革命,不是更符合現實的愛國運動嗎?支聯會的中國人何不加入這場革命?

如果中共連自己的法治承諾都違背了,不就更好證明未來一定要結束一黨專政?經常強調階段性勝利的大中華社運人士,何不跟著值得敬佩的郭文貴站在一起,先爭取法治以「消除以貪反貪」作為階段目標,勝利後再談建立民主中國?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