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來】專訪梁文韜(上):為何支聯會「忘記初衷」不著眼反貪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左:被訪者梁文韜提供/右:CC BY 2.0 laihiuyeung ryanne via 維基百科

記者:梁玉熹

二○一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二十年。本報有一系列訪談及專題文章圍繞二十年來的香港,作出各類探討反思。

明天是六四天安門慘案二十八週年,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國敲定後的「過渡期」直至今日,香港人一直都在討論六四、紀念六四,其中最大型的就是每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從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近年又引出許多關於中國人/香港人身份、中國情意結、中國或香港前途的討論。

本報記者今日(六月三日)電話訪問身處台灣的梁文韜教授,梁教授從香港移居臺灣十六年,目前於臺南的國立成功大學政治學系任教,他長期關注台灣、香港、中國事務,一小時的電話訪問中,梁文韜暢談港、台、中局勢,時而妙語連珠,時而激情流露,本報將分段刊出訪問。本段集中於「六四事件」及中國民主的可能。

支聯會全名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梁文韜認為愛國與支持民主要區分開來,支持民主這項普世價值,不必說愛不愛國。支聯會以愛中國作為前提,令許多主張香港優先的人,如本土派,對支聯會很有保留。梁文韜亦認為支聯會「離地」,每年紀念一次六四而已,平時沒有甚麼活動。

梁文韜反問,若支聯會這麼關心中國民主,為甚麼不像基督教傳福音一樣,每個週末到中國遊客出沒的地方多講六四、講民主;每年搞一次形式化的萬人晚會,說自己要愛國,要民主,這有甚麼意思?所謂「延續紀念」流於形式化。

支聯會為何不反貪腐?

梁文韜更質問支聯會:為甚麼一直都不以「反貪腐」為口號?因為當年八九民運的參與者的主要訴求就是反貪,目的是要建立一個沒有貪腐的中國,民主反而是手段,是一個替換貪腐官員的制度。支聯會根本應該以反貪為核心的口號;但它目前的五大綱領口號,例如「結束一黨專政」,其實無傷大雅;但一旦說反貪,「全中國都係貪官」,是很嚴重的。

梁文韜續稱,不但如此,若支聯會自視為愛中國的香港人,但香港被中國的貪官、黑錢「蹂躪」,香港更是中共資金流出的重要地方,例如最近郭文貴即指控「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家族與海南航空集團的利益」如何伸入香港;但支聯會繼續不著邊際的講「結束一黨專政」,不是很荒謬嗎?梁文韜稱:「支聯會要解釋為何背棄當初愛國烈士的訴求,愛國烈士訴求的核心就是反貪」。

未來不可能有「民主中國」

至於八九民運的另一項訴求「要民主」,梁文韜認為在這一百年的中國歷史中,中國已經錯過一個建立大一統的民主中國的契機,在未來也不可能。他認為,孫中山聯合蘇聯打敗陳炯明後,聯省自治的主張告吹,聯邦中國自此不再可能成立;他認為經過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中國人經歷文革和各種鬥爭,已經沒有費孝通所提的鄉紳——有聲望的、穩定地方的人,一個大帝國要統一,必須靠這些穩定因素,但中共都把它打破了,把自己的手插進每個地方。中國就算有了民主選舉制度,仍可能是一個比俄羅斯普京體制更差勁的假民主。

梁文韜認為,香港本土派大可不必積極介入推翻中共,而是先守住香港,以香港為優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