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被控暴動罪 影片所示擲石者有戴帽 但第六被告被捕時無戴帽 遇過百擲物 警員只拾起被告所掟唯一石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攝

去年農曆年初一晚旺角警民衝突,十人被控暴動、襲警等罪名的案件,今日(九日)繼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訊,先由控方證人警長連建國繼續作供。

今日審訊內容主要涉及較為年長的第六被告。

(以下「暴徒」為庭上用字)

昨日證人連建國在庭上說有二、三百人不停掟磚,當時陳偉基警司在背後。他目視前方,有四、五名較接近的人士在掟磚,與他距離四至五米,其時光線充足。掟磚者全是男性,幾位二十至三十幾歲人士有戴口罩,另一位六十幾歲無戴口罩。其他在場人仕也有掟磚。

證人聽到陳偉基警司說「唔好掟」,而每位示威者都拾起東西便馬上掟。然後陳警司衝了上去,警員便上前協助。證人制服了一名年長男子,男子一路掙扎,證人幫手控制,一路擋磚並拉年長男子至防線,交給其他警員處理。證人說事發總時間約十五分鐘以上。

今日(九日)證人警長連建國繼續作供。法庭播片要他確認當時凌晨五時十六分至十七分的情況。法庭放大了錄像,截圖再叫證人圈出那四至五名暴徒。證人圈出數名暴徒及一年長暴徒,年約六十歲暴徒準備掟石,另外兩位年青暴徒準備掟石;證人在另一幅圖,在另一角度,圈出年長暴徒;又在另一幅圈出年長暴徒掟完石轉身,幾名年輕暴徒在旁。最後一幅圖,年約六十歲的暴徒被捕坐在地上。所謂年長暴徒是指第六被告。

證人說暴徒第六被告沒有離開他的視線。辯方律師問,為何掟磚的有戴帽,被捕的無戴帽?證人答不知道。但認得他的面貌。兩者肯定是同一人。

辯方繼續盤問証人,證人不同意第六被告在隧道行出來被捕、不同意第六被告沒有掟石,表示不清楚拘捕第六被告時第六被告有沒有戴帽。證人用圖確認第六被告是在某垃圾桶旁被捕。

然而,辯方指出,早前證供中,證人沒有說留意了暴徒多久,亦沒有說認得暴徒面貌。

辯方問證人,在建立封鎖線之前在做甚麽。證人說凌晨兩時五十三分左右一到旺角就在亞皆老街渡船街匯豐出面集合。.辯方問場地有沒有火,證人說有但不知是誰人放。辯方律師播一段沒有火的片段,證人不同意那裏附近沒有火。證人截圖圈出他記憶中雜物著火位置,再說出另外的地方也見過起火。辯方盤問證人當時收到甚麼資訊,證人答收到的資訊是作支援和等候指示,上頭未有甚麼關於豉油街的資訊。他當時在亞皆老街彌敦道交界,北行線面向尖沙咀建立防線。防線從彌敦道向山東街再向豉油街推進,凌晨四時三十分至四十五分到豉油街。他由隊長指示,其他同事大聲叫給隊員聼。證人沒有從通訊機得到指示。

證人到達豉油街前已經不斷有人掟各種硬物、雜物。證人見到的士著火,在豉油街金聲戲院的方向。證人看地圖圈出縱火地點。燒的士時間約莫凌晨五時,從沒有留意有沒有暴徒扑的士。燒垃圾桶在其他地方,早於的士被燒,不清楚有多少個垃圾桶著火。證人圈出地點。證人稱,防線建立後,兩位上級警員才受傷。

下一位作供的控方證人為警長彭德正,駐守港島衝鋒第二隊。他稱他在凌晨兩時五十三分到達旺角。凌晨四時四十五分於豉油街面向西洋菜南街佈封鎖線。證人說見一名男子著一對黃色鞋,六十至七十歲,沒有戴口罩,向警察一方掟石頭。另外有五至六名有口罩男子。

彭德正稱,無帶口罩男向他掟石,被他的盾擋出,他拾起放在風褸袋中。石是三角形,長約十二厘米。之後見該男子亦掟了防線另一邊一次。後來見便裝和軍裝拖拉了一位被捕者出來,見他衣式和鞋跟之前掟證人自己的一樣。

辯方大狀盤問證人,證人說他認得樣。衣式和鞋也吻合。證人沒有留意拖出來的男子有沒有帶帽。外形的描述,有衣式、鞋、身高,但不知他有沒有戴帽。辯方讀岀證人所寫的供詞,從凌晨四時四十五分到該男子掟石時,已有很多硬物掟向警員彭德正,不排除有一百次,但第一塊放入風褸就是那位男子的石塊。警員被掟了近百次,只拾起了唯一一塊由第六被告掟出的石塊,之後被告就被拘捕。
彭德正口供中,該男子把石頭掟向彭德正身處的那方,但彭德正庭上說,男子把石頭掟向隊友於中銀那方。

證人彭德正說拖拉第六被告,後來法官和律師更正了那動作不算拖拉。

辯方說彭德正望了掟石者一至兩秒,證人說其實有四至五秒。

辯方說證人認錯人,證人說不同意。

控方律師覆問證人中。大狀叫証人讀出三月份的証供。這第二份口供「修正」了之前和其他証人的「違和」內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