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陣綫:維園柴薪不滅,支共烈火不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承傳了過往數年的「百花齊放」,獨派逐漸建立自身的六四論述,亦將針對六四舉辦各自的公眾活動;而由泛民主派代理的六四遊行人數歷年第二低,此乃可喜之事。

有人也許會問,既然獨派已經建立起自身的六四立場,為何不要「各有各做」還要對泛民一干「同路人」窮追猛打?

對於這個問題,容我們分享兩則六四中的小故事: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三日下午二時,三位來自湖南省瀏陽市的青年魯德成、喻東嶽和余志堅針對北京市天安門所懸掛巨幅毛澤東畫像所進行的毀損行動。他們將盛滿顏料的蛋殼扔向毛澤東畫像上。之後三人遭到由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治聯)大學學生組成的糾察隊抓住,並且送至帳篷中問話,後被高治聯轉交公安機關。三人各被判處十六年、二十年及無期徒刑,當中喻東嶽在漫長的監禁及虐待中患上精神分裂症。

另一個故事,則是六月三日中午,工人糾察隊撿拾了不少強行推進失敗的共軍遺下的武器,包括槍支彈藥,而這批武器亦被轉交公安局,剩下一支則被趙連海於大台上當眾銷毀。六月四日,示威者組成人鏈企圖以肉身阻止共軍推進,悉數遭到射殺。

如果上面兩個故事不夠眼熟,那就看看下面這兩個: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有人號召於金鐘佔領區行動升級、衝擊立法會。當晚泛民營運的金鐘大台派出糾察勸說、阻止群眾前往支援,議員張超雄不但到場阻止行動,事後更作為控方證人指證示威者;十一月三十日晚上學聯升級行動中,學聯代表鐘耀華又阻止示威者搬磚建搭建路障及自衛,終致示威者一方完全被壓制,行動徹底失敗。

以上種種,乃是我們在不斷重覆歷史錯誤的鐵證。二十八年前,北京天安門的抗爭者們所犯下的錯誤,三年前的我們又再重犯,而刻意淡化隱瞞歷史教訓的人,正正就是那些在雨傘革命促使香港人重蹈覆轍的人;那些每年踩踏遇害學生屍體作為道德高地的無恥之徒,卻一手一腳將一個個香港的年青人推向當年的死路;那些把持六四話語權的政棍,每年以六四儀式將香港人洗腦成方便管治的順民,以悲情蓋過思辯、以悼念作為協助中共專政的維穩工具!

國家之獨立,民族之獨立,建基於個人思想之獨立。維園的統派六四悼念活動,正正是捨棄獨立思考的象徵!既然獨派已經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六四觀點,便須負上廣傳歷史真相,奪回六四屠殺的詮釋權,將廣大市民由支聯會的思想禁錮中解放的責任!六四屠殺的話語權在泛民手上,只會成為散播「恐共」思想及大中華主義的工具;只有在獨派手中,以理性汲取真正的歷史教訓,才能成為燃點反共獨立的星星之火!

有關本組織對於六四的立場,請參閱本組織往年的拙文《六月四號與建國之路》

六月四號與建國之路(文:老湯)每年到了這個月份,有關於六四晚會的爭論又再展開,內容不外乎就是六四晚會應否舉行,應否以悼念形式舉行。本質上的思維重心,就是近年來興起及壯大的本土勢力在身份認同的論述戰場上,對於六四事件乃至支共政治事件上,…

香港民族陣綫發佈於 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