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學生會六四廿八週年論壇摘要(文字及影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大學學生會昨日(六月四日)舉辦六四廿八週年論壇「愛國情懷到盡頭,悼念燭光為何留」,現場所見,全場滿座,樓梯和地板亦坐有人。學生會在論壇場地外側設電視直播,亦坐滿人,共有數百人出席。大會邀得香港民族黨發言人陳浩天、時事評論家練乙錚教授、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參與討論。

開場時,港大學生會長黃政鍀解釋論壇的目的,他認為,一九八九年時,香港人參與八九民運,在六四屠城後持續悼念,是抱著愛中國情懷、並期望香港主權能回歸到一個民主的中國。但時移世易,今日香港許多人認為自己是純粹的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或中國香港人,許多人紀念六四,是純粹欣賞八九民運中學生的付出,不再抱著愛中國情懷。他希望藉著是次論壇討論香港人紀念六四的理由,故論壇題為「愛國情懷到盡頭 悼念燭光為何留」。
李卓人:希望中港公民社會不要互相阻隔

李卓人稱,支聯會常常都會被人質疑,他回顧二零零八年時,支聯會搞「人權聖火」,被人質疑,「被成個彌敦道嘅人包圍」,為何要在中國的「開心時刻」做這種事。

他稱,他理解今日支聯會和六四晚會被人質疑的原因並不相同,所謂「愛國情懷到盡頭」,是在於中共長年打壓香港民主,在民主普選的問題上欺騙港人,令港人不斷失望,「我哋點解要認你呢個國家呢?」他稱,他那個時代的中國,是苦難年代的中國,而現今香港年輕人體驗的中國,是「蝦蝦霸霸(橫行霸道)的中國」。他稱,他認為各位可以不愛中國、與中國切割,但他希望大家不要與中國人民的抗爭切割;他認為中共同時欺壓香港和大陸人,他提及最近的「七零九大搜捕」,中共抓捕維權人士後,用酷刑逼害他們。他希望香港公民社會和中國公民社會不要築起牆互相阻隔。

李卓人回顧香港人近年關懷的李旺陽慘案、銅鑼灣書店事件,稱支聯會並無缺席;指出支聯會並非每年只辦一次六四晚會,亦有其他工作;他稱,希望大家明白,香港和「內地」公民社會共同面臨同一個敵人,應聯手結束、推翻中共專政。

陳浩天:當年學運民主意識不濃厚 
寧願紀念真正反專政的「天安門三君子」

陳浩天認為,不悼念六四沒有罪,悼念或不悼念、在哪裡悼念是個人自由,個人亦可以有不同原因去悼念。他批評支聯會長年以來,用「中國民族主義」維繫整個六四悼念,以所謂血濃於水、大家是同胞,要求香港人去悼念六四。

陳浩天認為,香港人很難同一時間被中國政權和人民欺壓殖民,同一時間又要去愛中國,這是很荒謬的;他提及最近中國雙非家長來香港,這些人聲稱他們的貢獻比香港人多,香港小學要靠中國人來讀;他認為,香港人不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大矛盾,和中國人也很大矛盾。

他認為,香港人不去中國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支聯會「六四晚會」,不能被批評為「遺忘」、「無良知」,因為香港人可以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陳浩天接著提及在八九民運期間,於五月二十三日,向天安門毛澤東畫像潑墨的「天安門三君子」(湖南三君子)魯德成、喻東嶽和余志堅。他們先掛起「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標語,又主張真正共和政治體制、將封建制度送入垃圾堆,再向毛澤東畫像潑墨,認為不再要個人崇拜、要告別帝制;陳浩天稱,他很欣賞這三人,認為他們是英雄、思想很先進;然而他們三人卻被學生捉捕,被學生交給公安。

陳浩天稱,他悼念這三人,不是出於民族主義,而是他想學習這三人;他亦稱,他會悼念台灣的鄭南榕先生,乃至東歐不同國度犧牲的人,不是「因為大家都是中國人」才去悼念。

陳浩天以「天安門三君子」的事例,說明當年八九民運的民主意識不濃厚,他指出,八九民運起於民眾悼念胡耀邦,當《人民日報》發表「四二六社論」定性他們是反革命後,他們又要求中央「平反」他們不是反革命、要中央認同他們是「愛國民主運動」,是擁護共產黨的;故此,這「天安門三君子」就被學生交給公安。陳浩天認為,既然整天有人說要繼承八九民運精神,不如先搞清楚所謂「精神」是甚麼。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為八九民運中的學生辯護,回應陳浩天批評八九民運學生將潑污毛澤東像的「天安門三君子」送交公安,李卓人認為,要顧及當年中國資訊十分封閉,學生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亦對民主認識有限。

 

練乙錚:六四與「民主」未必有大關係

 

練乙錚稱,他也提出一個刺激討論的「離經叛道」的看法,就是六四和民主未必有大關係;他認為,當時中國改革開放不久,民眾對民主不太理解;而八九民運的發生,是因為「反官倒」,要新聞自由;故此,八九民運其實是爭取自由,並非爭取民主。他認為,從共產黨的文宣或洗腦教育材料中,共產黨把民主詮釋為資產階級民主,而共產黨平時把民主是解作七嘴八舌各有意見,由共產黨將這些意見統一集中,為「民主集中」。而共產黨亦有所謂「黨內民主」,意思是黨員可以在黨內發表意見。

 

練乙錚:六四晚會及支聯會應「開放」給本土青年
效法蔣經國將中華民國政權開放給台灣人

練乙錚又稱,支聯會可把綱領定得更空泛和抽象,以容納更多年輕人,尤其是本土青年。可考慮改口號為:「紀念六四死難,警惕六四屠城」,而這個「城」既可以是指北京,也可以指香港。

練乙錚問支聯會能不能像蔣經國一樣,將支聯會和六四晚會開放給本土派年青人?練以台灣中華民國前總統蔣經國為例,練稱,蔣經國明知開放政權的後果,是台灣一定會走向本土、台獨,但蔣經國仍然將政權開放給台灣人(史稱「催台青」);他指出,既然香港的本土派青年,沒有興趣推翻中國的專政;那麼支聯會和六四晚會能不能讓本土派參與?

對於練乙錚的建議,李卓人則回應:「歡迎陳浩天加入支聯會。」

 

會後,李卓人回應其他記者詢問,他認為本土派和支聯會之間,大家可尋找最大公約數,大家的共同點都是痛恨專制,是可以合作的。李卓人稱,六四晚會的形式、口號可以隨時代而變,但綱領尤其是「建設民主中國」是不能變的。

 

練乙錚:今年七一應讓「特殊政治犯」帶頭

練乙錚並呼籲民主派今年七一遊行讓「特殊政治犯」帶頭,相信夠震撼號召年青人上街,令年青人與傳統參加遊行的人士團結。

本報在會後就此專訪練乙錚教授,練乙錚教授提議,今年「七一大遊行」由「特殊政治犯」帶頭,認為可以同時團結年輕人以及傳統參與七一遊行的人士。

練乙錚教授認為,香港傳統媒體對「特殊政治犯」關注並不足夠,故導致市民對事情印象模糊。

練乙錚解釋,香港的「特殊政治犯」,是因為行政權濫用法律而受害,與一般外國的政治犯不同,外國政治犯通常是因為行政與司法勾結而受逼害,但香港司法人員仍有努力保持司法獨立,然而,香港繼承了港英時代的惡法,這些惡法沒有在主權移交時處理,可能是中共「深謀遠慮」,這些惡法在今日終於「派上用場」。練乙錚希望香港人可以積極反對惡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