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演講】梁天琦:香港與中國官方民族主義的鬥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記者:梁玉熹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昨日(十二日)於英國劍橋大學發表英語演講,回顧從政歷程,再提出香港近年來的反對運動,本質上是對抗中國官方民族主義的鬥爭。

赴哈佛進修 希望增進知識、理解香港

梁天琦首先回顧自己從政歷程,從雨傘革命開始參加社運,後來成為本土派(localist)一員,加入本土民主前線;參加立法會補選,於旺角魚蛋革命後的選舉中高票落選;當他以為自己能順利在接下來的二零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成為議員時,他被特區政府審查政見,簽署「確認書」後,仍被剝奪參選資格,梁天琦稱自己十分失望;而他支持政見立場一致的盟友參選立法會,雖然其中二人(即梁頌恆、游蕙禎)成功晉身立法會議員,但隨即又被剝奪議員資格。梁天琦說,他再次感到十分失望。失望之餘,梁天琦赴美國哈佛大學深造,希望能透徹理解香港的處境及尋找香港政治的出路。梁天琦稱,香港的前途一直被他人決定,香港人以前沒有機會,但現在有機會嗎?

 

梁天琦稱目前香港反對聲音被政權進一步鎮壓,包括他自己在內,都面對訴訟;而且不論示威者是否和平抗爭,都一樣被政權控告,最近一次反對中國人大釋法的抗爭中,亦有人因此被檢控。至於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已有三人被判囚三年,一人被判囚四年九個月。

 

香港近年反對運動是對抗中國官方民族主義的鬥爭

梁天琦問觀眾,這些人為甚麼要站出來抵抗(resist)?他思考了很久,他認為香港近年來的反對運動,本質上是對抗中國官方民族主義的鬥爭(a struggle against the official Chinese nationalism)。

 

例如二零一二年黃之鋒領導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又例如二零一四年的雨傘革命,除了爭取民主,亦是反對中國人大的「八三一」決定,中國人大正是以「香港特首必須愛國愛港」為由,對香港特首普選設下限制,變相由北京篩選。到二零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出現「確認書」,要對每個參選人進行政治篩選;而「確認書」正是要確認參選人「愛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民族主義

梁天琦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政權是靠「官方民族主義」來維繫,這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基礎(bedrock)。梁天琦說他曾在哈佛與一些中國交換生、中國學者傾談,當談及民主制度時,對方通常稱,民主可能會令中國政府變弱,令中國不穩,國家社會亦有可能變得混亂,外國勢力則可能乘機再次入侵中國,令中國人民受苦。

 

梁稱,在中國人這類說法背後的心態(sentiment),其實是所謂「百年屈辱(a century of humiliation)」的記憶所造成,這即是中國人常說「一八四二年起中國備受外國欺凌」的「歷史」。中國學校在教這種歷史,這種歷史給予中共政權合法性。只要中國政府維持強大,維持中國的統一、富裕、強大軍隊,最好還展現出一些向外擴張的態勢,人民就會接受這種政府,不論它有多專制。

 

這種至高無上、無比重要的官方民族主義與中國經濟增長一同維繫中共政權。一方面,在這種官方民族主義底下,香港一八四二年至一九九七年的殖民歷史被視作是中國的屈辱;另一方面,在全中國範圍中,藉著政治和經濟的集中化來統治中國,是中共的國策,香港自然不是例外,中共當然不能接受任何人以「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反對中國共產黨對香港的權威;中共眼中「一國」一定比「兩制」重要。

 

「本土主義就是自己為自己的歷史發言」

梁天琦認為,香港的本土主義,是對於全球化的回應,包括反對中國同化、反抗中央集權、維繫本土特色、以本土視角看歷史。梁天琦認為本土史觀尤為重要,例如一般官方說法稱,香港人歡天喜地迎接「回歸中國」,但是若翻查各項史料、舊報紙、尋找史實,會發現並非如此,香港人當年並不希望主權移交中國。梁天琦說:「本土主義就是自己為自己的歷史發言。」

 

梁天琦然後提到最近香港有關六四的討論。他說他感到十分奇怪,一方面何君堯對「平反六四議案」提下贊成票,另一方面中大學生會發聲明稱不再悼念六四。他說他理解香港反對陣營對於六四有幾種不同立場,有人基於愛中國而紀念六四、有人基於人道主義、有人基於本土立場;而他認為不去維園是可接受的,除了單純去紀念六四之外,其實更重要的是去反省,六四對於香港,究竟意味著甚麼。但梁天琦補充,他認為六四的意義是個人對抗權力、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故此不可以忘記六四。

 

梁天琦說,不論如何,在香港近年圍繞六四的不同爭論背後,有一種強大的情感(huge sentiment)。這種情感來自於香港人經受著更嚴重的壓逼和更大的屈辱,這種情感迸發出抗爭,也激發出香港獨立等激進訴求。

 

廿三條再次逼近

梁天琦說,我們要小心中國政府在利用我們的情感;即使我們是想做好事,但中共在利用我們的憤怒去為它自己的目的去服務;中共正以「國家安全」之名來如此行事。梁天琦認為,「廿三條」正再次逼近。廿三條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進一步收緊,新增條文中,大幅收緊對於香港人與外國的來往,梁天琦說,萬一成功立法,可能連出席外國國會聽證會,甚至連舉辦這個在大學的交流會也會違反廿三條。

 

香港過往由別人來決定 我們今日是時候行動

梁天琦說,香港人常常身不由主,香港的命運、香港的歷史常由別人來決定;現在已經是二零一七年,離二零四七年還有三十年,我們是時候行動,要有自己的論述、掌握自己的話語權,只有如此,我們香港人的身份才不致被毀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