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六四、九二八與二零四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Local Press、Studio Incendo/flickr

English version “89.6.4, 9.28 and 2047” by Chapman Chen

中共犯下無數滔天罪行,例如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不過其中小菜一碟。據歷史學家夏理大及張戎(二零零五)《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Jon Halliday and Jung Chan (2005),Mao: The Unknown Story),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共一共害死七千萬中國人,相形之下,六四屠城簡直小巫見大巫。當年六四對香港人的教訓係:中國無望(將最後一批良心國民殺清);香港自救(自治自立,港中區隔)。時至今日,正如Joel Lau在面書指出,中共港共如何卑污,根本毋須六四提醒港人。三年前的九二八經已是港人的六四。當晚,警察身為國家鎮壓機器,港共狼蠅爪牙,經已差不多要殺人「平亂」。到了舊年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港共公安直情開槍鎮壓。

今日雖係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但二零四六經已提早來臨(2047 is NOW),一國一制近在眉睫。北京《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研討會,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強調,香港政治體制並非三權分立,而是行政主導,統治團隊須由愛國人士組成。格外重視和切實加強對香港青少年的國情教育和法治教育(即洗腦教育)。

華盛頓大學社會學榮譽退休教授Michael Hechter(1999: 16)將內部殖民定義如下:邊緣與中央關係不平等,被迫依賴中央經濟和政治。邊緣與中央亦有基本文化衝突,通常為語言、宗教。

中共近年加劇內部殖民香港,衛生:毒菜、毒肉、毒水、毒空氣不斷襲港,彷彿要種族清洗香港人。人口政策:不斷向香港輸出大量劣質新移民,置換港血,二零一六年,共有五萬七千四百名中國新移民來港,較二零一五年激增近五成,創下十六年新高。經濟:操控香港金融、樓市、傳媒、基建,令民間自由縮窄,貧無立錐之地。政治:干預香港特首、立法會選舉、任意DQ異見民選議員;利用公安惡法,迫害異見人士;跨境綁架香港人,如李波、林榮基,以及留港大陸人,如肖建華。文化:港共威逼利誘香港中小學普教中,消滅香港粵語文化。

二十八年前北京民運學生,為民主自由而犧牲,當然值得尊敬同情。然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凡事有緩急輕重,香港水浸眼眉,當務之急,當然並非乞求法西斯政權,「平反」二十八年前千里之外發生的慘案,而係應付目前真實亡族危機,保衛大香港,堅持港人治港,本地優先,增加共黨統治成本,使其難於迅速吞噬香港,同時引起國際關注港共中共治港,如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中英聯合聲明、港美關係法及基本法,令國際社會知悉香港已淪為中共次殖民地,人權備受踐踏,包括選舉權、參選權、言論集會結社自由、母語教育權、人身安全等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