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逸飛:林鄭未來五年須防香港淪為大陸貪官避難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hil Wiffe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香港電台截圖

文:May Tam

香港主權移交至中共政權二十周年倒數中,全城輿情紛沓。本地資深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岑逸飛從歷史哲學的角度,為香港的發展前景建言,認為香港可參考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提出對文明發展遇上的挑戰作出回應,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而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應追溯「一國兩制」設計人鄧小平的原構思框架,多起用「中間派人士」管治香港。

同時,岑逸飛亦對林鄭月娥未來五年的管治,預示了一項重要工作:「讓香港不會淪為內地(中國)貪官的避難所」。

岑逸飛於一九四五年出生於中國,童年時在澳門接受教育,十一歲來香港,中學畢業於皇仁書院,隨後升讀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歷經香港二次大戰後的貧困社會,見證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談判,以至香港主權移交中共政府等歷程。他為資深傳媒人、時事及文化評論員,過去數十年從事報章編輯、專欄作家和主筆、電視及電台節目主持人,例如在《信報》和《明報》撰寫專欄近二十年,於商業電台主持《時事分析》節目十多年。他亦詳研《易經》,曾以此預測時局。

岑逸飛上周五(六月二十三日)在中大專業進修學院主辦的歷史講座,任演講嘉賓,以「從歷史哲學看香港的發展」為題與年青學子分享見解。

從歷史哲學研究不同文明體系的興衰

他先闡釋歷史哲學如何區別於歷史學:歷史哲學從宏觀角度出發,以哲學形式研究人類歷史進程的一般性規律,以鑑古知今。歷史哲學看歷史不只是過去發生的事,而是從人怎樣去看待歷史,來認識歷史與人的關係。

他舉出了中外十一位學者或學派的歷史哲學理論,然後選取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的學術框架,來審視香港歷史及展望未來發展。

岑逸飛介紹,湯因比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而目睹人類災難後,致力研究人類文明史,探索多近三十個族群的文明興衰,包括埃及、敍利亞、印度和中華等文明體,歸納出文明的發展規律是「挑戰和回應」,即一個文明體系如果面對挑戰而回應失當,文明便會衰落,甚至消亡。湯因比以中華文明為例,指出滿清政府回應西方的挑戰時,心存驕傲,國力遂由盛轉衰。

岑逸飛用了至少四十張簡報影片(PPT)向台下年青聽眾重溫香港歷史,由一八四二年香港因鴉片戰爭遭割讓予英國成為殖民地,至去年農曆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的「魚蛋革命」等歷程一一細數,舉出今天香港面對眾多的挑戰如:「思想的領導、行為的模式、思潮的轉化、人際的關係、倫理道德的建立,都需要重新來面對」。

香港未來面對大陸的挑戰四種回應選項

他接續指出,香港未來發展,其實是要面對從大陸而來的挑戰:「如果香港人不知如何回應大陸的挑戰,(香港)就會變成『一國一制』,變深圳。」。

岑逸飛介紹湯因比指出了不同文明體系,大概有四個應對挑戰的方法:
1 倒退回過去
2 對未來產生白日夢式的憧憬
3 封閉自己,以神秘經驗處理挑戰帶來的衝激
4 面對危機,把危機轉化成有利於未來發展的元素

就香港如何回應大陸的挑戰,岑逸飛認為近年冒起的「歸英」、「永續基本法」及「港獨」主張,均不可取或不可行。他說:歸英屬於第1種「倒退回過去」的回應法;而永續基本法和港獨屬於第2種「白日夢式的憧憬」,根本沒有可能。

他估計要大陸「再續」基本法尚且困難,「永續」更不可能。港獨也屬妄想,單是香港供水不能自給要靠中國大陸就可見一斑。香港與星加坡不同,星加坡當年是被馬來西亞政府驅逐出聯邦,怕紛爭惡化而被迫獨立,反觀香港,中共政府根本不怕港人搞事,港獨除非得其批准,否則港獨不可能發生,因為一旦有「港獨」,台灣、西藏和新疆等地也會紛紛獨立,中共絕不容許。

返回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框架及守住香港核心價值

岑逸飛認為上述第4個回應方法最為可取,他按此原則提出港人的回應有兩個方法。第一是返回前中共領導人、一國兩制的設計者鄧小平對一國兩制的構思原意;第二是捍衛香港的「人權、透明、多元包容、尊重個人」等核心價值。

他指出,香港和大陸都應像歌曲《獅子山下》曲詞說的「拋開心中矛盾」。要雙贏,不搞對立,因為香港若對抗中共,猶如以卵擊石。

岑逸飛認為歸根究底須回到鄧小平如何說及一國兩制的構思,以此為標準跟大陸爭取,因為連「習近平(現任中共最高領袖、中國國家主席)都不會違背鄧小平的說話……當年鄧小平承諾過甚麼?現在連(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似乎也忘記鄧曾說過甚麼,她應以鄧小平的說話為港人力爭」。

岑逸飛特別提及一段鄧小平關於由誰人來管治香港的講話,應多是「中間派」人:「港人治港不會變,由香港人推選出來管理香港的人……選擇這種人,左翼的當然要有,儘量少些,也要有點右的人,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刊於《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岑認為林鄭月娥在組其班子時,也不應只想及建制派或民主派,而應多用「中間派」人。

他認為,如果林鄭月娥能以鄧小平的說話向北京政府力爭,她就可以有更大的自主空間。

財政司司長職位尤重要,因涉及內地利益集團

岑又在講座上提及紅色資金在港左右樓市股市的情況,在答問環節,回應記者問及港人回應大陸挑戰還有甚麼其他選項時,說:「香港意識形態已淪陷,林鄭在未來五年的挑戰是:如何令香港不至於淪為內地(中國)貪官的避難所……不至出現內地和香港的貪污集團結合,令香港成為一個貪污後欄。」

他並指出,未來由陳茂波擔任的財政司司長職位尤為重要,因為此職位涉及中國利益集團,須提防中國的利益集團利用香港,而且這個職位掌管著三萬多億港元的外滙儲備九千多億港元的財政儲備

在守護香港核心價值方面,岑逸飛找出二零零四年香港近三百名各界專業人士(發起人是現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曾在報章聯署的一項「香港核心價值宣言」,指出香港的核心價值為:
自由民主、人權法治
  公平公義、和平仁愛
  誠信透明、多元包容
  尊重個人、恪守專業

岑指出中國大陸也有其核心價值的說法,引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前中共領袖胡錦濤在中共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出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為: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岑逸飛說,表面上中港兩地的兩套核心價值差不多,但他詳細比較後重點找出香港有而中國沒提的核心價值元素,認為這組元素正是香港人回應中國挑戰時需要捍衛的價值:
人權/透明/多元包容/尊重個人

會後岑逸飛應記者之邀攀談一會,再次指出回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解說將是港人出路。

回應鄧小平一國兩制框架講話可能引發的社會爭議

記者嘗試從當下的香港民情,審視岑在講座上簡報影片引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講話,分析當中可能出現的社會爭議:

1. 雨傘革命前後,一直有港人認為香港人應有份參與決定自身前途,可說是「自決」思維,前民主黨主席劉慧卿亦早於一九八零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期間,提出港人自決的觀念。另有顯著聲音指基本法的制訂沒有港人廣泛參與,不代表港人意願。以此民情思維回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原構想講話,以鄧小平意願為依歸,應難令談及自決或港人意願優先的港人接受,特別是年青人。

2. 簡報影片引述鄧言:「未來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愛國者的 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刊於《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當中,「愛國者」一詞 在香港備受爭議,問題在如何定義和誰來定義「愛國」。中國國務院於二零一四年發表有關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白皮書中,也重提鄧小平這個「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概念,並進一步解讀這班「愛國」的「治港者」要包括「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隨即引起香港社會反彈,指此概念破壞了香港司法獨立的核心價值

3.  簡報影片引述鄧言中共對一國兩制的承諾會守信用:「聯合聲明確定的內容肯定是不會變的。我們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即使在過去的動亂年代,在國際上說話也是算數的。講信義是我們民族的傳統,不是我們這一代才有的。這也體現出我們古老大國的風度,泱泱大國嘛。」(刊於《鄧小平文選》第三卷

此可能出現的爭議點在於:香港人對中央的信任問題自中英談判至今三十多年一直沒有褪去,學術民調亦恒常量度香港人對北京政府的信任度。雨傘革命前後,有時事評論員引述曾掌管香港事務的前中共官員魯平曾於一九九三年時說過,在二零零八年後:「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然而其後,中國國務院於二零一四年發表有關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白皮書則出現一些中共過去對一國兩制和香港普選從未有過的詮釋:「(香港的)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及「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制度必須符合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另外,對於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執政以來的守信問題常是學者、評論員和民間的話題,例如曾參與一九八九民運的中國作家笑蜀,就曾著書《歷史的先聲:半世紀前的莊嚴承諾》,搜尋中國共產黨在執政前曾承諾過的民主實踐及出其後的背諾情況。另一個承諾不兌現的典型例子是中共政府在一九五六年發動「雙百方針」(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政治運動,鼓勵知識分子就其施政建言,承諾「言者無罪,聞者足戒」,但其後政策逆轉為「反右運動」,數以十萬計建言的知識分子遭清算。

以上引出的問題是:即使回到鄧小平的講話,港人仍否相信北京守諾是一大疑問。

4.  簡報影片引述鄧言有關香港五十年不變及中央不干預香港事務之說:「我們在協定中說,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再說,變也並不都是壞事,有的變是好事,問題是變什麼……所以不要籠統地說怕變。如果有什麼要變,一定是變得更好,更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發展。有些人擔心干預。不能籠統地擔心干預,有些干預是必要的。要看這些干預是有利於香港人的利益,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而不會損害香港人的利益。」(原刊於《鄧小平文選》第三卷

可能引發的爭議點就是:一國兩制究竟是會變還是不會變?中國政府能不能、應不應干預香港?而近年被指干預的事情,在港人看來是否符合香港人的利益?

根據基本法承諾的香港高度自治實踐,除國防和外交事務外,其他事務都屬香港的自治範圍,二十二條共五款規定了中國政府不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如第一款說:「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但近年情況有見國防外交以外的事務,已在中國政府管治中,例如中聯辦介入香港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被指為「西環治港」。對此,中國法律學者宋小莊曾在北京喉舌報《大公報》撰文解釋基本法,題為《香港選舉涉及中央和特區關係》,指出香港選舉不屬其自治範圍,又論述「中央和中央政府各部門的含義是不同的」,指中聯辦「不是中央政府各部門包括港澳辦的駐港機構」,因此它對香港的選舉事務進行「關注」。

由此看來,諸如這類中港兩地對基本法的解釋分歧、彼此欠缺信任心存疑慮,即使回歸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講話,香港社會的爭議也許仍會沒完沒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