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准添馬集會 今年禁鐘樓集會 陳浩天:「香港惡化速度非常之快,上年能夠做既事情,今年未必可以再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民族黨計劃周五(六月三十日)在尖沙咀鐘樓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晚會,不過警方已發出「禁止公眾集會通知」,對比去年八月在添馬公園舉行逾萬人的「捍衛民主・香港獨立」集會,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昨晚(廿八日)接受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專訪時表示,「香港惡化速度非常之快,上年能夠做既事情,今年未必可以再做」,所以在上次集會已講過「這次集會可能是香港民族黨最後一次集會」。

在Century 22 Media Group與本土新聞聯播的專訪系列的首集,陳浩天接受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的專訪。陳浩天表示,昨日到警署收到「禁止公眾集會通知」。他說,如果當日繼續集會的話,就會違反公安條例,可能會被視為非法集會。他指,由於警方發出「禁止公眾集會通知」,若繼續宣傳這個集會也可能觸犯法例。

梁文韜問到為何去年可以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而今次則被禁止,陳浩天說,去年添馬集會警方並沒有反對,相信是因當時有多名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引起很多人不滿,群情洶湧,有幾千人準備走上街頭的時候,所以警方唯有讓民族黨舉行集會,因為若禁止集會,可能會釀成更嚴重的衝突。他表示,「香港惡化速度非常之快,上年能夠做既事情,今年未必可以再做」,所以在上次集會已講過「這次集會可能是香港民族黨最後一次集會」。

梁文韜提到若六月三十日警方禁止集會,會否擔心出現衝突?陳浩天表示,希望進行和平集會,完全無意思要進行違法或傷害其他人的事情。至於到時會否出現衝突,陳浩天說,很難講,因為每一次衝突都是由警察引起。他指,會堅守一個原則,就是保護自己,但若被人暴動侵犯,一定會作出自衛。

梁文韜問為何要和平非暴力,陳浩天說,要視乎時機,一定要有策略,若只有五百人參與,警方則有幾千人的時候,嘗試進行衝擊的話根本沒有勝算。他表示,自己作為一個領袖,不能夠將自己的支持者推向很危險的地方,因為受傷害或犧牲的是其支持者,所以自己一定要負上責任,不能夠輕率叫支持者進行暴力抗爭。

陳浩天說,雖然現時被禁止集會,若繼續進行集會的話,自己很大機會被捕,面臨法律上的風險,但認為這件事是一定要堅持,因為這是涉及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是基本的人權,如果連這些細小的抗爭都無法堅持的話,很難走得更遠,所以會堅持。他表示,因為當日會有很多來自各地的傳媒到香港,所以要把握這個機會去表達意見。

陳浩天指二十年前的七月一日,香港由一個文明的政權——英國的手上,交到去一個非常殘暴的極權—中國共產黨手上,所以並不是回歸,也不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而是淪陷的日子,二十年來很多香港人親身經歷淪陷之後的生活是何等痛苦,所以要舉辦悼念香港淪陷二十年晚會。他說,基本法是將一個殖民體制保存下來變成明文憲法,只不過宗主國由英國轉為中國共產黨,體制上沒有改變,但中國用不同手段去殖民香港,例如中國人移民到香港的人數,香港政府並不能控制,只是諮詢角色,並且在教育上嘗試推行愛中國教育、簡體字教育和用普通話教中文,希望在不同方面消滅香港人的特性變成與中國人一樣,所以在其眼中絕對是殖民,「一國兩制」只不過是將「殖民」換另一個較好聽的名稱。他表示並不是擁抱殖民主義,只是在對比之下,英國給香港帶來先進制度、普通法制度、廉潔文化等,令香港從中得到制度上的改善,香港人只是懷念當年香港人身份的驕傲,而不是懷念殖民者。

相關報道:
警禁舉行晚會 民族黨斥政府以政治主張禁止集會 將提上訴和按原定計劃舉行集會
警方禁民族黨悼念港淪陷晚會 指港獨綱領不符基本法 有理由相信團體不能控制集會參與者可能有違法行為
尖沙咀鐘樓「封哂」維修無得搞悼淪陷廿周年集會? 陳浩天:「照搞集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