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要和粵澳一起發展,就要放棄一國兩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說要搞粵港澳大灣區,香港的親中權貴和整個殖民政府就落力宣傳,同時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放話,如果一國兩制實行得不好,「走樣變形」、威脅到中國體制,有關安排就無法繼續,有威脅取消一國兩制的意思。

其實中國磨拳擦掌要融合粵港澳,就像他們多年前的「開發大西北」、上海自由貿易區取代香港之類,或者現在說的亞投行、一帶一路、自主航空母艦之類,永遠都是雷聲很大,真的出來的東西沒有說的百份之一。

更大的問題是,這兩個說法其實真是絕配。不用威脅取消一國兩制,要搞大灣區融合粵港澳,就要取消一國兩制。中國制度和香港制度碰撞的時候,誰讓誰?那當然是國家的那個制,要大過香港那一制。香港有任何「特權」、例外安排,廣東省珠三角那幾個地方的政府就會問,為甚麼香港有特權,要我們遷就?

意識形態固然不同,就算是能不能食狗肉,都不一樣;要真的談得上實事實功的發展,香港那一制,就是阻礙,而不是好處。不要再像民主回歸派以及綏靖派那樣,苦口婆心說甚麼香港的法律、金融、社會制度,對於中國好,應該採用。沒有,中國過去二十年沒有採用,今後也不會採用,人家不傾情。無論是事務上的做法,或者腦中的意識形態,都沒有一種能影響中國,中國現在要展現的是「制度自信」。

粵港澳撞在一起的時候,不可能是香港佔主導地位,因為中國方面會拿出「國家」來壓,謀取自己的地方利益。要講制度自信的時候,其實就是制度無自信,在廣義的「西方」面前,要百般閃避和提防入侵。當香港那場不成功的雨傘佔領,也會被中國詮釋成疑似顏色革命,當他們要和香港一起搞甚麼的時候,又為甚麼會給你主導,用你的制度和做法?

要一起建設,就要放棄「一國兩制」。等於郭富城要娶一個年輕的大陸妻子,賺的錢主要是人民幣,他就肯定是中國化,而不可能「用優良香港制度文化反攻中國」。過去香港人就是一廂情願,覺得可以做婊子,又拿貞節牌坊。事實上做婊子和拿貞節牌坊,你只能選擇一樣,有時兩樣都沒有。你不可能又要財源滾滾,又要一國兩制。

一條中國的高鐵來到,香港就要用過千億(這個錢可以足夠搞太空長程旅行科研)去接駁一條「低速高鐵」,而中國關員在香港土地上執法將違反《基本法》安排,但不違反就無法體現中國的「主權」。這當然很弔詭,但中國的沙文大一統心態,不會容許他們受香港的制度元素入侵。

他們一定會選擇香港將高鐵站割讓給他們,然後實施完整的中國法律和控制,他們不可能為了遷就香港,就將中國每個可以接通香港的高鐵站,實施香港法律,派駐香港關員和法律專家去指導中國出入境人員做事,不可能是不是?

那麼更大型的合作,粵港澳大灣區,又怎可能做得到?如果要真做,那就要廢除「一國兩制」,或者香港吞併粵澳,但基於中國的華夷之辯,中國是華,香港是夷(無論你們做多少學術研究和論述,去說明香港的做法有多好,或者鞭韃中國的那一套有多壞),沒有華變於夷的道理。很可惜,一直以來香港以為自己是高級華人,以為去過外國讀書旅遊就很知道狀況,以為自己那一套是華,中國人沒有理由不接受;香港人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tive,中國人說的。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