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從一項學術研究省思香港的經濟前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Barbara Willi/flickr、May Tam

報道、攝影:May Tam

由中國倡導、橫跨近六十個國家的浩博經濟宏圖「一帶一路」計劃,五月十四、十五日在北京滙聚世界元首,以耀目的外交排場展卷續航。這計劃自二零一三年提出以來,中港兩地的官方和社會主流論述,都指計劃將為香港帶來重大商機,香港能發揮中外聯繫人的作用,重頭受惠首推協助融資的金融業,令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前景更亮麗,其次裨益基建及與金融相關的專業如法律、會計等。

在上述的北京盛事,即「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行的前夕,五月十三日,恰巧一本研究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發展前景的英文學術著作《Hong Kong’s Global Financial Centre and China’s Development: Changing Roles and Future Prospects》(中譯:香港全球金融中心與中國的發展:轉變中的角色及前景)舉行新書發布會。研究專注香港金融業對中國經濟發展所起的作用(主要協助國內企業融資),探討如何維持和強化金融中心的地位。整體而言,研究透出的景象是美好的。

主流預期: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前景亮麗

是項研究透過政府的策略性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於二零一一至一四年間進行,研究員為三位本港財經學者張仁良教授、胡志強教授及鄭毓盛博士。他們訪問了金融界先導人物如鄭慕智、梁錦松、李家祥等多人;又以問卷調查方式了解金融及相關業務(如法律、會計)的本地企業的意見,找出利好和窒礙他們業務的因素;亦以問卷訪問中資企業,了解香港可以在哪方面裨益其業務。

作者之一張仁良教授(亦為香港教育大學校長)當日出席新書發布會,簡介研究所得,並與在場人士對談香港金融業及經濟前景。以下綜合張教授所言:

*研究顯示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世界排名徘徊於第三、四位。香港此一地位在中國經濟體系內很重要,作為中介人協助國內企業集資。過去重點協助中資企業將資金轉入中國,近年趨向把中國資金帶出來。

*香港金融業的良好監管操作成為一大優勢,是上海和北京等城市所不及,而良好的監管文化帶動了來港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國企)大大提升公司管治水平。國企自一九九三年來港上市至今逾二十年,在全港四類企業(藍籌股企業、香港大型企業、國企及紅籌股企業)中,國企的公司管治水平從二零零三年排行榜末,攀升至二零一零年居首,甚至跑贏藍籌企業,在披露企業資料方面較香港企業更優勝。

香港金融業的良好監管操作乃生機所在

*正因中國金融體系規管欠善,便給予香港監管良好的金融業有發展空間。

*研究顯示,本港業界認為利好業務的因素是有良好人才,而窒礙業務的因素是昂貴租金。在港的中資企業認為香港最能裨益他們業務的,是法律制度和人才。決策者宜聆聽這些業界意見。

*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加快,其成為各國央行投資貨幣的趨勢已成形,有利香港經濟。

*被問及有外媒強烈質疑一帶一路能否成功,令人看淡香港作為融資角色的前景,張教授指,二十多年前中國國企來港上市時,人們都是看淡;風險是必然存在,越高回報,風險越大。一帶一路是中國解決產能過盛的舉措,將輸出產品換錢,有了錢後自對金融業務有需求,香港便從中獲利,投資者是「願者上釣」,惟市場監管者必須保障小投資者利益。

*對未來金融業及經濟發展的忠告:金融發展需多元化,現時在港上市的中資企業市值佔港股達六、七成之高,香港應努力游說其他國家來港,避免「把所有雞蛋放在一籃子裏」;金融市場發展應重質不重量;應發展債券市場;作為香港經濟支柱之一的金融和地產業應繼續發展,但同時經濟活動要多元化。

縱有疑慮,前景預期是美好的。

但香港業界、不同持份者又怎樣想?

若再深思,毫無質疑地全情投入全球化主流經濟的發展潮流中,是否一條最光明的路?

部分業界疑慮:已有基金經理擬移民台灣或星加坡

曾是「佔中十死士」之一、「佔中金融組」核心成員的本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回應說,香港未來三十年的金融發展,不能不看政治:「我看到很多公司要將人民幣換成美元,那些錢必須要離開大陸,有些是合法,有些不合法……(中共)十九大進行權力交接,(內地)証監會的阿頭落馬 ,許多不確定因素。」

「從香港金融人的角度看,香港原有三權分立的制度現要遷就內地,你(中共)話點就點,例如人大釋法……香港的防護網將會有幾好?現在又話要為廿三條 立法。金融人害怕若發聲批判,便受文字獄。」

在這種政治氣氛下,錢志健表示現已有基金界人士計劃移民台灣或星加坡,因為台灣是民主地方;而去星加坡是為了其規管仍穩妥:「只要你fit and proper(是適當人選),就可以取牌。我們擔心將來香港的監管文化內地化,變成分餅仔。」

世界發展潮流:另類經濟興起中

撇開香港四大經濟支柱之一的金融業 前景利淡的估算,其實,最新的世界發展潮流中,在西方、香港、中國內地以至發展中國家,已然出現一股逆流,強烈質疑高舉以資本利潤為最大追求目標的主流經濟模式,或可說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經濟體系。這種體系追求無止盡的經濟增長,透過不斷消費推高生產總值,而要確保消費持續不衰,便要依託借貸和負債的金融業,形成一種虛擬經濟。金融業被質疑能否惠及整體社會各階層,且莫說其泡沫本質引致過去三十多年來多場全球金融災禍。

香港的主流經濟正是上述體系。

對應問題,全球已出現了各種「另類經濟」的實驗運動(包括本土經濟、社區經濟、共享經濟等),其特色包括否定金錢或資本在經濟運作中的獨大地位,強調金錢以外元素,如人際互助和社區關係;回歸本土,強調經濟規模小而美,反壟斷;保障小生產者利益,重視平均分享利潤;尊重大自然,保護生態,扭轉主流經濟為追求永續增長而造成環境災難的局面。亦是這股逆流,引發了近年香港年青人一波波的「反發展」浪潮,喊出復育農業、保育傳統的聲音。

被記者問及另類經濟的世界逆流,張仁良教授指競爭力的權威學者、哈佛商學院教授米高•波特(Michael Porter)由過去強調企業要賺盡錢的取向,轉而談及「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賺錢再不是企業的唯一目標,企業也要協助應對社會問題。但張教授卻不同意香港實行本土經濟,他說那只是「關起閘來,塘水滾塘魚」。

民間:香港人口規模足以搞撥本土經濟的活力

專注研究另類經濟、並於近年在港推動實踐另類經濟模式的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鄒崇銘,就指出本土經濟的可行,認為香港七百萬人口實能提供足夠的經濟規模,產業之間互相幫襯,就有經濟動力。他指主流經濟每每講錢(資本)才有經濟效益,但近年草根階層的擺地攤和天光墟活動(多區弱勢社群在天亮前銷售二手物品、本地農產品或日用品等)一樣有經濟效益,只是他們不參與以金錢為本的全球化遊戲。

鄒崇銘說,在主流經濟透過發展金融基建等面向大中華市場的對外型模式,涉及的交易額(如股市及外匯價格的上落)動輒幾百億元,但不知數字是實或虛,多少只是賬面而非實質效益?而類似一帶一路帶來的經濟效益亦不知有多少裨益工商百業和各階層,當中仍有財富集中的問題。提倡面向本土,是對應市民日常生活所需,解決本土之內的生計問題。本土經濟搞撥的動力還能增強一個地方的抗逆力,他以美國一些城市為例,以單一產業如生產汽車維生,一旦市場逆轉即「死」。

另類經濟參與者已由弱勢社群擴至中產

另類經濟在港的興起可追溯至二零零零年前後,在亞洲金融風暴及樓市爆破下,全城陷於愁雲慘霧中。服務基層的聖雅各福群會率先在二零零一年試推「社區經濟互助計劃」,解決灣仔區內弱勢街坊的貧困問題,活動之一是以時間(而非金錢)作為物品或服務交易媒介的「時分卷」計劃,不單為參與者帶來物質生活的改善,更加強了社區凝聚力,參加者因自身擁有的技能得以發揮而重獲自信心和勞動尊嚴。

該計劃至今實行達十六年,參加者由草根人士顯著地擴至中產階層。該計劃項目主管鄭淑貞回應筆者查詢時指出,二零零八年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引發全球金融海嘯,明顯多了中產階層參加計劃,中產會員已由最初的一成,增至現時的一半。

現時在香港實踐的另類經濟模式多樣而創新,除了時分卷這種社區貨幣嘗試,還有如合作社、各類市集(如本土農場市集)、社會企業及公平貿易等。許多人以為另類經濟是種吃不飽的作業,事實是不少這類企業都生意滔滔,養活了持份者並實踐到特定的社會價值。

政府如何回應當下潮流?

在當下的主流經濟中,筆者認識的一些高階專業人士如大律師及心理治療師,都因天價樓市而成無殼蝸牛;最近,有新聞報道指未來的資訊科技將能取代專業人員如醫生、會計師等的部分工作,令業界減省人力成本;每逢經濟滑坡,銀行界總不免裁員數以百計。在構想和探索香港經濟前景時,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是否應該有一個專責小組,研究另類經濟的效益及其在香港發展的現況,以追上世界潮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