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去Hidden Agenda拉人,要配備防暴裝備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Daniel Wu

為甚麼要用防暴軍裝去Hidden Agenda(HA)拉人,想像一下那些指揮官、技術官僚,他們平時的音樂活動,可能就是陪老婆去紅館看容祖兒,HA對於弱不禁風,動不動就倒地罵人襲警的特區警察而言,可能是龍潭虎穴,你地無做錯到。你問街上的人,他們都會覺得只是一宗警察搗破三教九流之地,阻止廢青搞搞震的平常事。

殘舊的工業大廈,長頭髮的死廢青,幽暗玄幻的燈光,深夜聚集的群眾,全部就是帶來治安問題的意象。還有煙味、大麻味,不是西裝筆挺的交響樂團,沒有高雅文化的意象包裝,也沒有驚人的門票和投資數字。大驚小怪的他們,大喊:啊啊啊他們很多都有紋身。

警察自覺是那個玻璃外牆政府總部的一部份,他們也有「正常人」的想像,我想警察不會明白為甚麼有人要在這種地方搞音樂會。在他們的世界中,做人就是服從命令,然後戶口就會有月薪課進,然後他們可以交家用、結婚生仔、養車養樓。究竟為甚麼一班人要大費周章、勞師動眾,去一個遍遠而門面不乾淨的地方,聽一些警察也不太明白意趣在哪的聲音?我相信他們真心不明白。

那些衝入會場,打人拘捕的警察,大概就好像每一集《異型》的人類隊員,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異型的世界,那裡有一場人生態度的核戰。這班人究竟在做甚麼?因為想像力無法解答,所以就算沒有爆門命令,都已將對方視為潛在或已然的作奸犯科者,抓人的時候也特別用力,自然也要防範騷動,而要配備防暴盾牌。

但當然,實際上那班鱷魚頭的樂迷和音樂人,最多只是抽抽大麻,製造聲響,亂拋垃圾。香港的治安危險指數,有大量休班警的手筆。與音樂廢青相比,警察危險得多;在治安的層面,後者是一大班納稅人被迫供養的潛在罪犯。香港的藝術家往往被看不起,但最差的只是沒有產生太多利潤,沒有礙著誰;休班警晚上去強姦人、夾假口供、警棍亂打人,你還要支付他白天的薪水。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