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銳宇:談立法會補選候選人的責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立法會網頁

開門見山,新界及九西兩個議席被褫奪,是不義的,任何打著民主公義旗號參與這場補選的人,都需面對這個事實。

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支持兩位青政候選人的新界及九西選民,背後代表著一種政治理念。因此,被褫奪的不只是兩個青政議席,被褫奪的其實是這班選民的政治權利。任何聲稱代表民主派有意出戰補選的人,除非你無視這班選民的政治權利,否則你需要對這班選民有所交代。

第一,被褫奪兩個議席的政治組織就是青年新政,這是客觀事實。若有人認為青政無能,因此覺得青政不配獲得議席,這作為個人感受,並無不可,但他們既然當選,覺得他們無能並非褫奪他議席的客觀標準。因此,任何人想出戰補選,先與青政溝通是必要的尊重,若假設自己勝算比青政高,就硬要取而代之,這極為不當。

第二,現時香港民主運動面對一個困境,就是政府想透過濫捕及濫告造成寒蟬效應,若這些政治犯得不到援助,民主運動只會更成一池死水。上文提及支持青年新政的選民,背後代表著一種政治理念,而抱有上述政治理念的人,就是現時最受政府逼害的一批人。因此,任何人想出戰補選,必需在日後如何援助政治犯方面作出具體承諾。利用補選這個平台,將援助政治犯這個議題帶入公眾視野,利用日後當選後立法會議員的身份,推動這項計劃。

同一陣營內,當一種政治理念被政府以被褫奪議席的方式進行打壓,讓代表這種政治理念的人重奪這個議席,這就是政治倫理。若青政最後選擇退出,其他有意出戰補選的人,若純粹只是衝著議席而來,那他可以用「取回屬於自己東西」的態度去參選,但如若他是抱著民主公義而出選,那他必定多背負了多一種責任,這是不可迴避的。

許銳宇
沙田區議員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獨立媒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