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不只不應仇日,還要親日


pic via 東方/VOA

有一些所謂藍營或者「國粉」,像中國人那樣仇日。台灣人每有一點動作,有點接近常理的想法,都會被他們套上「皇民心態」、抱著日殖帝國主義者大腿的高帽。

知道一點近代東亞史,都會明白仇日是白費心機。不只不應仇日,而且應該感恩戴德,敬而重之。四個字,飲水思源。國民黨的國父孫文,不是用鐵拳無敵縱橫天下,同盟會是靠日本右翼反俄團體斡旋,才得以改組成立;蔣介石則是受業於日本振武軍校,又是日本。

孫文其實也是大東亞共榮圈的支持者,他在世時最後一次公開演講,是在日本神戶,題為《大亞洲主義》。清末民初的中國知識份子,留學日本,從日本知道世界。日本打敗俄國,中國人開始希望效法日本的君主立憲,之後才有百日維新,日本戰勝過中國最恐懼的俄國。

從蘭學開始,日本人善知世界,翻譯外國新知學術,為中文提供大量和製新詞;中國人拋棄的,日本人穩妥接收,珍而重之。清人徐繼畬寫《瀛寰志略》、鄭觀應寫《盛世危言》,本國政府不當一回事,仍以天朝自居,有關論述和地圖資源,卻輾轉受到日本人的重視。

日本在近代庇護資助過孫文,在三四百年前庇護過學者難民朱舜水。雖然後來日本人殺人無數,但一代就過了,也沒中國人自己殺的多。如果你是支持今日的中國,毛澤東也說過要多謝日本人侵略戰爭,不然就沒法削弱國民黨的軍隊,之後中共就無法取得勝利。

總而言之,從任何角度來說,中國人根本沒有仇日的理由;以亞洲人的角度,日本是開化的先驅,唯一可能超越西方的代表。用中國人的大眾史學概念來說,日本人「功大於過」,殺人開戰仍然是瑕不掩瑜。

相比起清朝大汗、蘇俄、國民黨、共產黨,日本也只是其中一個進進出出的列國。以殺人數,則完全比不上中共的計劃經濟。但國共雙方一樣要建設「中華民族」來作為政權依據,來適應以民族國家作為主流的現代世界,日本就必須成為誇大而敵對的他者,用來建構自身。如蚩尤之於黃帝,伊斯蘭之於耶教(或反轉)。

「中華民族」,其實只是大清。如果說民族是一班有共同語言、文化、習慣、法律、風俗,而又繁密往來的人,那麼「中華民族——大清」固然並不是一個民族。大清帝國是一個複合體,以不同機構和法律治理漢、藏、蒙、回幾個大族群。你不會說羅馬帝國是一個民族,或者羅馬帝國統治過的地方,就自動成為一個民族。歐盟都不是一個民族,但大清卻是,這是不是很神奇?

其實中華民族,就是「後清」的身份證,清朝沒有終結,四萬萬的清國奴其實沒有得到解放。

相比起這個,和日本打的那場仗,算得了甚麼,日本早就在七十年前撤出了我們的世界,但「中國人」、「中華」、「華人」這些清朝文物,則肆虐如昔,終身不癒。仇日正盛的那一代,誤人誤己,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是清國奴。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