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敘利亞這一局牌怎樣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google地圖截圖

敘利亞政府軍被指動用沙林毒氣化武,襲擊起義軍控制地區,大量殺傷平民,美國馬上用超過五十支飛彈轟炸政府軍的空軍基地。

以一個世界公民的標準來看,川普成為侵侵(Trump),入侵敘利亞。據說川普和俄國勾結,而敘利亞政府軍一向有俄國撐腰,現在美國轟炸敘利亞政府軍,即是怎樣?打狗要看主人臉,現在川普是否世界級反骨仔?我幫你贏到選舉,你現在炸我在敘利亞的代理人?

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世界公民,如果我是美國人,我會譴責敘利亞政府軍,同時又會批評起義軍不肯談判和停火,「兩邊都有唔著,打和啦﹗Super﹗」我們會為敘利亞的小朋友搞燭火晚會,在紐約、巴黎、倫敦、柏林、馬德里,每一個文明世界的角落,都會有這些美麗的燭光。如果我是川普,我又何苦真的要沾污衣袖?你發射了導彈,你插了手,就是和當地的俄軍甚至解放軍直接衝突,就算清剿了伊斯蘭國,重建一定是困難重重,而且你押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國際社會,做無賴才好。好像俄國和中國,在聯合國的安全理事會多次否決軍事介入敘利亞,終於養出了伊斯蘭國,然後心懷建國狂想的聖戰士去炸倫敦、去炸巴黎,去炸德國,俄國和中國坐著,打開一包花生,喝著啤酒,欣賞你們手忙腳亂,旁觀你們人仰馬翻。讓敘利亞爛下去,那就可以成為歐洲永恆的毒瘤,一直拖跨歐洲,俄羅斯不戰而屈人之兵,用別人的戰爭、別人的難民,去製造歐洲的內部問題。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戰略機會?在敘利亞就有。

然後敘利亞的難民以及其他混水摸魚的經濟難民要走去歐洲,歐洲人自己在爭論,要不要接收、要接收多少,伊斯蘭習俗的難民見到女人就非禮強姦,那全是你們歐洲自己的問題。俄國和中國,還可以大義凜然的說,我們很關注敘利亞,但我們反對介入別國內政,敘利亞問題,應由敘利亞人民自行解決,國際社會要一起處理反恐問題……

要是我在這個牌局,我會希望自己是俄國,次之中國,再次之,做奧巴馬也可以,我有說不盡的漂亮話,很有親和力的白宮生活照,我支持LGBT,還有還有,我是黑人,我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正確。

但甚麼也好,不要叫我按導彈發射掣,因為敘利亞死多少人,有多少基佬被推落樓、有多少人被斬頭,有幾多孩子被洗腦做童軍,都不是我的問題,我的人民厭戰,希望從伊拉克的爛攤撤離,我只是投其所好,尊重民意,而且我這樣做的時候,全球的知識份子反而不會怪我令美國進入「孤立主義」、怪我放棄身為第一強國的責任,他們會去怪川普。

說來,做奧巴馬也不錯,他也有一手好牌。

發射導彈的時候,川普正接見習近平,殺雞儆猴,還有美國軍艦同時「探訪」香港、日本和星加坡。威迫同時,還調戲習近平老婆。這些行為真是爛仔,作為和平主義者,我們需要災難之地,看看童屍相片,令我們「感恩」自己擁有和平,不要發射飛彈,Make Love no War。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https://sosreader.com/syria-gam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