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二十年家仇國恨,如何和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經典電影《春光乍洩》一句經典台詞:「不如我地重頭來過。」經過雨傘佔領之後,中國人殖民主義圖窮匕現,八三一、白皮書,香港人卻在幻想和中共重修舊好,不如我們重新開始。泛民的大黨聲稱要雙普選,要公民提名,後來狂愛曾俊華;現在他們又向林鄭月娥拋出甚麼「和解協議」,要求林鄭月娥特赦「七警」和「佔中九子」,就是大家都有錯,不如打和啦,只差在沒有獎門人宣佈。

林鄭月娥說過要「修補撕裂」,大多只是官腔,而且對中共來說,選出一個擺明強硬和官僚的林鄭月娥,已經是對所謂發「大和解」夢的人當頭棒喝。林鄭不一定渴求「和解」,但泛民卻很想「和解」,甚至不和解不行,太監比皇帝急,他們熱切地拋出的這些方案,就是已經無牌好打的人,尋求一個漂亮的下台階。

和解是甚麼呢?那就是你打我一拳,我又打你一拳,然後我們講好了就此停手,既往不咎;中共DQ了香港兩個議員,然後還有四個在打官司,還有一個倒掛國旗犯刑事罪,可能也會掉失議席。簡直是左一拳,右一拳,中聯辦也來加一拳;那麼這些出謀獻策的泛民大黨,又做過甚麼令中共不高興?我想來想去,都想不到,因為泛民主派一直都很恭順,恭順到了唾面自乾的境界。

二零一四年中共下了八三一決議,泛民很憤怒,不過沒有做甚麼特別的事;雨傘革命爆發,也是因為一班學民思潮的中學生,和學聯的大學生,還有一班不想回家的人,佔領了金鐘地帶,也是在老政客被集體拉走,連音響都給扣押的情況下。後來旺角也被其他不喜歡雙學的人佔領了,一直固守到最後。這些人打開了局面,泛民政客才回到了金鐘看風向,甚至有人三番四次叫群眾解散。

大黨政客沒有得罪過中共,傳媒大亨和宗教人士,還不滿學生為何不肯提早退場。這些人無過於中國,又為何需要和解?又有何資格和解?光復各區,「進步民主派」開記招譴責,向弱者抽刃;旺角騷亂,泛民大黨撲出來譴責暴力,站穩中共的官方立場。有甚麼需要和解?我看到的是他們合作無間,只是有很多人不在乎他們的大局,令他們在中共面前十分尷尬。

本來無一物,又怎樣去和解?當泛民主派的議員接受邀請,一個一個在飄揚的五星旗前歡笑合影,這些人有甚麼需要和解呢?奴又怎能跟主子和解?

七警私刑打人有罪,法庭判了就要坐牢。就算香港雞犬不寧,他們也要坐牢。特赦罪惡滔天的七警,換來九個大台上的人兄不需被告,就是大和解了嗎?現在玩黑社會放人質嗎?弱弱一問,那麼「法治」是甚麼?

這就像在沒有武力做後盾的情況下,去提倡「和平」。敵方在對岸,你喊「和平」;對方攻擊了,你還是只能喊「和平」,因為你沒有對方不合作時的方案。即使他們斷言林鄭是梁振英二號,其當選已經是對無數溫和派的打面,但他們又同時在她身上織一個大和解的夢。

那麼無數在佔領期間被暴打的市民呢?那些人失去的精神和時間呢?他們的律師費呢?判罪最重的旺角事件人士,幾十個暴動罪,是擺明的政治審判,竟然排除於這個本身已經荒謬的特赦計劃之外。

畢竟暴動罪判成,涂謹申也說,判刑「大致合適」。所以被定義為暴動,就是罪有應得。那麼「特赦」的界線劃在哪裡?泛民說,金鐘公民抗命是因為政治問題,要用政治解決,旺角事件卻突然不是政治事件了?不准人開小販擋,就不是政治了?

二十年來,有人聽信「北上發展」而搞到財散一身蟻、多少人妻離子散、幾多阿伯被中國女人騙走公屋、TSA導致學生壓力過大自殺、幾多人命運從此改寫……這些人的仇怨,又有冇需要和解?二十年來,每日一百五十個中國殖民名額,嚴重傾斜的社會政策,自由行,那個被毀滅的香港,這是可以和解的嗎?有得和解嗎?有人稀罕和解嗎?可以和解嗎?要怎樣賠償?我們都確認了,自己是中國人,《基本法》神聖不可侵犯,那麼和甚麼解?因為這都是命定的,是中港融合之間必然出現的陣痛,你不可以投訴。

民主回歸派爭取了回歸,但沒有民主,連自由都要被奪走;那些一出世,一長大就要面對這個「中屬香港」的人,他們的一生就此改變,這些國仇家恨,有得和解?也許泛民主派只是覺得有人街頭抗爭,有人講港獨,令他們和中國之間的「溝通」十分尷尬,梁振英不聽他們話次次打面,所以也覺得很尷尬,這就是這班議員權貴所謂的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但對一般人來說,生活迫人、政治沒出路、青年沒空間,全部到了自殺、坐牢、放逐、絕望的當頭,你講和解,還不是泛民式挖空心思想一切回到梁振英上台前的時光。但是中共不是用整個林鄭月娥來告訴你,不要痴心妄想嗎?不要說一班臭老狗八大民主黨派,能夠如何得罪中國,又可以怎樣和解。這些最多只是用「不如我們和解」去包裝「老爺唔好咁大力」的小妾話語。

泛民看著的是政府的官位、做穩八大民主黨派的花瓶好處,所以才會有和解一說;仍然有感覺的香港人,早已經知道一切不可能回頭,心裡面往日恨,已經滲進了骨,不是要復仇,也不是要和解,只是記住。君看雙眼色,不語似無愁;都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幸放得低。

有些泛民政客自鳴得意,去取笑人敗選、取笑人被DQ,他們對於自己有過高的幻想,覺得自己可以成為曼德拉,連賣屁股都包裝得那麼憂國憂民。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