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柯文哲的選舉捧捧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柯文哲說香港很小很無聊,又沒有選舉權,沒有「自由靈魂」,新加坡都不好得到哪裡,不過是囚在籠中的金絲雀。

工務往返港台多,對港台比較的老話題,也不會覺得陌生。香港沒有民主,固值得香港人辱恥,同期開始政改的中華民國,最終開放了政權,在野黨實現了政黨輪替,似乎就是公主與王子永遠幸福快樂生活下去。

在香港人而言,台灣人應該很自傲。但事實上,又有很多台灣人不這樣想。國民黨親中,「但其實民進黨也很爛。」民進黨上了台,社運熄滅了,然後大黨也不是真的那麼進步。吵同性婚姻的問題,南部的中老年人,他們夠恨國民黨、夠恨中國、夠有主體意識,但他們堅持反對同婚合法化。

憤怒的獨派朋友一掌拍在餐桌,說起民進黨執政下「台獨派」的悲歌。在中國人眼中,蔡英文總是搞台獨的,她不搞,也是隱然散獨。但對台灣的獨派而言,她是中華民國的媳婦,如今挨成了婆,也不會動搖自己的權力來源,起碼要穩守「兩岸」維持不變這條線。

維持現狀不變,成為最多人的「政見」,於是你想解除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殖民統治,獨立起來,門都沒有。即使有選舉,一人一票,也是很消極的鐵籠。在台獨派眼中,台灣的民主充滿欺騙性,令人安然接受中華民國這個境外政權的剝削。

香港人想要民主,在彼邦選舉的時候,恨得心癢癢——我們也很想有得投票。但台灣人卻告訴你,有得投票,分別也沒那麼大,各自有各自的困境。一旦有了表面的民主選舉,一切陷入凝固,更難推動一個更進步的政治理念。

這些敏感而深刻的朋友,一點也沒將台灣看成示範單位。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政治上。他們沒把一人一票的簡單選舉,視作很進步、需要炫耀的東西,甚至看穿這套體制的欺騙性——台灣人用選票一次又一次授權的東西,是不是一個剝削他們的體制呢?香港人說,台灣等於一個國家,非常好;但他們會說:這是一個國家,但那是中國人的國家,醒醒吧你根本沒有國家。

那麼香港沒有民主選舉,台灣有民主選舉,可以怎麼比較?當然,香港沒有選舉很屈辱,不用爭論。但究竟是活在實實在在的屈辱中,還是活在具欺騙性的投票形式之中好?以前我聽另一個當地朋友說,台灣人很孩子氣,不知是否因為四百年殖民,殖民主易手不斷之故。金絲雀因為住的籠夠玉砌金雕,便來嘲笑狗:你的食宿沒有我那麼好,這是多麼純真——主人用鐵鏈拉著狗,每日出去散步一小時,就覺得自己比金絲雀自由,而顧盼自豪,你看我,我看你。有一個這麼天真爛漫的市長,不知台北人近年有沒有比較開心呢?

雖然我不覺得柯文哲說這些話,能影響港台關係。反正在台灣很多人眼中,柯文哲也不是甚麼進步和能夠代表台灣魂的人物。

知恥是否近乎勇,我不知道,但這些台獨論者的苦楚,我聽了,不會就因此覺得香港沒有民主其實也沒太差,沒有就是沒有。如果有天香港人覺得自己也不錯了,去嘲笑某個非洲國家發生饑荒,我們的水準就很柯文哲了。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