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本土主義」的未來 取決於北京與港人的意志

Share This:
  •  
  • 41
  •  
  •  
  •  
  •  
  •  
  •  
  •  
  •  
  •  
  •  
  •  
  •  

pic via 梁玉熹 拍攝

記者:梁玉熹

台灣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林泉忠昨午(四月三日)於香港教育大學,以「特首選舉後香港的本土主義思潮——香港、台灣和沖繩的比較觀察」為題演講。今次演講中,林博士分享他長年以來,對三地民眾的身份認同之比較研究成果及觀察:沖繩在日本化、獨立之間擺蕩;而近年香港、台灣許多民眾加深本土認同的同時,不再認同中國人身份。換言之,港、台的本土認同與中國認同呈現互斥關係。另外,在港、台、沖繩之間,香港的民主發展程度最低,與台灣、沖繩比較,可謂「天淵之別」。

作為中國/日本眼中的邊陲地區,香港、台灣及沖繩都同時經歷「歸屬變更」、異族統治與「回歸祖國」的特殊經驗,這亦是世界罕有的情況,故此三地具有可比性。

地區民主不一定影響「國家安全」

根據林博士研究,港、台本土認同與中國認同的互斥,主因應在於中國政府的政策令港、台人民反感,而沖繩亦有九成人不喜歡或不信賴中國。香港自從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後興起的「新本土主義」的發展,亦是由於中心(中國中央政府)的政策與背後的思維,如港獨的興起,實與中國一直以「危及國家安全」為由,不准香港普選有關。故此香港「新本土主義」的未來,同時取決於北京與港人的意志--儘管有人認為與北京博奕一定會失敗,但港人本身的意志(對民主的堅持)仍是十分重要;堅持(民主)不一定是指與中共對抗,社會各方面、每個人本身也可以發揮自己的功能。

有關「國家安全」的考慮,以沖繩為例,日本沒有限制沖繩普選地區首長,就算沖繩選出一個反對美軍基地、與中央政府唱反調的首長,但日本也沒有收回沖繩的地區自治權,亦沒有不任命沖繩首長;事實上沖繩新首長亦沒有在其他方面與日本中央處處唱反調;而台灣高雄市長陳菊與台南市長賴清德,在馬英九執政時代,亦沒有經常與國民黨執政的台北中央對抗。林博士希望中國中央能以理性和文明的方法處理香港的普選問題,以免令香港在他有生之年都沒有機會實現民主。

台灣人只有千分之一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

早在二零零五年,林泉忠博士與香港大學鍾庭耀博士、台灣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游清鑫博士,進行「香港、台灣、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認同國際比較調查」;這項調查相當罕見地在香港、澳門進行關於獨立意願的民調,問題分別設定為「若中國政府允許香港(澳門、台灣)人民自由選擇香港的前途,你認為香港應該獨立嗎?」,以及「若中國政府不允許…」。二零零五、二零零七年的兩次調查發現,港、澳民眾對中國的認同較高(近八成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既是香港人或澳門人亦同時是中國人),而台灣只有四成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既是台灣人亦是中國人。

香港、台灣民眾逐漸否定中國人身份,與中國政府對港、台政策有關;台灣人目前只剩百分之五的人會自稱中國人,而且台灣人對「中國」的認知甚為複雜,若再仔細分辨,根據最新的民調顯示,台灣人只有千分之一的人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宣誓「搞小動作」不會被褫奪資格

在分享有關沖繩的研究時,林博士提到,任何一個在地方經由民主選舉出來的首長,中央沒有資格不任命,更不可能褫奪他的資格;這不單在日本、台灣如此,全世界民主國家亦然。

本報記者詢問有關梁頌恆、游蕙禎於去年(二零一六年十月)因就職立法會議員之宣誓而遭中共人大釋法、香港特區政府控告,以致兩人被褫奪資格之事,林博士稱,台灣以前也發生過類似事件,立委陳水扁、立委李敖也曾在宣誓時「搞小動作」,例如拒絕向孫中山畫像宣誓,但沒有被褫奪資格。林博士認為,問題的癥結是,台灣畢竟在當年已經民主化,但香港直至現在仍不是民主體制。

公民抗命並非犯罪

另有提問關於台灣法院判決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抗議人士無罪,林博士稱,台灣法院認為抗議者是嘗試與政府對話和磋商,故此並非犯罪;香港的下任特首林鄭月娥可能可以參照這個觀點。

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林博士寄語中共當局,「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論語‧季氏》,希望中共當局可以反省自己對「邊陲」地區的政策。

林泉忠先生為日本東京大學法學博士,並曾任教日本的國立琉球大學、台灣的國立台灣大學等校,亦在日本、台灣、香港等地從事研究多年,故對日本、台灣、香港有深入認識,並常在香港報紙發表評論文章。


Share This:
  •  
  • 4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