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ki Ma:荷里活將攻殼改蠢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看過攻殼機動隊動畫原著的,對荷里活版電影幾乎一面倒劣評,指其不忠實、膚淺無味云云。

我並不同意,因為電影的創作考慮跟一九九五年原作已大不相同,原作是實驗性極高的cult片,電影版是面向大眾的科幻娛樂片。廣大受眾不單對攻殼世界觀全無認識,更難以接受九十年代日式廣播劇敘事鋪排。

「日式廣播劇」是我想出來的籠統稱呼,傳統電影是畫面與人物交流去呈現故事,show, not tell。廣播劇手法則相反,一口氣使用大量說教去交待世界觀或全文後理,攻殼如是,押井守其他作品如機動警察、人狼等等也愛這樣。

原作攻殼有大量劇情,靠局長和隊員冗長的對談交待:壞人是誰?為甚麼做壞事?做了甚麼壞事…都是一段段的講稿,甚至臨尾奸角也是一輪口水花地大談自己的人生哲學。普通受眾其實很難這樣理解故事,看漏一兩句字幕就會甩掉前文後理,正邪對立的劇力也很弱。動漫宅們跟得上導演押井守的資訊迷宮,一般人卻跟不上,這無疑令宅族很有優越感,可是也令攻殼走不出cult圈。

正邪劇力的修改

原作賣點是大量資訊和意想不到的plot twist,本身正邪雙方對立較弱(姑且用正邪方便稱呼),與其說主角素子跟邪惡黑客對抗,倒不如說她的存在定義被黑客所動搖:到底人的定義是甚麼?全身只剩下一些腦細胞算不算是人?甚至假如連腦細胞也換走了,只餘下數碼化複製本的意識又算不算人?Self aware的電腦程式算不算有靈魂?動畫的槍戰和高科技打鬥破案只是包裝紙,真正內容是素子少校審視自我的哲學過程。

荷里活砸一億元這樣拍等於自殺,所以整套電影的「正邪」馬上調整為特警vs犯罪黑客,再由黑客扭成「個人 vs 邪惡企業家」,這樣才符合兩小時的劇力公式。

不過,邪惡企業家很少單獨行動,通常真正主腦是子彈刀槍殺不了的利益集團,而且電影中製作女主角身體的企業擁有合法武力及局部執法權,似乎是「國中之國」,本應是張好牌大有發揮,可惜未有把握。

電影去除日式廣播劇手法後,另一樣修改的,是壞人的犯罪動機。原作動畫的黑客傀皇,本身是一套人工智能黑客程式,漸漸擁有了自我意識,想脫離「主人」公安六課,以難民身份尋求政治庇護。女主角素子少校被他吸引,搜捕他後,更被傀皇指大家性質很相似,都是幾近沒有肉體的數碼化存在。素子說你這個電子人不能繁衍,所以不符合「人」的定義,傀皇反說are you sure?come on baby …然後傀皇跟素子「結合」了(算不算是mind fuck?),傀皇為了順應生命進化的定義,遺下DNA後死去,素子腦袋中懷著傀皇的孩子,上載到無邊際的網絡…

換成大眾娛樂片,這種高度哲理性的推演會令節奏大幅跌watt,傀皇被改編成「失散的社運男友」是普通但合理的選擇,甚至添了淡淡的愛情線。

忠於原著與水土不服

與其說攻殼電影版「不忠實」,我覺得電影在荷里活電影的創作框架內,已對原作盡了最大的尊重,很多名場面都保留下來,頂多為適應一般觀眾水平略施改動。

最大水土不服之處,在於攻殼那首著名開場音樂,本身有濃厚的神道色彩,跟女主角身體組裝過程拼在一起,點出全片主題:「生靈」跟「科技」對立。神道視天地萬物皆有靈,而攻殼世界中,科技無處不在,跟曖昧無形的「靈」時有衝擊。身為電子人的素子少校幾次說聽到ghost的聲音而行事,動畫中看起來自然不過。換成荷里活的耶教文化就變得很怪,因為ghost泛指鬼魂或聖靈,就算換成soul,也缺乏日本神靈那種無處不在又相呼相應的語意,所以電影中「ghost的聲音」變成素子生前記憶殘像,編劇這樣改是無辦法中的辦法,否則就要從新教育觀眾神道教的神靈系統,越講會越亂。

說了這麼大篇,攻殼電影到底好不好?以娛樂片計,還可以啦,電影其實比較易懂,不應貶得那麼狠。

 

獲作者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