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特首選舉令香港人成功「法輪功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眾新聞facebook直播截圖(直播訊號來自美聯社)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香港人無份投票的特首「選舉」,投票過程只是幾個鐘;但它的戲肉,乃事前長達幾個月的輿論操控。

整個民主派,包括金主、政客、評論員,拿著《大紀元時報》和貌似叛變的《成報》,煞有介事地講故事:習近平要整治中聯辦,他們好像已經收到風聲,知道習近平真正的心意,是曾俊華而非林鄭月娥。因為特首選舉,香港人淪為被迫害的法輪功。

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之後受到江澤民迫害,所以即使連後繼的胡錦濤都下了台,在《大紀元》的寫作中還是有「江派」,一個死而不僵、勢力龐大的派系,一個與黨中央對著幹的權臣集團。因為「江派」十惡不赦,所以竟然將希望寄托在後面上來的習近平。

習近平打貪,動到「江派」的人,於是他就好像是法輪功的復仇使者。

本來香港人對於這些江派習近的東西,只是一笑置之,當是報攤政治秘聞那一類暢銷書。但是隨著特首選舉來到,被關在門外的香港人,因為好奇心,因為希望加入,竟也慢慢開始一字一句地研讀《大紀元》的各種小道消息,熱烈追看《成報》漢江泄的「評論」。

他們開始熱愛曾俊華,而且熱愛習近平,因為香港人「休養生息」的希望,寄托在習近平最後反戈一擊,將曾俊華推上去的夢想。不知為何《大紀元》和《成報》成了習近平放風聲、和香港人溝通的密使,香港人看著,又覺得自己心領神會。廿一世紀的香港,倒退成中唐晚唐的宮廷戲。

安史之亂之後,宦官掌握了朝政,甚至可以毒殺皇帝另計新君。想做一番事業的皇帝,唯有透過密史和外朝的「忠臣」,加上會率軍勤王的節度使,想一舉推翻寄生在官中的宦官集團。

很多香港人和老舊民主派、到底不想接受現實的人,便以為自己是那些忠臣,以為自己是有籌碼的節度使。他們先是說自己有三百個選委,可以「造王」;然後又說要阻止林鄭月娥、抗拒中聯辦。

在「選舉」期間,香港人似乎熱衷討論政治,但那其實比起政治冷感更加倒退。政治冷感只是零,不關心,但以宮廷政治和纏足的形式投入,則是扭曲整個城市的靈魂。

那一刻,我們脫去了所謂「公民社會」的皮相,一下變回大清帝國的臣民,我們跪求皇帝主持公道、誅殺地方的貪官污吏。

香港有英殖和中殖時期,前者明明白白告訴你,英國是文明高等的征服者,總督是由倫敦說了算;但中殖的香港,特首有得「選舉」,但它的本質卻是中國宮廷鬥爭的伸延,香港人為了想要一種有得玩的感受,用「自己的方式」參加了這場派系鬥爭,他們進入了系統,成為體制的一部份,卻沒任何從這個黑暗的醬缸拿到任何成果。

他們曾信誓旦旦說,習近平最後一定是選曾俊華﹗選舉結果出來後,他們自己出了醜,紫禁城的鬼魂也來到了香港。

暫時被囚是不可恥的,最可恥的是我們自己拿著《大紀元》和《成報》讀得津津大味,好像馬迷一樣樂在其中。唾面也不可恥,唾了面而自乾,才是靈魂最深處的馴服。上一輩忘記了,他們曾經爭取過民主。

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SOSreader:https://sosreader.com/hong-kongs-distortion-of-democracy/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