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進化中的獨裁中共想以高壓手段加緊掌控全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Paul Keller/flickr、網上圖片

梁文韜
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近年由於貪污嚴重,加上經濟増長下滑及資金急速逃離,中國內部不穩定的程度愈來愈明顯,中共領導人多次對黨員發出亡黨亡國的警告。為了維持政治穩定,中共正試圖以更高壓的方式在支那地區、香港、圖博及東突厥掌控全局。習近平上台後大幅度收緊公民社會的活動自由,學術上甚至不能使用「公民社會」一詞。最令人髮指的是,維權人士及律師都被視為是對其政權構成威脅的危險份子,屢屢被判刑。

難以倖免的台、港「反動份子」

中共當局在過去曾經逮捕多名外籍非政府組織成員,引起國際關注。為了賦予這種高壓手段「合法性」,在去年通過《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管理辦法》後,中共便可「合法」針對任何境外非政府組織成員在中國的活動進行限制及監控。近日在台灣任職社區大學的李明哲被中共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覊押,很有可能正是這種打壓的最佳典範。雖然中共當局至今仍沒交代其到底做了什麼具體「違法」行為,但是大家不難發現根據上述的《辦法》,即使不構成「犯罪」,都可以被拘留十五天;而《辦法》內有關「犯罪」活動的陳述則非常空泛:「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有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顛覆國家政權等犯罪行為的,由登記管理機關依照前款規定處罰,對直接責任人員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我們可以想像,中共現在能隨意羅織罪名去逮捕任何跟支那維權律師及異見人士接觸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士。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雨傘革命期間聲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支那維權人士陳啟棠及蘇昌蘭日前分別被中共法院判刑四年半及三年。蘇昌蘭只是用通訊軟體轉發有關佔中的圖片,就被警方先以「尋釁滋事罪」傳召,之後改以煽動顛覆國家罪名拘捕及起訴,而陳啟棠則在雨革期間到香港拍照後透過通訊軟體發放照片,亦以同樣罪名被起訴。據報導,兩人的整個宣判過程都只有三分鐘,判決書只有公訴人的意見,沒有任何辯護律師或被告的回應。世界上可能沒有人可以理解為何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舉措可以跟「顛覆國家」扯上任何關係。香港不是被認定是中國一部分嗎?難道所有支持「真普選」的香港人都跟陳、蘇二人被視為是要「顛覆國家」?中共的這種做法很顯然是要切斷支那人民跟香港政治運動的任何連結,試圖孤立香港人。可嘆的是,在香港小圈子特首選舉結束後,港共政權除了陸續對去年參與「魚蛋革命」的市民以暴動罪進行起訴及定罪外,亦已著手拘捕參與雨傘革命的人士,並率先對參與佔領旺角的熱血公民成員鄭錦滿定罪。

中共對圖博與東突厥的赤色恐怖升溫中

至於中共針對圖博人的去宗教化行動,紐約時報等媒體曾於二月底作出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關注圖博人人權和宗教自由遭到侵犯的報導,指出位於四川「藏區」的全球最大藏傳喇榮寺佛學院目前已經有約兩萬名住在那裡的僧人和尼姑的僧舍被拆除,另外亦提到同在四川境內的亞青鄔金禪林發生的驅逐行為,那裡居住人數約為一萬。就在報導出現後不久,中共於三月十二日宣布將在四月三十日以前再拆除喇榮佛學院內的其中三千二百二十五間僧舍。這顯示中共妄顧國際壓力,肆無忌彈地擴大打擊圖博人宗教自由,不惜一切對圖博外其它地區的藏傳佛教機構進行大力整肅。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近日對於中共持續拆除喇榮佛學院僧舍進行嚴厲譴責,批評當局「通過驅逐僧侶和尼姑以及強迫他們進行再教育的方式,激進的踐踏喇榮寺的宗教自由和宗教生活。」

不過,更令人擔憂的是東突厥人之前景,中共對付東突厥的手法可說相當高明,之前是趁著全球的反恐氛圍將任何東突厥的反抗及維權運動都定性為恐佈主義活動,現在更以打擊極端主義為名來試圖消滅伊斯蘭教的影響力。「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推出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於四月一日起生效,說穿了,所謂的「去極端化」立法不外乎就是將政治打壓合法化,《條例》中的第四條明示:「去極端化應當堅持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宗教中國化、法治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而第十二條則規定:「去極端化應當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輿論導向,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加強意識形態領域反滲透、反分裂鬥爭,禁止利用各種媒介宣揚極端化,擾亂社會秩序。」繁此種種,如果大家把這些條文開頭的「去極端化」拿掉,內容不都是中共慣常用來做為政治打壓的口實嗎?

與此同時,相當諷刺及令人惋惜的是,被喻為天安門三君子之一的余志堅剛剛於三月底在美國病逝,他在六四期間夥同喻東岳及魯德成將一副巨大的橫幅「五千年專制就此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此可以休矣」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更用顏料及雞蛋塗汙了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像。六四屠城後他被判無期徒刑,曾身陷牢獄長達十年。這些「反動份子」見證了中國的所謂「經濟起飛」,但他們當年所反的貪腐卻變本加厲,所求的民主也遙遙無期,所批評的個人崇拜更是無日無之。可怕的是,中共赤色恐怖的外溢效應已經波及香港甚至台灣,若不及時積極反制,港、台未來定會遭到更大的禍害。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