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湯:修補撕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資料圖片、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在泛民陣營大力吹捧的特首造王計劃慘敗,卻又獲發回鄉證恩准北上遊樂後,泛民又有新驚喜: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建議曾經是他們口中的「CY2.0」運用權力,特赦佔領行動中被捕的所有行動者,包括暗角七警及退休警司朱經緯,以「修補社會撕裂」。

先不論滿口法治、稱初一義士判刑合理的泛民陣營,如何有顏面主動提出一個如此破壞法治的提案。單論就佔領行動尋求港共政權特赦,本身就已經自打嘴巴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當初由戴耀廷提倡的「公民抗命」,本來就是以被捕、獲罪於港共為行動目的。多次的「預演佔中」無不是以參與者乖乖被捕作結,於九二八成功騎劫群眾運動的泛民各政黨及大台糾察,於佔領中亦不遺餘力散播失敗主義,游說群眾放棄自衛束手就擒。到佔領行動士氣低落時,戴耀廷等一眾黨羽又自行到警署上演「自首」鬧劇,卻只落得填完「點心紙」被警犬打發離開,求被捕而不得的滑稽收場。

由佔領以至於後來光復乃至初一,泛民陣營無不對於行動者蒙面、隱藏身份的做法口誅筆伐,稱之為「敢做唔敢認」、「無膽承擔法律責任」。說得頭頭是道、理直氣壯之處,不亞於黎智英於特首選舉期間為保鬍鬚曾,不惜撰文攻擊其同路人韓連山為共諜之論。

結果在兩年半後的今天,初一義士逐一被捕判刑,港共政權當然乘勝追擊,大舉搜捕佔領主事人。這些兩年半以來一直躲在安全位置攻擊前線義士,指責義士「蒙面就係鬼」、譴責光復行動乃至初一抗暴行動的政棍們,時至今日亦不能倖免,被港共政權拘捕提控。這些跳樑小丑們恐怕並沒預料到港共政權有此一著,便急急端出了一個美其名為「修補撕裂」的方案,卻揭露了戴耀廷口中「公民抗命」背後的險惡真相:佔領騷需要被捕,但坐監不要預我。所謂敢抗命,甚麼承擔責任,看似是高尚情操體現的行為,其實不過是用於招搖撞騙的鬼話。「佔領中環」從未發生,「佔領光環」則從未停止過。兩年半以來未曾關心過被捕義士,甚至樂於落井下石的政棍們,今日面對港共政權「秋後算帳」時,為求得免牢獄之災,不惜向港共謙卑屈膝,就連濫用私刑的黑警,也成為了可以妥協的對象。

經過佔領至今兩年半時間的洗禮,社會的撕裂早已超越了黃藍陣營的對壘,升級到路線之爭、派別之爭、乃至意氣之爭。抗爭者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政治清算已經臨到每一個抗爭者的頭上,由和理非的到勇武,港共政權的壓逼都不會因此等差異而放緩半分。如今消滅香港民族的刀口向著我們每一個人,我們沒有爭論路線的空間,更沒有為此而爭論的價值。懸於每個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正正就是抗爭者們無分高低的鐵證。

所謂的修補「社會撕裂」,如今只是泛民主派向港共投誠的藉口而已。今日香港的矛盾,又豈是特赦幾個社運明星丶黑警就能夠彌補?當務之急,是彌補那些為香港民族前途流血流汗,卻蒙受牢獄之苦,又被港共政權任意詆毁的諸位義士的付出。「修補撕裂」、「無忘初衷」這些「功德無量」的大事並非每一個人都能做得出,但向落難義士伸出援手,卻並非難事,每個人都能夠出一分力。

老湯(香港民族陣綫)

獲作者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