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盧斯達《迷幻列車/猜火車》——殖民和買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電影《迷幻列車》劇照

《迷幻列車》(台譯《猜火車》)有一段比吸毒還要激烈的台詞。那一幕戲講四個迷幻青年在高山原野吹風散心,其中一個說:「這是新鮮的空氣。」,另一個問:「這不令你感到自豪?作為一個蘇格蘭人。」

主角Renton突然爆出一段政治宣言:

It’s SHITE being Scottish! We’re the lowest of the low. The scum of the fucking Earth! The most wretched, miserable, servile, pathetic trash that was ever shat into civilization. Some hate the English. I don’t. They’re just wankers. We, on the other hand, are COLONIZED by wankers. Can’t even find a decent culture to be colonized BY. We’re ruled by effete arseholes. It’s a SHITE state of affairs to be in, Tommy, and ALL the fresh air in the world won’t make any fucking difference!

「蘇格蘭」是一個貫穿全片的符號,它和貧窮、低下層、「被殖民」這些概念糾纏難分。戲中人講的英文,有極重的蘇格蘭口音,佈滿大量英語之中沒有的名詞和動詞;之後Renton終結自己的吸毒生活,搬去倫敦。在戲中,蘇格蘭永遠是陰暗、潮濕、濃霧、污跡處處,還有那個全蘇格蘭最骯臟的經典公廁;倫敦則風光明媚,充滿活力,加上旅遊節目一樣輕快的背景音樂。看似與政治毫無聯繫的《迷幻列車》,卻展示了殖民的兩面。一個殖民者,一個被殖民者。

Renton的台詞狠批英格蘭殖民者,也更多是關於被殖民者的自我厭惡;他們是低無可低的一群,而且連選擇「被誰殖民」都沒有權力。蘇格蘭落後,而英倫進步;前者是海洛英的迷幻人生,後者則是穿起西裝、老實打工的面對現實。

鏡頭上,這兩個地方的表現形式,也截然不同。蘇格蘭永遠似罩在霧中,有陰暗的夜店,有代表Renton主觀感受的第一人稱鏡頭。那些描寫斷癮病痛的超現實幻覺,也是由第一身出發;電影的英倫部份,則顯得清晰、理性,也反映Renton的「面對現實」。

雖然他在戲首就拋出了一道激進和浪漫的問題:為甚麼我們一定要選擇人生?但是留在帝國的邊緣,悲慘、下賤,低GDP,最終Renton去到帝國的心臟,並且背叛自己昔日的老朋友。因為他進入了體制,適應了殖民,三個舊友於是顯得不再有趣,而且令人厭惡。

《迷幻列車》起先是一本小說,原作者歐文・威爾許(Irvine Welsh)的人生也基本如此。以反叛起,以現實終。Irvine Welsh也吸毒,他曾表示,在他的年代,這是「時代背景」,而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他在二十歲前後注射海洛英上癮,然後過了一陣鼠竊狗偷的日子,但他之後戒了毒。不久之後他遇到一次巴士交通意外,得到了二萬鎊的賠償,他將這筆錢拿來買樓,受惠於八十年代的地產升值,他的財富不斷增值。沒錯,是買樓。

這個寫出這本異流聖經的作者,其實務實而善於理財。他在英國電訊報(Telegraph)的金融版訪問中表示,他做過蘇格蘭鄉下的房屋署公務員,因為有兩個相距甚遠的辦公室,往返通勤耗時,也是在長途跋涉之中,寫出了《迷幻列車》。他在芝加哥、邁阿密、蘇格蘭愛丁堡都有房產,擁有自己的製作公司,基本上是一個生活無憂的富翁。他表示,《迷幻列車》是一隻金牛(cash cow),到現在仍每一年不斷產生利潤。

聽來是不是很沒趣?但事實上就是那麼沒趣。Renton最後私吞四人販毒的收益,那是唯一的「理性」的選擇——選擇「人生」,而不是選擇留在那個公廁。如此結局,縈繞無數人的心頭,因為我們也看到矛盾的自己,看到那個令自己低頭的東西。不管你叫它世界、現實、資本主義、布爾喬亞(bourgeoisie)、帝國,甚麼也好。

SOSreader原文:https://sosreader.com/colonialism-in-transpotting/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