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黃台仰:有所不得,反求諸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特首選舉進入最後兩日,過去的時間其實都不大留意,極其量在Facebook望兩眼而已。原因無他,其一是因為在於港獨派的立場,在中共治下的香港由誰擔任首長分別都不會大,難道JT當選他就能擋下中共侵略嗎?長遠而言,香港民族一天未能奪取香港主權,最終都會被中共完全清洗。其二,我們既非選委,亦沒有需要影響選委決定。泛民縱使取下三百多票但對選舉會造成影響嗎?不會,因為整場選舉的關鍵都是看中共有否掌握到六零一票,若已掌握的話其餘的票都是多餘。其三,既然這場選舉對香港民族毫無益處,就沒有必要為這場假選舉宣傳令人覺得自己有份參與吧。

不過看到昨日JT的造勢大會後,不少人均感到心灰意冷,更有巴打表示後悔兩年前為香港的付出,現在決定離開香港。討論區及Facebook彌漫著絕望情緒,學生自殺的新聞更是接近一天一宗。大家對未來都感到絕望,認為香港已經不止生病,更是已經患上了絕症。對於這種絕望的情緒,我是絕對理解的,但我不希望大家受這種情緒所打擊而一蹶不振。我在幾年前都沉溺過在這種絕望情緒,直至九二八當日我看到有人站於防暴警察的槍前,阻止警察推進,保護後面的香港人,頓時感到非常震撼,同時湧上強烈的羞恥感,心中不斷反思為何有人願意為香港付出生命,而自己卻是想著放棄想著離開?隨著其後的佔領,認識到更多願意為香港犧牲的人,重新對於香港感到希望,雨革過後便決定全身投入於反抗運動當中,成立了本土民主前線。

走過這漫長的兩年,事情的發生愈趨荒謬。每當遇上挫折,這種絕望的情緒不時亦有跑出來向我作出控訴,控訴我為何要置自己於此危險位置;控訴我為何不甘屈服於現實選擇放棄。然後,這種情緒便會不斷地把我拉向陰沉的深淵,把自己困在意識的深處,從而逃避現實世界。前幾天的義士判刑,這種情緒又再出現,然而,世界卻不會因為我的逃避而變得更好,在獄中受刑的義士的付出更是變得毫無意義。

逃避既然不是一個好方法,那就只能尋找解決的方法,尋找解決方法的第一步就是了解問題。萬物的運轉不是隨機運動的結果,而是因中有果,果中含因,生生不息的一個循環。問題的出現是由過去種下的因經過時間及造化而成的果,所以現在所面對的都是過去種下的果。現在香港沒有民主,自由受到壓迫,這是果,因是過去港人錯誤相信中共,對民主自由了解程度不足,造就了今日香港的政治局面。曾俊華得到大量黃絲/港豬支持,這都是一個果,因是這批香港人對民主認識不深,對自由的信念不夠堅固,所謂的民主派都是空有其表,所以當JT這類包裝討好的人出現,大家立刻放棄過去所相信的立場。這種說法是有點宿命論的,我們所面對的一切彷彿受過去所已經注定,現在所面對的注定不能反抗。不過既然現在此刻是在受過去種下的因受影響,亦即是代表著現在所作的決定,都是為未來種下不同的果。所以當你只著眼於過去與現在的話,你的世界是被注定了的,但若你放眼於現在及未來,你的世界便是充滿可能性。是否能夠改變宿命,關鍵在於有否足夠強大的will to power作出改變。

梳理了問題的成因後,你可以選擇對過去作出埋怨,把所有責任推卸出去,不過這個做法沒法為你未來帶來任何改變,可能會令人變得更怨天尤人,然後未來又再承受這個果。「有所不得,反求諸己」,若然希望能夠改變未來的果的生成的話,最簡單亦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從自己開始改變。過去香港人因為錯誤相信中共,那我們自己便應該把中共的本質了解清楚,然後讓更多人認識;過去香港人對民主自由了解程度不足,那我們自己便應該自己先了解清楚,再進一步的推廣出去。這些都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情,若然大家都開始為香港種下這些正面的因,未來便會可能收得這些正面的果。

現在是最壞的時代,因為我們正承受著前人所種的惡業;現在是最好的時代,因為我們能夠決定著未來的方向。苦難會使人困惑,困惑會使人進步,進步會使人變得強大。與其怨天怨地沒能帶來效益,倒不如利用苦難使自己變得強大,然後創造理想的未來。

共勉之。

編按:今屆特首選舉候選人除了曾俊華外,還有林鄭月娥和胡國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