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盧斯達:不適宜兒童觀賞——以《美女與野獸》和《鐵達尼號》為例


pic via 電影《美女與野獸》劇照、電影《鐵達尼號》劇照

迪士尼的真人電影《美女與野獸》有一段「同性戀」劇情,因而遭歐美及香港本地耶教團公開抵制。在伊斯蘭為國教的馬來西亞,甚至不能上映。根據《基督教今日報》的一篇報道,一些歐美抵制者認為,迪士尼「不再視自己是孩童純真無邪的捍衞者,反而成為一條社會變革的渠道」,而且舉例,以該公司近期的公主動畫《Star vs. the Forces of Evil》(公主闖天關)為例,「劇中卡通人物在一個男孩音樂會中彼此親吻,其中有些角色一看便知是同性戀者之間的親吻」,因此不適宜兒童觀看。

我了解主流教會對性議題的執迷。現實而言,越講政教分離的社會,教會為了重奪社會話語權,就越容易像一根陽具,總要往道德性議題鑽入去。但其實不談同性戀,要批判的話,還是會有無盡的材料。例如接吻的是一男一女,那也不適宜兒童觀看,因為我不知道要到甚麼歲數,才算是進入了成人世界;我不知道幾多歲才算是「純真喪失」,才算適宜觀看接吻畫面。

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就會認為,因為要保護兒童,所以我們需要無窮無盡、無孔不入的影視審查機制。

例如《鐵達尼號》,很多人都認為它是愛情片,那是異性戀、俊男美女,驚天動地的愛情,不談左翼自由派式的異性戀霸權批判,那是很「正常」的愛情,但作為一個兒童,我也可以覺得迷惑。例如琦溫斯莉(凱特・溫斯蕾)脫衣服給男主角畫畫,那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情愫,兩個人在古董車中做愛,是否又會看得不明白,不能處理呢?

琦溫斯莉在戲中是有婚約的,那麼她是否很不道德呢?戲中有很多人死,死亡是甚麼?這變成了一個哲學問題。死亡不只不適合小朋友觀看,連大朋友也不適宜觀看,因為我們沒經歷過﹗我們無法「處理這個議題」,所以我們不能看有任何有死人的小說、電影、歷史,因為只要我們夠認真,每一件事都可以引發一陣迷思。

為了避免小朋友的心靈世界免受「另一邊」,那個殘酷、喪失的現實世界過早沾污,我們需要禁止小朋友進入任何「敍事」,因為敍事就是有關那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命題」。

我不是那些要挑戰「兒童」定義、高呼兒童要有性自主權的「進步派」。我只是直觀地想到,我們誰人不是看著一些自己不能明白、不能處理,不知所措的事情長大的?小時候我們會無意中看到爸爸的色情影帶,小時候我們會在有線電影台看到「三級電影」,我們在未能射精或者受孕之前,已經在很多戲中看過。

我們總是在這種似懂非懂的改造之中,慢慢貼近真實世界,或者所謂的失去純真。所謂童年和成年,中間不是一張鐵壁的牆,而是更行更遠、漸行漸遠,去到最後又生出花來。

那是一個漫長又充滿回溯的漸進。對於耶教團念茲在茲的兒童來說,一部童話故事有一小段「同性戀」,不會特別過「愛情是甚麼」這類大問題,都是不明白。這些不明白,就像岸邊的花葉藍天,染在漣漪和水中,影子沉入湖底。未必一下子想得通,但某一天,他們自己會想明白、自己有答案,自己選擇,那就是成長。

如果要我們夠敏銳、夠活得真實,世界每一件事都充滿這些思索的綠洲。但一些沙漠宗教界人士,他們對於世界的不公義、壓迫、教庭內的同性戀戀童風俗,都不太敏感;但他們剛好、碰巧、不約而同,將其全注意力一注獨買「道德性議題」這頭神駒。

當然,從投資角度而言,對教會來說,道德議題回報率高,其他政治社會經濟民生問題,則往往是「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要服從掌權者」或者「耶穌的國在天上,不在地上」。但智慧,通常在團體外,在「不宜適觀賞」的「不適宜」三個字當中。

因為不適宜總點痛苦,痛苦中又帶著多少不太適宜在俗世吹起的屬靈的微風。

原文刊於SOSreader:https://sosreader.com/da-ch-t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