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民衝突 三人否認暴動罪 押後至十六日宣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去年農曆新年發生的旺角嚴重警民衝突,兩男一女各被控一項暴動罪,控辯雙方於三月三日在區域法院完成控辯雙方的結案陳詞,案件押後至三月十六日上午十一時宣佈裁決,三名被告繼續獲准保釋。

控方大律師用普通法案例提示法官,雖然對警員證人供詞的真實性不必有特別的假定,但警員所接受的專業訓練對其證供的可信度在裁決中要慎重考慮。

控方指,當時現場已經有三人或以上在非法集結,有人掟雜物,不管三位被告是否有掟物品,也無論是否有人因而受傷,只要確認被告有進行非法集結的「意圖」,就足以構成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他們身處現場已算是一起參與暴動。控方指出何謂破壞社會安寧有「三大方面」及「六種變異」,再陳述如何由「非法集結」因「共同目的」而引申出暴動罪行的法理基礎。最後控方承認並沒有掌握被告參與非法集結活動的整體情況和時間等方面的資料,對暴動罪能否告入確存有疑問,所以建議法官可以考慮加入控告非法集結的交替控罪。

首被告許嘉琪的代表大律師則指,法律上暴動的三個定義,即有人非法集會、有破壞社會安寧的成分包括有人受傷、有財物損失而物主在場,但當時發生的情況並不完全符合,認為其中破壞社會安寧一項,被告須令人受傷或令財物受損,但當晚除了警察外,被告沒有令其他人受傷及令他人財物受損,認為被告雖有非法集會,但不是參與暴動。

另外許嘉琪的代表大律師說控方律師一直以掟樽作為控告基礎,但忽然在結案時說「單純在場」(mere presence)這種參與也可以構成暴動,是很有問題的說法。

許嘉琪的代表大律師說,庭上播放的攝影錄像本身並沒有清楚顯示首被告有掟玻璃樽,並指出控方證人(女警)的口供和錄像有矛盾,不應採納。證人在事發首兩天第一和第二次的筆錄證供都說被告在現場的「第三線」掟了兩次樽後,他便往前跑去追捕被告,但錄像中只顯示「第一線」有載上口罩的藍衣人掟了一次樽,和證人的證供並不符合。而且奔跑了約九十米後所被捕的首被告,面上亦沒有戴有口罩。辯方大律師提示法官要對這些情況作出慎重的考慮。

許嘉琪的代表大律師一直強調暴動罪(cap 245 s19)要有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commit” a breach of the peace)而不是(cap 245 s17)所要求的單純在場(mere presence)。

三名被告依次分別是港大女學生許嘉琪(廿二歲)、學生麥子晞(十九歲)和廚師薛達榮(三十二歲),控罪指,三人於去年二月九日在旺角豉油街一帶參與暴動,三人均否認控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