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盧斯達:《盧根》(Logan)山谷無槍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電影《盧根)劇照

在真實世界,人會死,這是電影中段的一句台詞。他的潛台詞是,英雄會死。

《盧根》(Logan)可以作為所有(是所有)英雄電影的壓卷之作。電影裡面有三個非常犀利的對比。第一個是三口子逃亡到了大城市的酒店,X教授和X-23在床上一起看一部古老的西部片, 那是George Stevens導演的作品《原野奇俠》(Shane, 1953),戲裡裡外外的西部風格,也可以視為向《原野奇俠》除帽致敬。這段台詞則在《盧根》一前一後出現了兩次:

“There’s no living with a killing, there’s no going back from it. Right or wrong, it’s a brand, a brand that sticks. There’s no going back. Now, you run on home to your mother and tell her, tell her everything’s alright, and there aren’t any more guns in the valley.”

這部舊片作為一樣小道具,除了短暫地分離出過去和現在,也詩意地揭示了X教授和狼人的心結,以及電影的結局。

第二就是狼人(台灣譯為金剛狼)狠批的《X-Men》漫畫,這個小道具是整部電影的寫實風格的具體呈現。一切去浪漫化,你不會再看見有人穿那些滑稽的黑身緊身衫,沒有人再做Power Rangers式的整體行動,一切就像嘲笑漫威(Marvel):真實世界沒有英雄,有的也是衰老和窩囊的弱者。

為甚麼大家獨愛狼人,而不是其他變種人,因為他是一個反英雄?這實在太陳腔濫調。看狼人系列的電影,總覺它隱藏一種歐陸哲學的味道。狼人近乎不死,活了二百幾歲,生命一旦沒有可見的終結,就陷入無目的。世界無目的地繁衍,舊人死離,新人闖入;物換星移,滄海桑田——狼人和吸血鬼一樣,陷入抑鬱和自我放逐。與其說是性格,不如說是由於生存無意義。

X教授要求狼人幫助X-23,前者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後者是一個懷疑主義者。這有甚麼意義?他說:「這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那是兩個老人在鬥嘴,但也是真實的探問。幫助自己天涯同淪落的同類,這到底甚麼意義?於是他一直藏著一顆超能鋼的子彈,打算用來自殺,一個卡謬式的戲劇小道具。

因為無限的人生,以致這個人無法與其他人建立正常關係。到了後來,他拒絕與任何人交往,也因此形成惡性循環。雖然抑鬱,狼人又是一個命運的抗爭者。他的遺言「Don’t be what they made you」,也是對自己一生的總結。他是被設計的人型兵器,但又拒絕跟從預先劃好的軌道,臨死也將顆叛逆的心傳承給「女兒」。

第三個設計,就是中間遇到的一家三口普通人。正常的三口子,對比異常的三口子。正常人的正常生活小確幸,令X教授死前過了一夜安祥。安息的正常生活,與殘酷無終止的追逐和殺戮,形成生與死的強烈對比。一追再逃,求的也就是那麼平常的歇息處。

X-23還未見過世界,但狼人和X教授不一樣,埋骨安息於青草地、溪水旁,那是一個Happy Ending,山谷再無槍火。
原文連結:https://sosreader.com/logan-the-end-of-suffering/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