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盧斯達:謝霆鋒的威靈頓牛肉和古天樂的普通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片段截圖

謝霆鋒在娛樂圈,是一個不自覺的鬥士。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彈結他,單線Solo,被讚譽為「無聲勝有勝」,以無勝有,是東方藝術對西方藝術的「技術擊倒」;現在他要飾演美男廚神,馬上就穿起廚衣,拿起刀切菜斬肉,連開香蕉也要用開槍的帥勁拋出去。

其實謝霆鋒多年來還是那個謝霆鋒。一個看得出沒有時間做任何事的大忙人,練結他,很奢侈;做廚師騷,也只是中國市場的事。外面有人灑鹽在國際成名,霆鋒也想出磨刀加鐵粉好食啲。那有甚麼辦法?難道真的叫霆鋒去法國學廚?這是一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結構性問題。霆鋒沒有時間,他的通告密密麻麻,我不相信他有時間去鑽弄任何一個技藝。

但令人驚奇的是,霆鋒在中國,仍是用一種非常的香港鋒味來做事。當大家在恥笑他的威靈頓牛肉,我馬上想到很多年前很多人說他的造型和結他「很MK」,但這又如何呢?霆鋒去到哪裡,都是一個獨一無二、風度翩翩的MK仔,過了那麼多年,你還是那麼MK,這麼耍帥,這也不是不厲害。就像在遙遠的異地,我們重遇到一個講廣東話的同胞的感覺。就像電影《盧根》(Logan)那個風沙黃土的世界,「現在已經沒有MK仔了……」你不敢問﹐這五十年來,外面還有沒有香港人?

你感到一股寂寞和流亡者的鄉愁。

但是其他人的轉變,通常沒那麼曲直難分。郭富城老年迷上鄰國的女子,外人也沒甚麼好說的;但報紙說,城城的新歡要求在香港註冊,因為要拿香港身份證。

郭富城以前是堅持自己在室的處男偶象派,之後和日女的女星傳「緋聞」,再之後和中國江蘇佳麗在一起,但起碼也是個模特兒。後來城城的邊境,廿四小時過關,各方網紅,實行廿四小時的中港融合。

城城一個人的擇偶史,濃縮了香港人二三十年的生存史。我們身上的工具、物品、建築、路牌、城市景觀、食物原材料,都曾經很藤原紀香。就算到了末期,我想起張國榮的也有一套《戀戰沖繩》。那也起碼是沖繩。如果沒有歐美,日本也是好的,不過就算是阿根廷這種兵荒馬亂的異域,也可以是《春光乍洩》。這不是比起湖南衛視好嗎?雖然我知道湖南衛視給他們很多錢。

對於藝人來說,隨著金錢飄流,那是定數。做一個堅持MK的霆鋒好,還是連身邊人都娶一個中國人才算「歸化」好?雖然表面上,所有人都臣服了,也許怎樣做都沒有分別。變與不變,是一個大問題。但是我會記得古天樂的普通話,他那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改變的普通話,還是說得很爛。他就沒有變。

古天樂令我想到我以前的那一代,那個年代,因為從來不需要和中國融合,所以很多人的普通話都很爛;我那一代,以及現在的這一代,在學校已經有常規課程學普通話。聽到他們說普通話說得比較好,我也感到一股鄉愁,好像香港已經不再是香港。

也許古天樂是一個鬥士,但他始終沒有馴服,「想姐能,能太能」,你聽不懂?那很好,聽不明白,因此分別出你和我。這就是我們,不必被人完全理解,不需要按照別人的標準來檢閱。就說「See Lee的造型」,但古天樂還是古天樂的樣子,你聽不懂就聽不懂,他還是堅持不準確下去,直至世界末日,這是貴族的模樣。

原文刊於SOSreader:https://sosreader.com/beff-and-mandarin/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