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盧斯達:坐牢不可恥,落井下石才可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戰士戰死仍然是戰士,蒼蠅說話再多,永遠也是蒼蠅。

我也是蒼蠅之一。此刻不是我身陷囹圄,不是我為義而迫逼;我從來只是紀錄者和言說人,非常懦弱、一無功德。戰士倒下一次,功績多過蒼蠅說一世理論。戰士做甚麼,哪輪得到蒼蠅去指點?不想想別人的偉大,也想想自己的渺小。

可恥好過無恥,蒼蠅知覺到自己是蒼蠅,好過蒼蠅以為自己比戰士有用。示威者暴動罪成,短期是警察暴動、長期是官迫民反;犯人刑期未定,叫人身土不二的蒼蠅,卻又反問為何不去申請政治庇護,為何要去坐牢,站著說話何其不腰痛,究竟這種人有甚麼位置講風涼話?

韃伐暴政的受害者、嘲笑被司法迫害的平民大眾,反港獨到底的偽本土,最終輸得一乾二淨,求議席不遂即反轉豬肚(粵語,指翻臉不認人),幸好這種心底裡對香港人恨之入骨的政治投機者,沒有得到議席,選民不是港豬。沒有建制資源,最多只是出來獻醜,拿到權力還得了?

自九月以來,這種聲稱會退出和寂滅的蒼蠅,沒有真的退出,而是積極迫害自己以外的泛本土派。沒有群眾,你們甚麼都不是。沒有抗爭者,你們也沒得做評論。就算無事可做、退出遠走、歸隱潛藏,一無功德,都是不傷害人;總好過一事無成,同時用傷害別人、自我推翻來維持存在感。

在他人被政治審判時幸災樂禍、落井下石,民主自由人權,一點說不上;本不本土,也用行動證明了。這種人只是投機。專門打本土派、專門向本土派施壓,變相維穩,他們退出了,卻只能用破壞去證明自己可以拖死其他人,自證有影響力,可以待價而沾。

但這種事我看了幾年,自吹自擂了幾年搭通中美天地線,卻輸到掉褲,還要將謊言越講越大。因為真心感興趣和相信的,會有甚麼好東西?最可笑的是,那麼用力表演,天朝卻沒有給蒼蠅一個位置。中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不搞聯邦,不搞國中之國,中國這樣說。

相比起來投共也不可恥,因為起碼是有價的;落力投共,大鑼大鼓去裝瘋扮傻,作了那麼多孽,玩弄那麼多自以為是的把戲,天朝仍然一眼也不看,多麼可憐。士大夫沒有皇帝效忠,可憐得要到菜市口嘲笑被斬首者,以為自己有份下旨,但戰士倒下了還是戰士,蒼蠅說話再多、心腸再壞,也永遠只是無關大局而沒人看得起的蒼蠅。
SOSreader 原文連結:https://sosreader.com/riot-and-ston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